如果你是甜甜圈的愛好者,一定認識這個三年前落腳台中的日本甜甜圈品牌「Haritts」。這個被 CNN 與日本 Time Out 爭相報導的巷弄美食,沒有繽紛的糖霜裝飾,沒有甜膩膩的高潮迭起,扎實發酵過的麵糰,手一擠捏,流洩出麵粉油炸後的溫柔香氣,細緻的糖粉如霜般灑落,一口咬下的愉悅,超越幸福感。

堺潤仁(右二)與可愛的團隊們靦腆地合影。
Junji Sakai (second from the right) and the Haritts Taipei team.

2013 年,Haritts 到台中開設了海外第一家分店,遠離綠園道熱鬧的咖啡區,幾乎沒有人會特地經過,只在地上擺了一片木牌,開張。

沒有人知道,這個在日本東京已經紅了十年的品牌,創辦人是何方神聖?又為什麼要來台灣?只知道飄香的甜甜圈是市面上從未嚐過的好滋味。口耳相傳之下,開店兩週後瞬間就成為台中的排隊名店,每人每次限買三個,當天現做的甜甜圈依舊每天下午四、五點就向隅了。

Haritts 台北店的外景保持品牌一貫的低調日常。
Haritts Taipei is hidden in the neighborhood close to the Taipei Dome.

2014 年 11 月 Haritts 即使來到了台北開分店,依舊不改低調作風,默默地藏身在台北小巨蛋附近的民宅間,唯有饕客才知道聞香下馬。

來台灣三年, Haritts 執行長 堺潤仁(Sakai Junji)終於願意揭開神秘的面紗,一談自己的創業故事。

店內牆上列出 Haritts 的各種甜甜圈口味。
The donut flovar list becoming a part of the interior decoration.

十年前的初心,從一台餐車開始

千禧年前後的日本,星巴克的咖啡文化才開始流行,獨立小咖啡館甚稀疏,一對年僅二十七、八歲的平凡姐妹花堺一記(Sakai Itsuki) 與堺春菜(Sakai Haruna),因為愛吃,到處去品嚐美食,卻總是感嘆一家店只要生意一好,品質就逐漸下滑了,「我們是不是有可能自己開一家店,品質永遠不會變差,永遠都讓人覺得開心呢? 」她們在心中想著。

有一次,兩人一起去麵包教室上課,當她們將自己烘焙的麵包放入口中的那個瞬間,「好好吃!」那是親手製作食物的快樂與美味所帶來的感動。兩人將感動延續在心中,又各自花了兩年在咖啡店與麵包店一邊工作,一邊學習,2004 年她們買了一輛中古車,自己進行改裝、通過檢查,並將姐妹倆的名字拆解組合為品牌命名——「Haritts」就此誕生。

起初餐車上以販賣手沖咖啡為主,在連鎖咖啡品牌當道的年代,她們的想法可是相當前衛:吃什麼配咖啡最好呢?不如來做甜甜圈吧,這是是男女老少都會喜歡的滋味。就這樣,她們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備料,堅持當天現做,八點就開著餐車漫遊東京各角落,堺潤仁身為姊姊堺一記的丈夫,以一個客觀第三者的角度,相當支持她們的想法:「她們只是想讓人吃到好吃的甜甜圈與美味的咖啡。

在餐車浪漫的形象背後,有著許多現實的無奈:上街遇到警察查臨檢、遇大雨、烈日曬,一整年下來的開店狀態不算穩定,兩人的體力也到了極限,只好咬牙決定先收店。兩人回到過往日復一日的工作,然而陸陸續續地,消費者想要品嚐 Haritts 美味的甜甜圈和咖啡的聲音仍舊不絕於耳,約莫一年後,她們在代代木上原找到了一間美麗的老房子,座落於寧靜區域的無人小徑裡,「如果能在這樣的地方開店的話該有多好!」

巧克力、原味與鐵觀音口味的甜甜圈。
Haritts donuts: chocolate, plain, and Tieguanyin (a premium variety of oolong tea) flavors.

