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藝術家 Gohar Dashti 的童年充斥著兩伊戰爭的血腥味,伴隨著戰爭成長的記憶影響並塑造著她的生活和創作。她花了12年的時間在社會問題上進行實踐,出發點始終圍繞著她的周圍、她的記憶。

她試圖以她自己獨特的方式來表達她所生活的戰火與人生交織的世界,她個人對社會、周圍世界感知都充分的表達在了《家》這個系列的攝影作品裡。

長期戰亂紛飛的伊朗,種種災難與不幸都使得人們流離失所、背井離鄉。這些昔日被親切的定義為“家”的地方,如今人去樓空,牆面斑駁、蕭瑟多年,只留下一些帶不走的植物還在頑強生長。

人們收拾好行囊移居他方,被遺棄的房屋就不再是曾經代表著安全舒適的家,植物在地板、牆壁的縫隙中萌發生長,一點點的佔據著這個家,抹去有關人類的痕跡。沒有照片家具、沒有嬉笑玩鬧,只有無聲蠻長的植物才是這個家現在的主人。

植物在被遺棄的家裡頑強的活著,世代不息的樣子似乎在延續著房子的生命。

他們抓住一切機會放肆生長,重新賦予著這些被遺棄的房子無限生機。

圖集均取材於伊朗,Gohar Dashti 其實不清楚曾經的房主是誰,她只知道,他們都是被戰爭逼迫離開的家園的人。

這些照片就像在告訴大家,一切的人類活動都是暫時的,短暫的停留、四處漂泊,生命的脆弱、年華易逝,而自然卻能伴著時間的推移與世長留、不朽不滅。

人類才是渺小的過客罷了。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