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杯在羅斯林教堂下靜待/劍刃聖杯守護著她的門宅/大師傑作掩映中相擁入眠/星空下她可安息無礙

電影達芬奇密碼中最後的密碼筒中的詩,最後的聖杯在大師之作的保護中安然入眠。那些屬於文藝復興時代的情愫,白淨唯美的維納斯,深情注視著你的魯本斯,西斯汀教堂天頂沉靜而澎湃的畫面,被 GUCCI 請進了 2018 早春系列的視覺盛筵。

關於中世紀的美學,關於顛覆傳統的 rock n roll,在大師畫作和古典協奏曲中感受 GUCCI 關於春的定義。佛羅倫薩的 Piti Palace 與 GUCCI 首次達成了合作,史無前例的把 2018 早春系列的秀場搬到了這個環繞著文藝復興時期經典作品的宮殿。也算是大大的滿足了他們那個著迷於中世紀歐洲美學的創作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的心願,雖然這也可能是在被希臘和雅典神殿拒絕了之後的第二選擇,但 Piti Palace 的魅力仍舊不容小覷,這座長 201 米高 37 米的建築可以說是意大利的一部史詩了,盧卡·皮蒂和美第奇家族為這座宮殿鑲嵌了無數包括拉斐爾,魯本斯,提香等文藝復興時期大師級的作品。

再來看看這一季的風格,Alessandro Michele 的才華想必大家從這幾季顛覆傳統的秀場中已經可以感受到了。這位從配飾設計部門一步步成為創作總監的低調設計師,幾乎把 GUCCI 從 Giannini 時代的面貌完全拋棄,打破色彩的界限,奪目的配飾,無形之中似乎就宣告了這位低調示人高調做事的總監一定會給品牌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Gucci 2018 早春系列,跨越種族、性別,融合不同文化,以文藝復興時期為靈感,在服裝上使用大量花卉印花及圖騰,品牌經典標誌及搞怪標語 GUCCY,悄悄融入皮草大衣、襪子等單品,將設計元素鬼馬一般地融合。

你可能會感嘆一個系列的服裝怎麼可以同時有這麼多色彩這麼多混搭這麼多你看不過來的細節,花卉的使用絕對是 Alessandro 的創作中必不可少的一環,他好像一本花鳥植物教科書一般,把這些自然造物當成自家寶貝一樣揮灑在她的作品中。莫名的居然有了一股街頭的氣息,這些第一眼看上去花里胡哨的搭配,一如 Alessandro 所說的「我想讓文藝復興搖滾一把」,其實裡頭藏著設計師一點點安置的細節。可以看出 Alessandro 真真的是非常喜歡花卉了。華貴的禮服,嘻哈街頭的 T 卹,這些放在一起真的,不違和。

這些個國際知名的奢侈品牌的換帥風波少有平靜,幾乎都是血雨腥風,前任敗走,東家雪上加霜不近人情。Frida Giannini 的敗走也不外如此,2015 年原定於米蘭時裝週的謝幕演出最終都沒能讓她最後一次登上舞台。於是 Alessandro Michele 率領的 GUCCI 設計團隊於 2015 秋冬時裝週前五天推翻秀場重建,大刀闊斧日夜兼程而出的 2015 秋冬男裝,一經推出即一鳴驚人,完全推翻了 Giannini 的時代,只剩下驚嘆。時至今日到了 2018 年的早春,仍然在持續的刷新我們的想像力,他還能如何玩轉屬於他的 GUCCI 時代?我們拭目以待唄。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圖片來源/ Gucci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