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已經過去,又到了我們推薦這一年好書的時候。

與往年不同,這次我們改變了延續三年的人文、商業、科學、生活美學和虛構這個分類,將分為虛構部分和非虛構部分推薦。

在虛構部分,和去年一樣,今年我們邀請的也是小說的專業讀者推薦 2018 年他們看過的最好的小說,希望給你探索小說蘊藏的複雜性和可能性一點參考。小說出版時間有新有舊,但共同的標準都是這些專業讀者所認為的真正的好小說。他們共有 13 位,其年齡和身份各異,包括從 50 後到 80 後,從作家、譯者,到學者、書評人、圖書編輯等。某種程度上,這也是複雜性和可能性的一種體現。

這是小說完整推薦文章的第二篇,推薦人主要是作家、編緝和書評人。他們包括朱岳、張怡微、雙雪濤、陳以侃、哈金、劉文飛、劉宇昆和路內。

《度外》和《雨》
朱岳:作家、後浪文學編輯,著有《蒙著眼睛的旅行者》、《睡覺大師》、《說部之亂》。

作者: 黃國峻
出版社: 後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定價: 45.00 元

作者黃國峻三十二歲英年早逝,其父黃春明曾作「國峻不回來吃飯」一詩在網絡上流傳一時,但真正讀過黃國峻作品的大陸讀者恐怕還不多。

《度外》是一本冷峻的書,也是近乎完美的小說集。除「三個想像的故事」一篇外,他的小說往往不以「故事」為中心,敘事不以故事的發展為推動力,而是從視角的變幻、迴旋展開。其最為突出的特點在於敘事手法與形式感。

小說中大量運用蒙太奇、閃回、留白等手法,這讓人重新思考電影與小說的關係。小說不僅限於為電影提供「故事」,它們實則同為敘事的藝術,在對敘事的探索方面是可相互輝映的。如果說,敘事即是將一種時間換算為另一種時間,那麼一個瞬間也可能蘊含著敘事。是以小說中一些凝固的畫面,像一幅畫或照片,也充滿著敘事感。

集中同名短篇「度外」與其他作品所呈現的均衡、明澈美感不同,它的撲朔迷離會令初讀者陷入一陣暈眩。它拋棄了形式上的清晰性,而顯得模糊、費解、不確定,具有很強的現代感與實驗性。我想,書中「失措」這篇可以說是最完美的小說,而「度外」這篇則是最奇特的小說。

在黃國峻的作品中,人物的外表,衣著、身高、體重、美醜,幾乎都被忽略掉,只有身份,大部分是基於親屬關係的身份被保留下來,據此可以推斷人物的年齡與性別。而更多的,則是一種內在的視角,它不是對人的外在描摹,而是一種主體的投射。這部小說集,也讓我們反思「人物」在小說中意味著什麼,小說對於「主體」的發掘,又意味著什麼。

作者: [馬來西亞] 黃錦樹
出版社: 後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定價: 38.00 元

《雨》是一本特別的小說,它不能被簡單歸結為一本短篇小說集,因為其整體性非常強,同時又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長篇小說。它更像一個扭結交錯而成的敘事迷宮。

全書共收入十六篇作品,第一篇「雨天」是一首詩,此外十五篇是小說。其中八篇被特別編號,標記為《雨》作品一號、《雨》作品二號……《雨》作品八號。這八篇作品並不是連續的,中間還插入了未編號的作品。「歸來」一篇雖未編號,但可以看出它與《雨》系列緊密相關,是一個先導和參照,已顯示了多重敘事或矛盾敘事的手法。

帶編號的作品從一開始便帶有一股神秘懸疑的氣息。這八篇小說的主人公是一個家庭的父母兄妹(或他們的替身),他們以不同的排列組合經歷了種種死亡或失踪的厄運。這些故事間的關係,很難清晰解釋,但又使人隱隱有所觸動,這讓我想到一個理論物理學的概念——隱纏序。而所有這些凶險的故事似乎都是現實世界的隱喻,它反映著一個族群所面對的無常、神秘、封閉的境遇,同時也展示了他們的執著與悲哀。在驚悚之後,是無盡的蒼涼感。

