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名密集恐懼晚期患者,內心裡對怪婆婆的波點藝術是抵觸的。但在上個月結束的維多利亞國家美術館三年展(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NGV Triennial)上,草間彌生的最新作品《為花痴迷(Flower Obsession)》給人一種不同於以往作品的生命力。不再是孤獨無助的重複,而是一種沐浴在陽光下的生長力量。

△ Flower Obsession,草間彌生,NGV 三年展,澳大利亞墨爾本,2017.12.15 – 2018.4.15(已結束)

△ 此次展廳佈置為真實居所,打開家門,身居其中

幻像與現實,一念之間。

從一個圓點到一室花海,草間彌生花了 65 年時間。早在 1954 年,創作繪畫作品《花(DSPS)》時,她就曾講述過年少時的這段經歷:有一天,我看到了餐桌布上的紅色花朵樣式,我抬頭看向天花板、窗戶、牆壁,發現周圍充斥著同樣的紅色花朵。我看到,整個房間、整個身體、甚至整個宇宙,都包裹著紅色花朵,而我的靈魂漸漸消融……這,不是我的幻像,而是現實本身。

△ 展出 2 個月時,「花居」呈現的樣子

△ 展出 4 個月後,「花居」呈現的樣子

非洲菊,花開大朵,色澤艷麗。

最適宜非洲菊花開的環境溫度是 25℃,而最適宜人類居住的環境溫度也是 25℃。每一位觀展者在進入「花居」之前,都會拿到一張印有「非洲菊」的花朵貼紙,可以黏貼在房間的任意位置。隨著觀展人數的增加,整個展廳逐漸被蔓延而開的紅色花朵所覆蓋。從天花板、窗戶、牆壁、桌椅、燈飾、沙發、床到整個房間,逐漸開始觸動到每個人的心靈,直到震撼。

△ 觀展者為自己的那朵非洲菊尋找最佳位置

慶幸,時間在流逝,我們在強大。

65 年前,這個故事的主角,是一個 20 多歲、飽受精神折磨的少女,對生活充滿絕望卻無能為力,選擇用不斷重複的行為來尋找內心的片刻安寧;而今天,我們看到的故事主角,是一個年近 90、依然精神旺盛的怪婆婆,表現得平和而熱烈,內心依舊住著那個執念成為藝術家的小女孩。在為期 4 個月的展出中,每一個觀展者都和展廳內的非洲菊一樣,一步一綻放,一點一參悟。而我們也都將成為或者已經成為“繁花無限”的體驗者與主導者:體驗,因為身臨其境;主導,因為身處其外。

△ 被紅色花朵包裹的客廳

△ 被紅色花朵覆蓋的餐桌

花開一朵,
花海一室。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