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糖果就搗蛋(treat or trick)!

《紐約客》的封面總能牽動大伙的注意力,無論是描繪生活瑣事還是轟動大事,它的封面常常能動搖觀者的情感,以及好奇心。除了調侃金先生,每年《紐約客》的萬聖節封面從來就不缺少政治意味。

到付比如 1941 年的封面,當管家打開門,發現一班帶著希特列面具的小孩正站在門口。而下一年,封面中形似希特勒的女巫正招搖地飛過昏暗天空。

儘管萬聖節的元素總少不了女巫、黑貓、四大怪物(吸血鬼+狼人+科學怪人+鬼混)和人臉南瓜,但通過不同畫家的筆觸,我們不僅看了幻想,也看到了現實。正逢萬聖節,《紐約客》公佈了歷年有代表性的萬聖節封面;筆者另外也挑選了些心儀的,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最佳拍檔:女巫& 貓咪

即使在表現恐怖的主題,畫面依然依然充滿了《紐約客》特有的生活氣息與幽默感。郊野天空排成大雁陣型的女巫團;給貓咪餵食的女巫;上面這張滿臉狂氣的女巫,仔細看旁邊的包裝盒,會發現她正在製作的竟然是甜品常用的卡仕達醬(Custard Sauce )。

不同生活情境下的南瓜腦袋

從封面就可看出,《紐約客》的目標讀者面向社會各個階層,而非《Monocle》的精英取向。以上封面跨越 1954 至 1994 年,描繪的場所包含了鄉村生活到摩登都市,你會看到一種美式獨特的包容性,反映當時社會的不同人種、文化和藝術。

《紐約客》總不忘記展露諷刺的尖角,小惡魔一般。尤其是上面這幅更是直指了手機對家庭影響並不僅僅在子女身上,作為監督人的父母其實也深陷其中,邊看手機邊抱怨孩子的手機使用過度。

精怪狂歡系列

死神來了,吸血鬼來了,鬼魂也在狂歡。過去到現在,《紐約客》的封面即使是描繪幻想生物,卻充滿了人性,讓看的人不禁聯想到現實中的某景。

相信無論再過多久,《紐約客》的封面仍會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更重要的是,即使眼前耳邊滿是負面消息,可在萬聖節,讓自己快樂是理所當然的。多人有多人的過法,一個人也可以和自在,so be happy & enjoy your Halloween. 🎃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圖片來源/ The New York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