黃錦樹雖是馬來西亞華裔,實則早年便留學台灣,在台灣居留三十年,但他始終強調「馬華作家」這個身份,在在表現出對於馬來西亞華人這個群體的關切。所以《雨》實乃一部既展現極強想像力,在形式上進行現代派實驗,又有著強烈現實關懷的作品。

《解說疾病的人》和《搖擺時光》
張怡微:作家、復旦大學中文系創意寫作專業教師,著有《新腔》、《櫻桃青衣》、《情關西遊》等。

作者: [美] 裘帕·拉希莉
譯者: 盧肖慧、吳冰青
出版社: 理想國|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定價: 42.00元

裘帕·拉希莉是從來不會讓我失望的作家,也是我心中當代女性寫作的標杆之一。我很喜歡《不適之地》,從寫作時間上來看,《解說疾病的人》倒是一本舊作,寫於裘帕·拉希莉三十二歲,和我現在的年紀一樣。九個短篇故事,可以看到三十二歲的女作家對於婚姻、創傷、國族離散……和對於語言本身的虛構試驗。

《停電時分》是《解說疾病的人》中我最喜歡的故事。結構好像張愛玲的《封鎖》,是外部世界突發事件偶成的幽閉,一對年輕夫婦曾親歷一場悲劇,因為停電,反而照亮了內心溝壑。於是,這又像是一個發生在巴爾的摩市的《海邊的曼徹斯特》故事。很難想像,如果沒有停電,這對夫婦居然已經很久沒有坐在一塊兒吃飯了。婚姻在經歷了最後的激情之後,開始十分嚴酷地消耗起了雙方的意志力。這種消耗並不只存在於兩性關係內部,也存在於兩個年輕人對於日常生活喪失熱情后的怠惰。小說裡寫,「沒什麼能讓蘇庫瑪『加把勁兒』的,相反,他想到自己和修芭越來越『加把勁兒』地相互迴避了。」他們能很清楚地辨識愛、辨識喪失、辨識自己的平庸與無能、辨識自己不再相信「加把勁兒」就能從生活裡得到什麼的謊言,問題在於,接下來該怎麼辦?裘帕·拉希莉似乎是提出了一個好問題。

而關於大時代變化中人的應激反應,《柏哲達先生來搭伙》的寫作也精準表現出了一種普通人身上說不出清道不明的「生活力」。一個記憶中總是西裝革履來家裡搭伙的人,神情安然地面對與太太女兒的危險分離的日復一日,身後戰亂道阻,桌上談笑風生。面對巨變,人們互相幫助,就連一起沉默都好像是有非凡力量的。小說開篇寫,「一九七一年的秋天,有位先生,口袋裡揣著糖果,心裡藏著能得到家人生死消息的一線希望,經常出入我家。」像許多國家許多特殊的歷史時刻,在裂變的那一段日子裡,看起來是那麼平常,大人的口袋裡還有可以用來逗孩童的糖果。

作者: [英] 扎迪·史密斯
譯者: 趙舒靜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定價: 65.00 元

《搖擺時光》是生於 1975  的英國女作家扎迪·史密斯的新作,一經出版就廣受好評。從閱讀體驗上來看,似乎還有不少零碎的線頭存在於小說裡。但作家不斷挑戰著我們對於女性寫作刻板印象的邊界,很令人驚喜。就好像我們會期待兩個學習跳舞的女孩子的友誼故事,是那麼美、浪漫、那麼「花與愛麗絲」,冷不防看到的卻是種族、社會、左派母親、名利與天賦的較量。所以繁複的文風似乎也是好的,它意味著女性作家真的看到了那麼複雜的世界,並且有熱情參與其中。而不是如刻板印象,她們應該置身於花花世界之內,整理整理感性生活的碎片,描繪被小小的愛包圍的微小的冷暖空間就滿足了。

