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包浩斯那些令人目瞪口呆的革新和創意,捕捉了新時代精神的作品們,全變成我們今日生活中司空見慣的事物,這也是包浩斯大力提倡以人民需求取代奢華需求,而製作出兼具實用與經濟的家具!

茶壺組/瑪莉安娜‧布蘭特/Marianne Brandt

以下介紹在包浩斯所誕生的 5 款經典家具,看見套套桌、疊疊椅,幾何茶壺,可別以為是 MUJI 還是 IKEA 的產品!這可是包浩斯 100 年前的經典設計。

◎文:《包浩斯關鍵故事 100》作者:法蘭西絲•安伯樂(Frances Ambler)

非洲椅/African Chair

馬歇爾‧布魯耶和龔塔‧斯陶爾/Marcel Breuer and Gunta Stölzl/1921

包浩斯高材生的早期表現主義作品

非洲椅出自兩位最著名的包浩斯學生之手,但它並非預期中的包浩斯作品。五隻腳的寶座模樣,讓它看起來更像裝飾或宣言,而不是要給人坐的。馬歇爾‧布魯耶將粗切的橡木厚片塗上彩繪,椅子直木上的孔洞則用來穿線,變成龔塔‧斯陶爾的某種織布機。她用鮮豔多彩的抽象圖案與椅架相呼應。

出乎預期的另一個原因,是這張椅子消失了很久,消失在與包浩斯相關的歷史文獻裡,也在實體上消失——它是在 2004 年重新被人發現。這是包浩斯最初期的物件範例之一:表現主義,只此一件,強調工匠扮演的角色。這張椅子一直到 1949 年才以「非洲椅」聞名,這要拜布魯耶之賜——事實上,在 1923–24 年的一本包浩斯相簿裡,這張椅子的名稱是「仿羅馬」椅(Romantischer Chair)。

布魯耶和斯陶爾在包浩斯期間將持續合作。即便在當時,他們的非洲椅也是序列作品的一部分。在 1926 年出版的《包浩斯》(bauhaus )雜誌裡,將不同椅子以膠捲風格呈現出來,木製的非洲椅是其中的第一張,接著是受到風格派啟發的條板椅,然後是鋼管椅。這串影像的收尾,是令人莞爾的未來一瞥——一名女子準備坐在一根「有彈性的空氣柱」上。

條板椅/Slatted Chair

馬歇爾‧布魯耶/Marcel Breuer/1922

讓脊椎得到解放,包浩斯早期產品的重要代表作

無論是以非洲椅反映包浩斯的表現主義模式,或是以瓦希里椅反映包浩斯的工業模式,馬歇爾‧布魯耶的設計總是能呼應時代精神並為它賦予形體。不過,在這兩項設計中間,還穿插了另一個重要設計:所謂的條板椅、格柵椅或 TI1a。即便在製作它的 1922 年,當時布魯耶還是個學生,這張椅子就被視為包浩斯產品的重要代表作。

有個明顯可拿來做對照的設計,是赫里特‧ 瑞特威爾德(Gerrit Riet veld)設計的風格派紅藍椅(Red Blue Chair)。瑞特威爾德的椅子是1918年製作的,而且廣受宣傳,它同樣有傾斜椅座、方形椅臂和網格狀的椅架。或許,對布魯耶往後設計更為重要的是,他的設計展露出這張椅子的基本構成元件:椅座,以及支撐它的椅架。事後討論條板椅時,布魯耶表示,它的出發點是「用最簡單的構造解決坐得舒服的問題」。 這意味著要放棄沉重的坐墊和打造一個開放式的設計,每個零件的放置背後都有其合理的考量。傾斜椅座是為了支撐大腿和背部,讓「脊椎得到解放」。

這張椅子也是葛羅培斯希望包浩斯製作的那類產品,可以大量製造的產品。條板椅相對便宜而且製作容易,使用長方形的木塊,每塊的寬度一樣,角度也相同。從 1924 年夏天到 1925 年春天,威瑪包浩斯總共製作了二十六張條板椅——雖然和該年稍後的瓦希里椅比起來,可說微不足道。不過,令人遺憾的是,由於布魯耶保留了瓦希里椅的許可權,包浩斯無法靠它賺錢。

茶壺/Tea Infuser

瑪莉安娜‧布蘭特/Marianne Brandt/1924

價值與日俱增,機械時代的外觀,卻是 100% 純手工的究極精品

2007 年,一支只有 7.6 公分高的金屬茶壺,售價三十六萬一千美元——一個令人驚訝的數字,也刷新包浩斯設計的售價紀錄。這支茶壺的官方名稱是 MT49,它將包浩斯的簡單幾何改造成 3D 形式,讓原本可能不起眼的家用品變得醒目,宛如雕塑,且具有無可否認的現代感。

它的設計師是瑪莉安娜‧布蘭特,在她進入金屬工作坊的第一年,就設計了這件作品,她考慮了每個細節,從壺嘴到壺蓋到手把。就像記者法克斯(F.K.Fuchs)在 1926 年描述的:「漸漸地,你會理解,一支像這樣的茶壺可以有多精細。甚至連壺嘴都打造得如此周到,讓可怕的集漏器顯得多餘。這件機能性物品的美,透過這樣的技術觀察乍然顯現。多優雅,多精緻,多吸引人,是的,到底是要多調皮『冷靜』的客觀性,才能打造出這樣的成品!」