每人限買三個,手工限量製作絕不超賣

當兩人決心租下店面的那一刻起,彷彿開啟了 Haritts 的藍色大門,顧客得以享用到新鮮出爐、熱騰騰的甜甜圈。店內氣氛樸素溫暖,在那個還沒有社群網路的年代,不知不覺變成了一間話題店鋪。

話題之一,是因為現做的手工甜甜圈產量有限,因此每位顧客限買三只,卻也造成一些顧客的不諒解,堺潤仁卻堅持:「手工的產品一旦做多了品質就容易掉,我們就算一天只賣出十個,也想做出好吃的甜甜圈。只要一個不好吃的話,下一個客人就不會來了,我們一直是這麼想的。

「在日本開店是很困難的事,要付房租十個月的保證金,還有保證人等等的規範,對年輕姐妹來說,要開始做這件事情是很需要勇氣的。」堺潤仁說明。就這樣,九年光陰過去,越來越多觀光客慕名而來,但「維繫好吃甜甜圈的品質」的這份初心,讓他們不願意貿然開分店,如果要開,也應該在「最喜歡的地方」開店,那會是哪裡呢?

「台灣!」姐妹倆異口同聲地說。

客觀條件上,她們旅遊時發現台灣有不少風格小店,如果像「好丘」賣一個六十元的手工貝果可以獲得市場歡迎,代表台灣民眾對於手工文化的認同已經到了某一種層次,手工甜甜圈也自然有市場潛力。

主觀而言,她們喜歡台灣人的友善、好吃的食物、安心的治安,「在我們的印象中,去韓國可能就只是逛首爾,去香港只能逛街,台灣,好像還有些不一樣的可能。」堺潤仁解釋。

Haritts 的夥伴專注地凝視著甜甜圈的變化。
In order to make the surface of the donuts smooth, the staff has to use small sticks to pierce small puffy air bubbles one by one during the process of frying.

四十歲才來台創業,語言不通困難重重

當時四十歲的他,為了來台灣開店,毅然決然辭去外商公司的主管一職,「當我看著五十歲的高階主管,心想我並不想變成他們,我不想努力一輩子卻什麼都沒留下來。」他一鼓作氣,查閱台灣商事法、在台創業流程等等,於 2013 年 8 月移居台灣,三個月後就開了海外第一家分店,那時的他,一句完整的中文都不會說。

起初,語言不通和文化差異,讓他與太太面臨許多挑戰。「台灣人和日本人的工作價值觀不太一樣,東京人講求效率,說好的時間晚一分鐘都不可以,台灣人有時候只要老闆不在,就不見得會跟上進度。雖然現在回想起來也沒什麼,但是對剛剛到異國創業的外國人來說,當然會很緊張。」堺潤仁笑說:「不過現在我也會常常遲到,像台灣人一樣衝進來,猛說不好意思。」

Haritts 十週年的紀念手帕,也是由堺潤仁手繪而成。
Haritts’ tenth anniversary handkerchief also features Mr. Sakai’s illustrations.

因為對台灣不熟,一聽友人推薦台中,他們就決定在台中開店了,「雖然當時台中什麼都沒有,也沒有現在這麼多風格小店,但說不上為什麼,我當時感受到台中有一種氛圍,感覺在告訴我,要是當時不做就會錯過最佳時機。」他們最終選擇了一條類似東京本店的安靜巷子,開始籌備開店。

在巷子開店不擔心沒有人潮嗎?「當然很擔心啊!擔心死了!」他笑說,剛開店時都沒有客人,能賣掉少少幾個已屬佳績,他們只好端著盤子拿到附近公園和銀行給人試吃,兩週之後,他因故回日本一趟辦事,「沒想到,我在日本的時候接到台灣打來的電話,告訴我店門口有超多人排隊的。」他睜大眼睛,宛若當年的驚訝之情。