我開始當這部小說是寫作「女性友誼」的範本來閱讀。因為文學裡男性友愛的書寫太常見了,「女性友誼」反而缺少自己的文學秩序。對於大部分女性來說,「友誼」是閨閣內部的遊戲,再如何栩栩如生地自我描述,和外部世界的關係都不大。以扎迪·史密斯的個性,顯然在小說內外都不可能停駐於這樣的認知,不管是母女、還是閨蜜,她們都需要互相效仿、互相激勵,「不遺餘力在這個世界上刨出一點屬於她自己的生存空間」。這種自學成才的價值,可能不只限於學藝,只是藉助了「學藝」的成長周期,展現出某種「茁壯」的生命能量,這種生命能量借助“舞蹈”這一抽象的藝術形式的實現,變得更為清晰、確鑿、有節奏感的力量。她似乎告訴我們,女性投身世界是有風險的,但沒什麼可怕的。文學不會為此提供什麼出路,但選擇什麼樣的物質材料進入文學中,女性作家有自己的語言。

請在神經末梢坐好
雙雪濤:作家,著有《飛行家》、《翅鬼》、《平原上的摩西》等。

我讀新小說不多, 2018 年讀得也不是特別多,我愛重讀舊書,這可能是偷懶的表現,舊書給人安全感,如同你永遠知道他下一句會說什麼的朋友,所以每讓我推薦當年的新書單,我就感覺非常慚愧,時時覺得捉襟見肘。我讀新書大多因周圍朋友的推薦,雖然偶爾也上當,但是總體還是值得信任的,跟著市面上的煽動看書,確實沒法看得過來,有些人寫得很差,但也差得轟轟烈烈,你便知道這個時代才華不容易被埋沒了,只是沒在恰當的位置。

中信出了一套叫做《企鵝經典:小黑書》的書,我覺得極好,自己買了好幾套送人,托爾斯泰、契訶夫、里爾克、薄伽丘、福樓拜等等,都做薄了,放在一個小黑盒子裡,每人幾篇短東西,看著很舒適,字不多,有成就感,一會就看完一本。這幾位的好處不用我說,之前不覺得薄伽丘有意思,這次讀了才覺得有意思,相當色情,沒有目的,單純得說了幾個意義不大的故事,但是活潑,充滿了對現世的激情,而不是受制於彼岸,我覺得可能是對我們現代聰明絕頂的人的提醒,文學和文學化是兩碼事,具體為什麼是兩碼事,我一時也說不清楚。

作者: [意] 薄伽丘/ [美] 埃德加·愛倫·坡/ [俄] 安東·契訶夫/ [法] 居斯塔夫·福樓拜/ [日] 吉田兼好/ [俄] 列夫·托爾斯泰/ [奧地利] 萊內·馬利亞·里爾克/ [日] 芥川龍之介/ [英] 托馬斯·哈代/ [英] 威廉·布萊克
譯者: 文潔若/ 草嬰/ 馮至/ 馬愛農/ 余西/ 文東/ 文錚/ 王金霄/ 汝龍/ 張玲/ 張揚/ 謝萬容/ 張熾恆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團
定價: 149.00元

另一本我要說的書是《鯉.時間膠囊》,裡面有一些文化隨筆和訪談,後面是一部分匿名作家的作品,上一本《鯉.匿名作家》也有一些匿名作家的作品,兩本合起來,可以把 2018 年這個比賽大部分的東西看全。當時這個比賽啟幕時,我在想,誰會來參加這個比賽呢?或多或少的顧慮會不會有一點呢?這個疑問沒有持續一周,我自己就坐下寫了一篇,後來發現很多人都寫了小說來參加,而且都相當認真,包括很多我尊敬和喜愛的作家,我才知道原來無論什麼時候,喜歡寫作的人還是喜歡寫,能寫,那些俗世裡的東西,給人強加的鎖鏈並沒有那麼強大,只要一個契機,輕輕一掙就逃了出來,又成了自己。我翻了前幾名的小說,都是相當好的,各不相同,有些被淘汰的作品我也相當喜歡,這是仁者見仁,不算無法撼動的高低,有些並非嚴肅文學領域的寫作者寫的東西其中包含了很高的文學屬性,那是誰把本是一家的文學人切割分類,使之雞犬相聞但老死不相往來呢?可惜韓寒不寫了,可惜當年眾人圍剿韓寒時沒有這樣的比賽,要不然我相信韓寒拿出的東西也不會太差,至少他可以不在韓寒的名下寫一篇,讓人無的放矢。

這一年就要過去了,好書還是在變多,文學也沒有變得更差,不一樣的人在做著不一樣的事情,時代在註意著文學,文學也在註意著時代,有些人坐在那裡其實已經離席,有些人悄悄地匯入進來,在大江大海的神經末梢注入自己的力量,這就挺好,是吧。