在萊茲洛‧莫霍里-那基的鼓勵下,布蘭特成為金屬工作坊的第一位女性。她努力取得與別人平起平坐的對待——她描述剛開始如何承受那些「無聊沉悶的工作」,例如耐著性子把「易碎的新銀」捶打成「小半球」。小半球當然塑造了 MT49 的形狀——當時普遍認為,這類幾何形狀比較容易量產。

但 MT49 從沒量產。它具有機械時代的外觀,但其實是手工打造的。留存至今的版本,都因為它們的數量稀少和獨一無二而價值倍增:1924 到 1929 年間,這款茶壺有黃銅、紅銅和銀的不同結合版本——刷新銷售紀錄的是鍍銀黃銅版。儘管如此,MT49 還是代表了包浩斯打算朝真正的工業設計轉進。布蘭特待在包浩斯那六年,持續創造出受人喜愛的產品,雖然其他作品被追捧的程度,都比不上這款茶壺。

瓦希里椅/Wassily Chair

馬歇爾‧布魯耶/Marcel Breuer/1926

至今依然生產中,二十世紀辨識度最高的經典款之一

一件「為新生活風格所做的設計」,馬歇爾‧布魯耶如此形容他的 B3 椅,這是他對俱樂部扶手椅的激進改造,並將成為現代主義的圖騰之一。這張椅子後來改名為瓦希里椅,反映出康丁斯基對這項設計的推崇,它是二十世紀辨識度最高的椅子之一。

布魯耶曾形容他如何從腳踏車把手那些「看起來很像通心粉的鋼管」得到靈感,在當地水管工的協助下,把它們焊接起來,打造出一個原型。和沉重、有椅墊的扶手椅不同,這張椅子的布料只有幾條簡單的布帶——將平滑、閃亮的彎鋼椅架顯露而非遮掩起來。當時的銷售宣傳特別強調這張椅子的靈活性,還有乾淨舒適;布魯耶本人宣稱,他想要「最不溫暖安逸和最機械的」設計。他的椅子強調視覺空間和透明性,跟他日後幫忙設計家具的德紹包浩斯大樓相互呼應。

將彎曲、無縫的鋼鐵引入居家環境,似乎預告了機械時代的到來。但科技來不及趕上這道曙光。B3 椅雖然看起來很機械,卻是要靠手工組裝。事實上,布魯耶還成立了一家迷你小公司 Standard-Möbel,負責製造他的鋼管椅,此舉讓華特‧葛羅培斯大為光火,他認為這些椅子應該由包浩斯自己的公司生產。由於這張椅子最初的銷售不太成功,權利幾經易手,最後終於在 1968 年由 Knoll 公司取得。瓦希里椅終於找到一個適合的家——布魯耶曾經在 1930 年代輔導過佛羅倫斯的 Knoll——直到今天還在製造並受人追捧。

套套桌/Nesting Tables

約瑟夫‧亞伯斯/Josef Albers/1926-1927

為十九世紀的套套桌換新設計,正符合現代小家庭需要

1920 年代中期,包浩斯兩位最重要的設計者,都在尋找方法重塑傳統的套套桌或堆疊桌,讓它符合現代世紀的需求。馬歇爾‧布魯耶的做法是運用管狀金屬讓它們同時可當桌子和凳子,約瑟夫‧亞伯斯則是運用他更熟悉的材料:木頭和玻璃。

雖然套套桌或堆疊桌最早是在十九世紀初的英國流行起來,但它節省空間的特性更適合小家庭,也就是二十世紀的歐洲。亞伯斯這款套套桌不同於布魯耶,它不是為了生產而設計,而是替他柏林朋友的私人公寓設計的。雖然設計的時間比較晚,但比布魯耶的看起來更傳統,不過身為玻璃繪畫工作坊和後來的木工工作坊的師傅,亞伯斯使用了他比較喜歡的媒材。玻璃桌面的顏色除了淡綠色外,還有代表包浩斯的紅黃藍。

亞伯斯的這組桌子,不僅在材料的選擇上參考了他的包浩斯經驗:雖然它們沒有金屬的機械光澤,但也反映出亞伯斯對網格的興趣。這類矩形可以在他的玻璃作品中看到,還有後來的《向正方形致敬》系列畫作。在後面這個系列裡,亞伯斯探索了顏色的交互作用,而這些上了顏色的桌子則是讓下面這個概念具體化:如同他所解釋的,它們的設計構想是,可以「各自獨立或相互倚賴」地運作。

《包浩斯關鍵故事 100:最簡明的新世代版本,讀過就像看了一場百年紀念特展》

購書連結

 

 

文章出處/ 書傳媒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ㄇㄞˋ點子特搜編輯

藉由靈感的蒐集,並結合你與身俱來的創意,可以變得更美好也充滿趣味!! 麥點子將資訊整合,並透過編輯夥伴的創意,為大家挖掘、淘選、遞送來自世界的創意與設計訊息,在你的心田上種下一顆顆充滿靈感的「麥子」。 設計雖說是門專業技能,但設計感與美感是可以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藉由麥點子每天的文章傳遞,相信大家都都能夠從中獲得靈感,提升生活品味並讓處處充滿樂趣與希望! 因為麥點子夥伴們就是這樣子的一群人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