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rapher Jonathan Leijonhufvud  writer/editor Jovier Chien

外形獨特,建築難度極高的廣州大劇院,是國際著名建築師Zaha Hadid首次進軍中國的作品。早在建造前,這座廣州新地標建築就備受期待,而一直以流線型、打破常規的設計而聞名的她,也沒有讓我們失望。

珠江邊上動感十足。日間,一座座建築物高聳入雲霄,有廣州電視塔,還有多個俯瞰珠江景色的酒店及辦公樓;夜裡,七彩燈璀璨,好不熱鬧。偏偏一座灰黑、白色調的突兀建築,就像被河水沖刷形成的「礫石」,不受周邊花花世界的影響,安然坐落於此。

Zaha的設計一向以大膽的造型出名,被稱為建築界的「解構主義大師」。這一光環主要源於她獨特的創作方式。她的建築作品看似平凡,卻大膽運用空間和幾何結構,反映出都市建築繁複的特質。同時,Zaha的建築設計,也以天馬行空的創意以及昂貴的造價聞名於世,這也使她受到不少爭議。

廣州大劇院由兩棟建築構成,一大一小,一黑一白緊挨著彼此,就像天然的石頭,形狀各異。大者外黑內白,內部涵蓋了大劇場、休息廳、錄音棚、排練廳等,「小石頭」多功能廳則外白內黑,四百座的劇場,滿足各類型小活動要求。 Patrik Schumacher (Hadid建築事務所首席設計師)說,「其實大石頭的外立面本來想打磨成黑亮面,但這就很工業化,沒有人情味,後來選擇花崗岩,卻覺得它們顯臟,但現在建成了,後悔哪來得及」?

室內,裸露的建築骨架,宛如蜘蛛網般,往四面八方延伸,空間在Zaha手中就像膠泥一樣,任由她改變形狀。建築的地板落差極大,牆壁傾斜,天花板高吊,這些不規則的線條,勾畫出迷宮般的視覺效果。「我們要打造出一個通透、開放性的建築空間,建築外部的參觀者可以和內部的參觀者互動,在室內,你還可以清楚看到每個樓層走動的人群。」 Zaha解釋道。

進劇場後的第一感受,沒有比用「震撼」來形容更為貼切了。1800座的劇場是整個廣州大劇院的重頭戲,也是Zaha反复思索的困難問題:不規整、不規則的佈局,可是傳統歌劇院的一大禁忌!他們特別請來澳大利亞聲學大師Marshall Day坐鎮,「內牆上的肌理變化,有大大小小漸變的造型,其實都是聲學的擴散體,能讓聲音均勻分布」。

劇場裡,金色調配上橘紅色的座椅,華麗卻不顯俗氣。「品字形」舞台要比觀眾席大3倍,方便不同表演需求。 「雙手環抱形」觀眾席有利於音效品質,「滿天星」天花板不會令人刺眼……種種元素打造出了一個富有節奏感、獨具個性的藝術廳堂。

Zaha早期的作品深受俄羅斯建築影響,充滿著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個性十足。此次來到中國,她入鄉隨俗地受到一些中國文化元素的影響,比如國畫中的山水和花草,「圓潤雙礫」這個構想也是由此得來的。

毫無疑問,夜晚的廣州大劇院最為迷人,周遭滿面霓虹的高樓建築像生長在「礫石」上的水草,好不真實。「其實廣州大劇院已經和這座城市融合共生,即使在建築的內部,你還是可以清楚看到城市的意象,它們不會就這麼消失的……」Zaha回憶著最初設計的想法。

文章來源 KIRINHANA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在倫敦待八年,學過建築、藝術,不知不覺竟然跨了一個領域成為雜誌編輯,專事各種建築、設計、博物館、生活美學相關的寫作。喜歡設計,喜歡自然,喜歡觀察城市與人,喜歡旅行,幾乎所有歐洲城市都已玩遍,夢想是開著吉普車在美洲及大陸內地road trip,或是去非洲熱帶雨林和獅子生活半年。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