主編: 張悅然
出版社: 理想國| 九州出版社
定價: 56.00元

《普通人類》(Normal People)和《不對稱》(Asymmetry)
陳以侃:書評人、英文譯者,譯有《海風中失落的血色饋贈》《撒丁島》《愛德華· 巴納德的墮落:毛姆短篇小說全集 1 》等。

渾噩一年到頭,好處在年底顯現出來,不知不覺附和著歐美讀書圈的雲聊天,認為自己 2018 年讀得最高興的似乎也正好是他們最喜歡的兩本書。於是,跟兩家中文編輯確認了一下,方便而正當地把這篇推薦變成預告,只是告訴大家一聲,兩本年底霸榜的英文小說 2019 年應該都可以讀到譯本。

第一本是薩莉·魯尼(Sally Rooney)的《普通人類》(Normal People)。九一年出生的姑娘,已經頂著「微信(Snapchat)時代塞林格」的綽號,其實我倒覺得是氣質對立的兩個寫作者,類似誇畢贛是野生張藝謀。順便推薦她 2017 年的處女作《與友人談天》(Conversations with Friends),兩本書情節設定都很簡單,去年這本是一對女大學生,算是同性戀人,遇到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妻,以女主跟那個丈夫偷情為主線,交纏出微妙的四角關係; 2018 年這本《普通人類》是從高中開始寫一對男女,寫到大學快畢業,每個章節往前跳幾個月,一路目睹他們靈與肉的若即若離。這類小說寫得好,很多都是每一頁人物關係都在微妙地轉折,扣人心弦到跟懸疑劇一樣,讀者一旦跟這些角色熟起來,肯定會關心到封底,所以我就不再詳述了。空間有限,我要抓緊開始離題。

魯尼的小說吸引我的可能最重要是兩點,都深植於我中眉的庸俗趣味裡。第一點可以歸納為:天好地好的文藝,真的到最後還是乾不過聰明人說聰明話。很多愛爾蘭文學的標籤已經被魯尼瀟灑地抖落了,但那種對說話的信任和慷慨依然很堅固,兩部小說幾乎全是靠聊天推動的。《普通人類》男女主角讀的是都柏林的三一學院,他們有個學長王爾德曾經說過,為了說一句俏皮話,可以隨時犧牲真相。但我們其實都感覺到,能說出一句有趣的話好像總跟真相關係很密切,它所揭露的不一定是那種黑體加粗的「真理」,而是一種交互的真實。回憶你上次聊天聊開心了是怎樣的情勢,很可能是穿透了某一層欲言又止,至少不會是雙方在一個虛假的共識上對著一個不可言說的東西視若無睹(英文裡把這叫做房間裡的大象)。當然,我們也知道絕對的真誠是個偽概念,魯尼自如地遊走於動人的掏心掏肺和可笑的自我認知之間,搖擺的不止是她的角色,還有我們這些讀者。生活在無趣的時代,有時候總覺得說話有趣的人在掩飾著什麼,但正是因為魯尼筆下的人物一直都在努力避免說些無關痛癢的無聊話,他們的渴望、困惑、誤會、心痛和幸福都更真切一些,我好像很久沒有這麼關心小說裡的人開不開心了。

