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服也會製造塑膠垃圾?《英國衛報》報導,德國戶外用品零售業者亞歷山大諾特(Alexander Nolte)和奧利佛史派斯(Oliver Spies)開發出一種特細網目洗衣袋,能防止刷毛衣料上的塑膠纖維隨著洗衣廢水進入環境。

這家公司現在與知名戶外服飾品牌 Patagonia 合作,本週就要將這種全新的洗衣袋「Guppy Friend」出貨,寄給去年在群眾募資網站「Kickstarter」上支持他們的網友,緊接著也會在 Patagonia 上架。

「Guppy Friend」是第一個針對塑膠纖維污染所開發的產品。圖片來源:Stop Micro Waste。

塑膠纖維無法分解 包覆毒素危害海洋

「Guppy Friend」是第一個針對塑膠纖維污染所開發的產品。塑膠纖維很小,很容易進入廢水處理廠。

羊毛或棉花等天然纖維雖然會隨著時間生物分解,但合成纖維無法生物分解,又容易吸附廢水中的有害化學物質,如殺蟲劑或阻燃劑。此外,衣物中的纖維常常為了增加防水等機能性,也會包覆著化學物質。

許多研究指出,浮游生物和其他小型生物若吃下塑膠纖維會產生健康問題,還會把塑膠纖維帶進食物鏈。研究人員更在市場中賣的魚類和貝類體內發現大量的塑膠纖維。

目前尚無研究顯示塑膠纖維對人體有無危害。不過諾特認為,科學研究要花時間,可能要過好幾代才會知道這些物質的傷害。

日常洗衣源源不絕 微纖維釀環境危機

我們日常生活的行為,像是洗衣服和開車,都會產生垃圾。海洋知識社群「滔滔 Ocean says」指出,IUCN 昨天(23 日)發表的最新報告顯示,且大多數的初級微塑膠,實際上是從合成纖維或輪胎沖刷下來的。

報告提到,每年進入海中的 950 萬噸塑膠中,有 15-31% 是這些初級微塑膠,而其中又有 2/3 是來自日常洗衣沖刷下來的纖維,還有開車時輪胎的耗損。

這項研究也讓 IUCN 的總監安德森(Inger Anderson)大開眼界,「我們看到的塑膠垃圾,並不是全部都會變成海洋塑膠。如果要解決海洋污染問題,必須看的比廢棄物處理更遠,需要由私營部門(公司)領導,來透過研發改善生產方式。」

標榜舒適、好摸的「刷毛」衣物,現有的污水處理廠卻無法負荷其中的超細纖維。圖片來源:dvw2(CC BY-NC-ND 2.0)。

50 微米網目洗衣袋 洗淨髒污留下塑膠纖維

德國與歐洲最大科技應用研究機構弗勞恩霍夫(Fraunhofer)與諾特和史派斯合作,測試、檢查洗衣袋的設計和材料,最後選用不容易釋出纖維的聚酰胺,也就是尼龍。洗衣袋的網目為 50 微米,肥皂水可以通過但是能留住塑膠纖維。衣服洗完後,洗衣袋網目上的纖維可以用手移除丟棄。測試顯示,這種洗衣袋在使用數百次後仍然功能正常完好。

諾特和史派斯的嘗試並非個案。一家新創公司羅撒莉亞計畫(Rozalia Project)也正在開發一種塑膠纖維捕捉裝置,不過尚未問世。除此之外,市面上已經有可以防止纖維進入化糞池的裝置,但需要施作一些管線工程才能安裝,一個要價 130 美元。

服飾品牌出資研究 助「Guppy Friend」上架

Rozalia Project 研發的洗衣球實測,成功攫取出微纖維。圖片來源:Rozalia Project

自從 2015 年委託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UCSB)進行相關研究後,Patagonia 一直希望能減少塑膠纖維污染。研究人員計算出,Patagonia 的戶外刷毛夾克每次洗衣都會釋出 2 萬 5000 片合成纖維。全世界每年賣出 10 萬件夾克,洗出的塑膠纖維量足以做成 1 萬 1900 個塑膠袋。

Patagonia 的創投資金公司 Tin Shed Ventures 經理葛瑞福(Phil Graves)去年夏天注意到「Guppy Friend」。此外,諾特和史派斯的戶外用品店本來就有賣 Patagonia 的商品。

「我們收到洗衣袋的早期樣品並交給 UCSB 測試。他們證實這個洗衣袋可以留住 90 至 95% 的纖維。我們動用自己的材料工程師,給諾特和史派斯建議,經過改良的洗衣袋可以留住 99% 的纖維。」葛瑞福說。

Patagonia 給予諾特和史派斯 10 萬歐元的資金,用來開發洗衣袋和建立供應鏈;兩人也在 Kickstarter 上募集了 2 萬 8640 歐元。洗衣袋的零售價尚未定案,可能會在 20 到 30 美元(約新台幣 600 至 900 元)之間。

文章出處/ 環境資訊中心
圖片來源/ Guppy Friend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