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iOS7和iPhone引發了廣泛的討論,設計者艾維·喬納森爵士也再次成為焦點。喬布斯去世之後,庫克趕走了號稱「小喬布斯」的福斯特爾,將軟硬件設計大權託付給艾維,讓他逐漸成為蘋果世界炙手可熱的人物。然而艾維的成功,並非只因為他是一位天才的設計師。一些同樣才華橫溢的設計師,此時有的已經黯然離開,有的甚至鋃鐺入獄。

 

總統之子馬爾科·阿赫蒂薩里

微軟剛​​剛收購了諾基亞的手機業務,在所有VP級別的高管中,只有設計部門負責人馬爾科·阿赫蒂薩里選擇離職。阿赫蒂薩里是一個顯赫的姓氏,馬爾科的父親馬蒂·阿赫蒂薩里在1994到2000年擔任芬蘭總統,由於調解科索沃危機獲得了200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

馬爾科和艾維·喬納森有很多共同點,這兩個人都剃光了頭髮、喜歡純色的T卹。從經歷上來看,兩人都來自歐洲北部,年輕時到美國,並在音樂上有所嘗試。區別是艾維直接到矽谷闖蕩,而馬爾科在哥大修了三個專業甚至一度留校當起了講師。馬爾科在音樂上的成就遠遠高過艾維,前者發行了多張專輯並染指格萊美獎的一個獎項,後者不過在教堂和酒吧混跡過。

艾維只浪費了一年時間就加入了蘋果,三年之後他等到了喬布斯的回歸。而馬爾科的經歷相當坎坷,02年第一次加入諾基亞,06年離職,09年諾基亞收購了他的公司並任命他為產品設計副總裁,包攬軟件和硬件的全部設計,他負責的N9和Meego被視為諾基亞的救命稻草。一年半的時間後,諾基亞N9驚艷亮相。人們第一次看到,諾基亞也可以如此優雅簡潔。全新的Meego系統配合N9光潔的機身,正面沒有任何實體按鍵。解鎖、返回主頁、任務切換、通知中心全部通過屏幕操作完成。N9的手勢操作、色彩運用和多年後的iOS7產生了不少共鳴。

然而此時的諾基亞CEO埃洛普已經下定決心要轉投微軟,N9發售前Meego已經被確定停止軟件支持與硬件更新。之後馬爾科能做的就是把WP系統移植到N9的軀體上,軟件在與他無關。Meego上的通知中心、滑動操作和無實體按鍵理念被徹底拋棄。之後每一次馬爾科·阿赫蒂薩里的出現,只能一遍遍強調Lumia光潔多彩的機身,對軟件不置一詞。

 

花蝴蝶馬蒂亞斯·杜阿爾特

Android的設計師杜阿爾特和前面提到的兩個人來自不同星球,這個智利人喜歡穿俗豔的襯衫,Quartz曾揶揄道「只有杜阿爾特的花襯衫比Nexus更漂亮」。杜阿爾特毫不避諱地承認Android的界面很「庸俗」,但是這毫不影響他對自己作品的信心。他握著Nexus7向Verge主編Topo炫耀「看這金屬質邊框和皮革質的後背」,「都是塑料的嗎?我還以為真是金屬呢?」Topo回答,「是塑料,但是非常舒服」杜阿爾特笑著說。

杜阿爾特有自信的資本,WebOS的多任務卡片曾讓他出盡風頭,後來iOS和HTC Sense對這一理念多有借鑒。他來到谷歌的第一件作品Android 3.0就比之前的2.X系列提升了一個檔次。他從來不追求極簡風,也沒有什麼「扁平化」或者「擬物化」喜好。他表示Android UI的哲學就是用簡單的輪廓讓用戶明白這是什麼,然後往裡面填充內容。成功的範例比如Google Now,不太成功的比如Android的菜單。

和溫文爾雅的馬爾科或者艾維相比,杜阿爾特強勢不少,他面對質疑總有理由,批評別人毫不客氣。8月份他在Google 上撰文批評雅虎天氣悖離Android風格:「規則是為了連貫性和便利性,特別是你對此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意氣風發的杜阿爾特已經完全了忘記了在Palm的傷痛。當年Verizon背信棄義,放棄他的瀝血之作Pre,選擇了摩托羅拉Droid和iPhone 3GS競爭。

 

簡志霖:第一位設計師,第一設計師

如果馬爾科·阿赫蒂薩里生不逢時的話,HTC前設計副總裁簡志霖的命運就更讓人嘆息了。HTC One正是出自此人之手。2001年簡志霖受周永明親自邀請來到進入宏達電,那時候他是公司的第一位工業設計師。但是HTC並不是一家以設計為導向的公司,HTC的基因是合作,只要運營商需要,宏達就會更改方案,這和孤芳自賞的蘋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簡志霖在HTC內步步高升,但是他並未獲得外界足夠的重視。HTC第一部設計出彩的「鑽石」是來自舊金山的設計團隊,「第一部擺脫後頭醜」的「蝴蝶」則是日本團隊操刀設計的。直到HTC One的出現,讓這位首席設計師揚眉吐氣並為外界所知。HTC One被視為翻身之作,簡志霖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HTC One是最好的安卓手機。這一觀點雖有自誇之嫌,但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並不誇張。

簡志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覺得終有一天會讓外界所欣賞,德不孤必有鄰。」這句話用來形容他和HTC都很貼切。他更是透露由於自己設計HTC One的不妥協,產品良品率開始只有40%。然而正在簡志霖躊躇滿誌之時,他冒領設計費和下載HTC Sense 6資料被HTC察覺。在離職準備自立門戶的當天,王雪紅親自佈置抓捕了自己的「第一設計師」。

這就是這四位天才設計師的故事,不管是實用的杜阿爾特、追求完美的阿赫蒂薩里和喬納森、還是不妥協的簡志霖,他們在設計才華上的差異並不明顯。真正決定他們成就高低的是背後的四家公司,蘋果、諾基亞、谷歌和HTC。先後與杜阿爾特和阿赫蒂薩里共事過的另一位著名設計師Peter Skillman說過這樣一句話「一款頂級產品,設計只能占到其中5%,而營銷、分成和採購構成了其餘的95%」。

所以我們看到了同樣是杜阿爾特的作品,WebOS胎死腹中,而Nexus和Jelly Bean大放異彩。同樣出色的iPhone4和N9,一個成為劃時代作品,一個胎死腹中。HTC One比Galaxy S4口碑更好,出貨量卻不足三分之一。所以iPhone第一次在中國首發,蘋果三天內向運營商供貨900萬台時,你應該知道對蘋果「沒有創新」的批評顯得多麼無力,「庫克遠不如喬布斯」的指責多麼淺薄。而作為果粉, 當你稱讚喬納森是偉大的設計師時,不要忘了這個時代有很多和他一樣優秀的設計師,風格不近相同,命運更大相徑庭。

 

文章出處:瘋狂簡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創建於2010年7月,是一家獨立的跨界互動行銷資訊網站,以「智造創意快感」為理念,專注品牌的數位化傳播與社會化營銷。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