絕大多數歐美書評人似乎達成了共識,說她這一本比第一本《與友人談天》藝術成就明顯要高,我倒沒覺得這麼明顯,可能是第一本的驚豔之感還記憶猶新。我感覺它們在文字上的嫻熟是同一種嫻熟,而且是從作者相近的感觸中創造出來的,所以我還是想把它們看成一個流動的整體,而魯尼吸引我的第二點,也在它們合併的書名里,似乎跟「正常」和「對話」有關。魯尼的人物就像生活在一個人際交往的童話世界裡,一個再尋常不過的常識居然在這裡被認可了,那就是兩個人彼此間的責任和義務,是他們之間商量出來的,和其他人沒有太大的關係。之前介紹情節,唯一的要點就是他們的情愛關係很亂,而兩個人談朋友,居然不用接受網民、國家和幾千年「總歸應該」的審判,這是多麼匪夷所思的事情。舉小說裡一種最直白的次要關係作例子,《普通人類》開頭,男主的母親是女主家裡的清潔工,這會不會妨礙他們心意相通並迅速將友情轉化為炮友關係?當母親隱約知曉自己的高中生兒子臥室裡經常有訪客,她會不會訊問並干涉?對魯尼和那些愛爾蘭人來說,似乎有這樣的疑問就很荒唐。當男主因為同輩壓力虧待了女主,那位母親非要從兒子接送她的車裡下去,只撂下一句,「我為你感到羞恥。」這時候你知道她並不需要把「我是你媽」作為某種道理的先決條件,只是一個人對另一個她信任的人失望、痛心而已。小說肯定不會因為避開國仇家恨就高級,但還是自然而然有種多半帶著妒忌的文學之外的低級歡喜:就是這樣的小說提醒我們,我們不一定非要讓聰明人跟國家、父母、教育、大眾傳媒、政治正確抗爭才能讓他們有趣起來,人類自己就有足夠多的美好和缺陷讓我們想要閱讀他們了。

作者: Sally Rooney
出版社: Faber & Faber

說起校園文藝作品,我以往一直覺得有個天然的設置很是突兀,就是班裡成績最好的那個女生往往自動攜帶碧池屬性,跟我自身經驗不符。我認識的那些,大多數人還不錯,而且那種自己只要下定決心,幹什麼都很有可能成功的安全感甚至會流露成一種可愛。

2018 年年初麗莎·哈利黛(Lisa Halliday)的一本《不對稱》(Asymmetry)就留給我這樣一種好感。小說寫的不是校園,開場是伊拉克戰爭將打未打的時候,一個二十出頭的出版社女助理,叫愛麗絲,正在紐約街頭的長椅上看書。突然來了一個會講笑話的老頭,請她吃街邊買的冰淇淋。女主認出老頭是個大小說家,心想“一個拿了好幾次普利策的人應該不會下毒吧”,就吃了冰淇淋,笑了笑話,給了號碼,轉眼成了老頭的情人。書出來之後,哈利黛一開始接受采訪就大方承認老頭的原型就是菲利普·羅斯,而這段故事也取材自她跟羅斯的交往。《不對稱》的前半部分就寫他們談戀愛,總體意味甚至只能用「甜蜜」來形容,而且哈利黛寫得如此舉重若輕,自然到讓我們忘記了自己是帶著怎樣的預設進入這段故事的:到底一個文學宗師跟一個天真的女文青戀愛,是「本該如此」還是「居然如此」?

只是下半段開場,我們幾乎不敢確定我們在讀什麼。毫無徵兆地(但其實敘事口吻和節奏已經面目全非),「我」成了一個伊拉克裔的美國經濟學家,正在倫敦希斯羅機場轉機回老家看望哥哥;因為當時的反恐氛圍,「我」彷彿掉進了卡夫卡式的官僚黑洞裡,被百般刁難。好像怕讀者還不夠暈頭轉向,在等待過程中交織著敘述者在紐約、倫敦和伊拉克的各種人生回憶。

書的最後是幾頁「尾聲」,給那個「假羅斯」仿製了一個假的 BBC「荒島唱片訪談」,直到這裡收到一個大暗示,我們才多少拿捏到這本書是怎麼回事:第二段故事很可能是第一部分那個想寫小說的女編輯虛構出來的,大致用來證明,想像力可以居住在任何與你外在生活毫不相關的頭腦中,同時也顛覆了我們之前頗為懶惰的假設,讓我們懷疑那段和老作家的戀情或許也跟現實關係曖昧。而這本小說的結構也因此充滿了各種政治立場,比如小說家用第二部分國家間力量的落差照亮第一部分中成功的男性作家試圖控制無知女子的權力「不對稱」,而既然愛麗絲(和哈利黛)寫出了她們的小說,又指向這種「不對稱」的顛覆。