人潮的蜂擁沒有讓他們錯了腳步,在食材與製作上絲毫不馬虎,像是從揉製麵糰就要經過兩到三次的發酵,妥善整握當天的溫濕度,好保持口感的嚼勁;低溫油炸時麵糰會炸出小氣孔,此時得拿牙籤靠手工把氣泡一個個戳掉,才能維持圓滾滾的平滑外型;油炸的黃金五分鐘更是關鍵,炸過頭了的話油膩感可去不掉,起鍋後還得整批徹底吸油,待冷卻降溫後再撒上細緻糖粉。與大量生產的連鎖品牌相比,製作工序細膩得讓人心急。

每日新鮮現做的甜甜圈,一個個都是手工揉製油炸的。
Haritts insists on always selling donuts freshly handmade that day.

一只甜甜圈,造就錢也買不到的熱血人生

現在回東京十天,就會好想回台灣啊。 」對於地域性沒有太多執著的堺潤仁,自己也很意外會說出這句話。

低溫油炸的過程得掌握時間翻面、戳破氣口,以保持外型與口感的品質。
Haritts’ staff frying donuts under low temperature. The five-minute frying step is particularly crucial.

「在東京,如果你什麼都不做,好像社會就沒有你的立足之地;在台灣,你卻可以很無為、很做自己。日本人的經濟壓力很大,雖然普遍薪資水平很高,但是物價也很貴,社會觀感上人們會很在乎彼此穿什麼、用什麼,這對文化水平的提升上雖然是好事,卻也造就比比皆是的月光族,同時,為了掙錢,日本人不見得會為了熱誠而工作,為了熱誠而創業的人更是少數。」

離開外商公司而選擇海外創業的他,相當珍惜自己的生命轉折。回顧過去的自己,在一家企業上班久了,視野逐漸變得狹窄,創業後的他認識了很多不一樣的人,他也變得更能接受不一樣的人,而在海外創業更像是要闖過一關又一關的跨欄,「那是錢也買不到的東西。」(他又打趣說:「雖然我還是很想要錢。」)

堺潤仁自己手繪的文宣,可愛得令人會心一笑。
Mr. Sakai draws all the illustrations for all the promotional materails of Haritts, featuring simple lines and a childlike mind.

堺潤仁對於生命純粹的追求也反映在品牌的文宣品上——文宣設計都是他手繪的,最常出現的是呆呆胖胖的蜥蜴,不時還有捧著熱茶的老爺爺、老奶奶,以及有著大鼻子的甜甜圈人……,粗糙又童趣的筆觸,直覺地勾人會心一笑,「我從沒學過畫畫,信手拿筆就畫了。」他的作品也畫出了 Haritts 素來營造的質樸溫暖。

這股暖流,絲毫不帶有對商業利益積極獵取的尖銳,為什麼?

堺潤仁給了我們一個相當直覺的回覆:「在日本,我們很尊重技術,專注地做,一定會越來越好。像日本銅鑼燒的美味,歷經百年都還是為人喜愛,而我們只做甜甜圈,我們也希望這是一款不管幾年都不會變的滋味,我們有自信 Haritts 的甜甜圈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看著台灣餐飲業的快速變遷,店家開開倒倒,堺潤仁簡單一句「堅持」,不知怎得,變得好珍貴。

Haritts 台北店座落在巷弄間,戶外庭院也好安靜舒服。
The small garden of Haritts Taipei allows customers to enjoy the laid-back atmosphere.

About 堺潤仁 Sakai Junji

日本高中畢業後赴美就讀大學,其後返回日本工作,十五年間的履歷橫跨媒體、時尚、農業與日用品等產業。他相當支持妻子與姨妹共同創立的手工甜甜圈品牌「Haritts」,經常邀請外國朋友來品嚐,也相信美味甜甜圈所帶來的幸福感是可以跨越文化藩籬的。

在 2013 年,他決定辭去外商公司的工作,並在台中開設 Haritts 首間海外分店,台北店接著於2014 年開張。

 

圖文出處/ Beyonder Time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