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計算機尚未誕生的年代,人們拿紙和筆來繪製信息圖表,是因為他們別無選擇。而今天,情況則有所不同。雖然大部分設計師選擇使用軟件、觸控筆和平板電腦來製作精緻的數據可視化圖表,但仍有一部分設計師青睞更原始的工具。他們拿起紙和筆,打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驚艷效果,讓冰冷的數據有了溫度、有了萌感,甚至成為藝術……

手繪信息明信片

今天,用電腦繪製信息圖似乎成為了主流,但信息設計師 Giorgia Lupi 和 Stefanie Posavec 偏偏證明,手繪圖同樣也能引人注目。

這幅圖裡每個物件都代表一組數據,諸如「我今天發的朋友圈被點了多少個讚」、「我今天吃了多少塊餅乾」、「我駕照上記了多少分」

幾年前,這對搭檔啟動了一個名為「親愛的數據(Dear Data)」的項目。在這個項目中,設計師每週跟踪一些個人數據,並將其轉換為手繪圖表。

Lupi 畫的「每週猶豫不決的時刻」

他們還把這些手繪數據圖做成了明信片,每週互寄一次。Lupi 給這些明信片取名為「小數據(Small Data)」。

Giorgia Lupi 和 Stefanie Posavec 互寄的手繪明信片

也許統計的數據並不完善,手繪的插圖也不完美,但正是這些不完美,使信息呈現得更友好、更個性、更動人。

方格紙信息圖

美國衛報的數據編輯 Chalabi 喜歡用方格紙和標記繪製信息圖表,來表現一些嚴肅(也很有趣的)問題。

跨性別學生嘗試過自殺的比例

異性戀、同性戀和雙性戀者表示他們達到「高潮」的頻率

Chalabi 的可視化信息圖有一種類似速寫那樣信手拈來的魅力,同時也極具功能性。

參加川普就職典禮的人數 VS. 參加 Women’s March 女權遊行的人數

每 18 人裡就有 1 人會多長一個乳頭,其中 7 成是男性

這種視覺風格簡單卻適用廣泛,既有教育意義但也顯得玩世不恭。

數據肖像

數據藝術家 Laurie Frick 則將數據的呈現方式上升為一種美學。這位藝術家跟踪收集了近十年來自己的日常活動,並將個人數據抽象為幾何圖形。

Laurie Frick 記錄的自己 2010-2012 年的睡眠數據

在一個名為 Sleep Drawings 的項目中, Frick 用腦電圖監控、記錄了自己長達三年的睡眠狀況,並將收集的數據繪製成了生動的水彩畫。她說,自己其實一直在嘗試通過大量數據來了解自己。

她將自己的作品稱為「數據肖像(Data Portrait)」。這些數據和靈感全都來自於我們生活中那些看不見的律動。

她說:「我希望這種手繪數據,可以成為屏幕像素的對立面。」這種手繪圖的方式,正是賦予了這些數據一種獨特的、技術無法傳達的溫暖感受。

極簡主義

理論上來說,Jessica Hagy 的信息圖挺無聊的,但它們非常實用。早在 2006 年,她就在小卡片上繪製簡單的圖表,掃描上傳至自己的網站並進行整理。

理論與真相的交叉區域為「哲學」,而真相與實踐的交叉區域為「實證」

作為一名職業作家, Hagy 認為她的信息圖可以被看作是「視覺上的語法」 ——從抖機靈的小笑話到令人深思的哲學問題,都能用得上。

「絕望程度」與「想像力」的關係圖

她力求自己的文字簡短有力,因為「對大多數人來說,簡單的句式結構可以被更快、更好地理解」。而這一概念也在她的作品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大圈:你想像中能完成的事
小圈:實際上你今天能做的事
結論:別沮喪,幹大事要花大時間
Hagy 的手繪信息圖嚴格遵循著這種簡明扼要的闡述方式。就如同最好的笑話—— 機智、簡潔,又發人深省。

講個好故事

自 2010 年起,記者 Ann Friedman 就開始繪製「我們行李箱裡有什麼?」 、「我們在飛機上都做什麼?」一類的餅狀圖。

我們行李箱裡有什麼?
25%–乾淨衣服??
25%–髒衣服??
18%–從沒穿過,但覺得會在這次旅行中穿的裙子
16%–皺皺巴巴的塑料袋和用了一半的旅行裝洗髮液
16%–一頁也沒翻過的書
其中一些純粹是為了好玩兒,有一些則帶有點兒政治色彩

我們在飛機上都乾些啥?
30%–試圖用噪音最小、最不羞恥的方式打開椒鹽捲餅的袋子
20%–被一部皮克斯電影感動得稀里嘩啦
20%–想知道大麻法案什麼時候能生效
15%–想知道到底是某個乘客放屁了,還是機艙本來就是那個味兒
15%–和身旁那個商務範乘客展開「座椅扶手大戰」
無論是開玩笑,還是發表某種觀點,Friedman 都將這種信息可視化視為講故事的好方法。

為什麼我們會如此懦弱?
20%–別人根本不了解我們在做什麼
80%–僅僅是因為我們想更討人喜歡
這些餅圖製作起來並不復雜,文字為主,圖畫為輔。畢竟對新聞工作者來說,「講好一個故事」比什麼都重要。

情緒> 數據

Wendy MacNaughton 的信息圖設計更多地關注了情緒而非數據。這位藝術家同時也是一位社會服務者,她用鋼筆和水彩繪製出了美輪美奐的插圖。

喵星人「Tibby」的世界(從內向外):
舒適圈
緩慢移動的物體
液體等「危險品」
汪星人、浣熊和巨大聲響
死亡地帶

她解釋道:「通常,人們會用圖表來展示某個專業領域,使個體和系統之間的複雜關聯更易於理解。但我只是想用這種視覺化的方法,去表達我自己每天日常的思考。」

超過 30 分鐘的長對話過程示意圖

MacNaughton 很擅長用流程圖來引導大家理清生活的煩心事兒。除此之外,她也喜歡借助韋恩圖來考慮一些哲學的問題。

我該不該查看郵件?

我生命中愛著的人

MacNaughton 的手繪信息圖並不追求精準,這反而帶來了一種殘缺美——它們體現了手繪圖的真正目的:讓複雜的關係、系統及概念顯得更加人性化。

 

文章出處/ 特贊 Tezign

About The Author

特贊 Tezign

BOMB!歡迎來到特贊的宇宙,訪問 www.tezign.com,讓來自 15 國 67 城的優秀設計師幫你做設計!收藏特贊專欄,一窺原研哉等設計大咖的成長秘笈,更有新鮮多汁的全球設計乾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