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 English

Phoebe English 是一個英國的奢侈服裝品牌,男裝女裝都有,服裝創造注重精細的工藝和衣服的美感。精湛的工藝讓衣服有了自己獨特的氣質,對紡織品和最終製作完成也保持著不妥協的態度。注重手工和設計本身,思考服裝如何與身體的運動相互作用,希望尊重構成,而不是裝飾。

Phoebe English 給每一個模特都配對了一個相同的牽線木偶,穿著同樣的衣服,只是尺寸更小。女裝系列包括網狀漸變,由打結弦鬆散腹板製成的上衣和裙子,以及曲折的褶皺。黑色,白色和米色的陰沉的色調讓無臉娃娃看上去有些許邪惡。

蒙面無臉牽線木偶們穿著迷你版的時裝懸掛在 2017 倫敦時裝周中,是不是有幾分詭異?

GARETH PUGH

Gareth Pugh (加勒斯·普),是繼 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 後,吸引許多媒體目光設計師。Gareth Pugh 是另一個時尚怪人,帶著厭女症特徵的先鋒派,屬不可穿著時裝的「陰暗」派別。S&M 風格的馬尾辮,Jelly 鑄模的連體衣、瘋狂的立方體帽子、膨脹黑色樹膠配飾,PVC 泳裝、爬滿毛茸茸「老鼠」的上衣……全由無法分辨性別的模特來演繹。他的時裝美學幾乎無法被主流接納,他的時裝秀更像是超越T台的行為藝術。即便是個另類,他依舊被看作倫敦最受關注的設計新人。建立自己的品牌不久,卻收到了倫敦時裝週上最令人渴求的入場券。

Gareth Pugh 品牌的設計理念充滿了隱喻和象徵,招牌設計則是關於「形式與內容」的實驗性創作。設計師通常會使用一些「毫無意義的荒謬外形,可穿著的雕塑」等理念去「有意識的歪曲人體」。各種風格截然不同的元素混合在他的設計作品中,使得處處充滿了矛盾對立的關係,給人豐富的視覺享受。
Gereth Pugh 他將重型材料彎曲成管,包裹和籠狀,讓紅色和黑色的衣服看上去更像盔甲,而非衣服。其他衣服的特徵是皺褶的金屬片,從腰部伸展到面部,全部呈現在時尚電影中,而不是傳統的時裝表演。

RICHARD QUINN

Richard Quinn 因去年榮獲 H&M 設計大獎,而備受關注。「具備全面的素質」、「具有商業潛力」並「崇尚可持續發展」,這是 H&M 創意顧問對他的評價。

「我想創造人們想要穿的作品,我想我們已經做到了。」

如同最終展示的作品,Richard Quinn 在人形身上覆蓋多種視覺衝撞強烈的面料和印花。設計師將高級定制的剪裁結合自己研發的各種面料,在新與舊之間找到了一個有趣的節點。寬大的肩膀、鮮豔的印花、不好好穿衣的造型,他的風格,正是當下的情緒。

緞面長袍,撞色的花卉圖案,這種風格是 Richard Quinn 擅長的。模特兒從頭到腳被包裹起來,西裝也是藍色的天鵝絨和犬牙花紋的圖案。

MARTA JAKUBOWSKI

Marta Jakubowski 出生於 1985 年的波蘭,成長於德國,又在中央聖馬丁和皇家藝術學院深造,設計風格慵懶而又充滿無處不在的 oversize 。此後,她選擇了英國時裝協會的孵化項目 NewGen 來展示她的設計,並和 Alexander Wang 有合作。

自從 2014 年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畢業秀中首次亮相,展示了一系列衣服之間連接成火車的場景,Marta Jakubowki 迅速有了她的同名標籤,「可穿戴的線條」。

在這季中,她解構定制的夾克和風衣,讓他們更加獨特,又不會影響穿行,綠色,紅色,紫色這些大膽的用色看起來像酥軟的奶油色系。

CHALAYAN

現今流行的時尚都是一派胡言!速度太快,過於商業化和太著重策略了.

- Hussein Chalayan

「我雙眼所見的,只有 Instagram 和社交媒體。這使我們處於『絕望』的狀態,我們活在與時間競賽的時代,我們害怕錯失任何時刻,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
Chalayan 所說的正是今季的設計概念:
其一,迷失於電子世界,軟弱的我們倚賴別人的意見而活,
其二,同時卻因這些意見使自己變得有「權力」

可能有人認為追隨潮流,左拼右貼達緻美麗的銷售成績是為成功.Chalayan今天告訴你事實並非如此,大家還記得他設計的「家具系列」嗎?那張懂得變身的桌子?還是裙子?那套可以變形的椅套?還是連身裙?(點擊可查看)
這刻你會說,我不能穿著這偉大的概念上班去啊……又如何?也許我們的行業正是需要這樣的一個設計師,提醒一下我們活得如何「糟」,穿得如何「醜」?

若你忘了不要緊,今天 Chalayan 用 S / S 18 的系列,重新介紹他一直所追隨的一套,他腦袋常裝滿有趣的概念,造的衣服當然是概念,如此難度高的作品也能造出來,你又何需對卡拉揚同時設計的商業品擔憂?

我們看見 Chalayan 在顏色故事上循序漸進的時間線,由一抹「絕望」的灰色西服套裝打開序幕,接著的是黑,米白,彩色的針織,幾何的修長連身長裙作續。詮釋是為了慶祝卡拉揚設計稱身的契合之傳奇聲譽。

Magritte’s surrealist paintings of lovers entwined by white sheets

不少的造型以薄紗包圍面部作配飾,同時配戴太陽眼鏡於其外。設計師指這絕對不是有關伊斯蘭的評論,而是有關個人身份的認同,以及我們對自己的表達。靈感來自一超現實主義的油畫,這個設計是令使用者感覺自己得到權力,同時別人看他們卻是感覺奇怪。

來到整個系列的尾聲,正所謂好戲在後頭,這部分的焦點均落在模特兒頭部– 綴滿施華洛世奇水晶的板塊,緊密地包圍模特兒的面部,正面的角度一根頭髮都看不見。這會令大家想起平日望著自拍完的電話屏嗎這會不會成為最新的潮流:時尚與「電子」的合體– 自拍神器的極致(濾鏡都不用了)?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