一整年歐美讀書界都在這樣聊著這本書,但其實這部小說沒那麼劍拔弩張,你完全可以把它當成兩個處理得很精湛的現實主義故事去讀。對我來說,這書也格外陽光。那時春節剛過,我非常盲目地去泰國待了陽光浸潤、百無聊賴的三週,其中最致命的就是還帶著幼子,於是每天在一個毫無障礙的小廣場上無休無止地捉迷藏,我就是在這些遊戲中聽完了《不對稱》的有聲書。當時也並沒有那麼歡欣鼓舞,直到年末從各種渠道的推介中發現它或許是 2018 年最得寵的小說,我才又好好讀了一遍,注意到第一部分的細節如何通過女主的頭腦滲透進第二部分的虛構,讓這種結構不僅僅成為說理的道具,也給了整本書一種流動的內在生命。

這本書在我印像中一直很明媚還有另外一部分原因,在於作者是如此真摯地相信小說能承載某種理念,而這種理念中最顯眼的又恰好是小說這個體裁最正派的功夫:人類不管外在身份多麼不同,都有共情和理解的可能;而且,她是在自己的處女作中就如此輕描淡寫地實現了它。另一點明媚也提得很鄭重,就是哈利黛女士用了一種非常羅斯的方式,把自己跟羅斯的那場戀愛用進了自己第一部小說,而且用得如此光明正大、光芒四射,讓這本書還沒上市的時候,歐美讀書界那種帶著坏笑的期待到年末成了眾口一詞的讚賞,這種勵志故事簡直暖心。

2018 年五月羅斯故世,對於我們這些羅斯讀者來說,其實也是個好藉口,又享受了一回四面八方湧起的各種好東西。有一個 BBC 的舊採訪,裡面羅斯又談起了自己的老話題,就是小說家當然會用自己的人生,但就像放進了絞肉機,出來的是一個奇奇怪怪的肉餅子。「就像福樓拜也說過:我不是一個肉餅子。」福樓拜既不是肉餅子,也不是如他自己所聲稱的,是包法利夫人;哈利黛既不是那個愛麗絲,也不是如她自己所聲稱的,是跟她心性更接近的伊拉克人賈法裡。小說家在那個絞肉機裡。哈利黛就在讓她製造出這樣一本處女作的所有選擇中,而透過這本小說重重的精巧架構,我們分明讀出一個乾什麼都很優秀的天真又世故的小說家。

作者:Lisa Halliday
出版社:Simon & Schuster

附:最後還有一份書單

哈金:美籍華裔作家,用英文創作,曾兩度入圍普利策小說獎,並榮獲美國國家圖書獎等諸多獎項。著有《等待》《戰爭垃圾》《南京安魂曲》《小鎮奇人異事》《落地》《新郎》等。

我 2018 年讀的最好的小說是西格麗德·努涅斯(Sigrid Nunez)的《朋友》(The Friend)和阮越清的《同情者》。前者多是對生命和寫作的思考,也描述了一個女人和一隻狗的友誼,是很智慧的一本小說。後者是從一位越南間諜的角度來瞄著越戰,文風體現了美國式的磅礴。

劉文飛:首都師範大學俄語系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外國文學系教授、中國俄羅斯文學研究會會長、俄文譯者,著有《二十世紀俄語詩史》、《閱讀普希金》、《布羅茨基傳》等,譯有《普希金詩選》、《悲傷與理智》、《三詩人書簡》、《曼德施塔姆夫人回憶錄》等。

俄羅斯女作家雅辛娜的《祖列伊哈睜開了眼睛》,人文社 2017 ;目前在讀她的《我的孩子們》,俄文版,中譯將由十月文藝社 2019 年推出

劉宇昆:美籍華裔科幻作家、譯者,著有《蒲公英王朝》系列、《愛的算法》、《思維的形狀》等,將《三體》、《北京折疊》等譯成英文。

我覺得 2018 年我看過最有趣的科幻小說是 Peter Tieryas的United States of Japan 系列(一共有兩部,好像有中文版),而特別喜歡的非科幻小說是 Lincoln in the Bardo。

(注:中國大陸新星出版社引進了 United States of Japan 系列的第一部出版,翻譯為《日本合眾國》。 Lincoln in the Bardo 的簡體中文版權已由浙江文藝出版社購得,未來將會出版。 )

路內:作家,著有《少年巴比倫》《花街往事》《慈悲》等。

小說有《應物兄》、《足球》(讓-菲利普-圖森)、《智利之夜》,讀過其他覺得好的書還有《詩經消息》、《劍橋中國經濟史》、《破格》 、《電影中的表演》。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