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花街的經營學:綿延350年的文化創意產業

文/zen(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書名:京都祇園350年

作者:西尾久美子

譯者:山田淑敏

出版社:天下雜誌

如果把每年有將近五千萬遊客造訪的京都,視為成功的文創產品牌,那麼,「花街舞藝妓」應是此品牌之下眾多長銷服務中,最令人想一窺堂奧的吧?

為什麼「謝絕一見客」,又能「掛帳」的花街,能夠撐過日本長達20年的不景氣,存活下來?育成一為舞/藝妓得花費數年時間,總投資成本超過一億日圓,藝妓可以隨時按照個人意願結束工作,如此高成本的產業,為何能夠存活350年而不墜?

必須事先說明的是,「舞藝妓」並非常人以為的「娼妓」(靠出賣肉體賺錢),而是一種相當特別的服務業。

某種程度上來說,「舞藝妓」是「服務生」+「演藝人員」,存在的目的是幫助客人舉辦的宴會成功。為此,小至端/遞酒瓶杯盤的侍應生工作,陪客人聊天說話,搞笑炒熱氣氛,才藝表演…,舞藝妓都必須嫻熟精通,而且還要能和其他舞藝妓配合。

身為京都在地人的西尾久美子,透過社會科學研究方法,針對京都五花街的經營模式(舞藝妓的招生/培訓、接客/服務/收帳方法),深入調查,得出了京都花街產業之所以歷久不衰,屹立不搖的一些發現,而我以為,對於京都花街的經營模式,其實與不少文化創意產業相當類似。

舉例來說,「舞藝妓」並不隸屬於「茶屋」(客人舉辦宴會的地方),「舞妓隸」(類似藝人)屬於「置屋」(訓練舞藝妓的地方,有點像演藝培訓與經紀公司,負責組合一場宴會所需的擺設、表演與餐飲),「藝妓」則是獨立門戶的個體戶(類似soho),接受「置屋」的調配安排,好像今天由經紀公司和需要演出的單位敲通告,確定要找哪些藝人出演。

西尾久美子發現,京都花街產業之所以沒有像東京和大阪逐漸走上衰退,是因為京都的花街將經營重點擺放在舞藝妓的訓練(軟體)和顧客關係(資訊)的經營,靠著工作外包(舞藝妓不隸屬於置屋)來降低營運成本,靠謝絕一見客來掌握客人的喜好,保持和客戶間的穩定關係(許多置屋的客戶都是綿延好幾代家族,甚至甚麼公司找哪一家置屋都有不成文的規定),不若大阪著重硬體投資,而東京則走上高級料亭路線,使得舞藝妓的需求逐漸偏離。

此外,為了維持品牌知名度,舞藝妓會主動配合京都的觀光宣傳活動,甚至讓觀光客能夠透過飯店接洽舞藝妓的演出活動。近年來甚至開設進入門檻較低的藝妓酒吧,讓一般客人可以從較低消費的模式接觸藝妓(藝妓也能開拓客源)。350年的京都花街,其實是一個協力網絡,彷彿生命共同體,分工合作,每個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了讓客人滿意而努力。這才是京都花街存在的核心能力,其經營模式值得文創工作者借鏡。

文章出處:ZEN-敦南新生活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本名:王乾任。1976年生的嘉義福佬男性。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探思基督信仰,閱讀/出版/文化/社會觀察,愛情與職場小品,還有旅遊美食與生活隨筆。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