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列車,人們似乎總對它有著道不盡的迷思。荷蘭女作家彭柯麗曾寫到「當列車駛入隧道,四周一片漆黑時,你不會扔掉車票,跳下列車。而是依然靜坐著,並信任著工程師。」

而它的隱喻也總是不絕於耳,其中最著名的要屬宮崎駿在《千與千尋》裡面留下的:「人生就像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中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著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不捨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

🚊
一切源自於這趟列車

在推理小說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筆下,列車是微型社會的縮影,同她的行文風格一樣克制又冷靜。在其著作《東方快車謀殺案》中有著這樣一段台詞:

「我們周圍的人來自各個階級、民族、年齡階段。在三天裡,這些素不相識的人們聚在一起。他們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不能分離。三天結束後,他們各奔東西,或許此次再也見不到對方。」

列車的密閉性與流淌的時間膠著在一起,隔離著窗外呼嘯而過的世界,人與人的交流在其中微妙發酵,像是一種標記著有效期的親密關係,它的不可測令人嚮往,並也成為精彩故事的溫床。

▲《東方快車謀殺案》是偵探小說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代表作之一

電影不同於小說,它給了觀眾們更有衝擊力的直觀畫面。而在感受過跌宕起伏的劇情后,裡面的時裝盛宴同樣值得細細品味。無論是正在上映的新版還是 1974 年的版本,它們都是製作精良的時裝和視覺大餐。

🚂
東方快車號即將啟航

▲東方快車線路圖

故事發生在曾在歐洲名聲大噪的豪華列車專線「東方快車號」上。早在 1883 年,第一列名為「Express d’ Orient」的東方快車開始運營。它從巴黎東站開出,途中需經過慕尼黑、維也納等城市,在到達保加利亞後還需要再轉乘一次列車和一次輪船才能到達目的地伊斯坦布爾。

由比利時人 Georges Nagelmackers 建立的國際臥舖車公司希望將它打造成首班橫跨歐洲大陸與近東國家的超豪華專線。而它的豪華程度,在當時也是登峰造極的。

▲東方快車的創始人 Georges Nagelmackers

在頭等車廂裡,除了使用上乘的銀器、絲織品外,廚房還不間斷提供來自世界各地的新鮮美食,提供細緻入微的優質服務。另外,它的安保工作也是同時期最為卓越的。這也是為什麼自開放乘坐以來,東方快車號就吸引到了大量的名流們爭相乘坐,其中包括保加利亞國王、托爾斯泰、杜魯門等人。

電影《東方快車謀殺案》的背景所設定的 1930 年,正值東方快車的全盛時期。各國政要、皇室、商人在此絡繹不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東方快車是那一時期上流社會以及異國旅行的代名詞。

從東方快車內部「Art Deco」(裝飾派藝術)的裝潢風格便能體會到其奢華複雜程度。有著繁瑣雕花的大面積實木裝飾、具有東方特色的圖案、充滿機械之美的幾何線條使用,以及古典主義同工業美學相結合的細節點綴。

什麼是 Art Deco?這一概念最早要追溯到 19 世紀末的「Art Nouveau」(新藝術運動)。但是不同於新藝術運動中對有機線條的單一推崇(有機線條是指自然界線條美,如花草、動物形態的使用),Art Deco 毫不猶豫地將機器時代的幾何美、工業感納入並構成有著現代主義的新式美學。

在 1974 年版本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中,電影片頭與海報上也都運用到了 Art Deco 的風格。

🔪
他們為謀殺換上了盛裝


紙醉金迷的 1930 年代

毫無疑問,Art Deco 是 1930 年代風格中最具代表性的風格之一,這在電影《了不起的蓋茨比》裡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展現:大量的鉤花、褶皺、金銀線、珠子與腰帶的裝飾讓 Art Deco 的服飾定義變得更加完整清晰。

由於爵士樂的盛行,歌舞派對在當時風頭無兩,女士們紛紛拒絕淑女姿態,穿著深 V 露背流蘇裙,剪個波波頭,塗上深色啞光唇膏風姿綽約地走出家門。誇張的裝飾物,如層疊的樹脂項鍊、羽毛圍巾及皮草披肩也時常出現在當年的造型中。

關於 Art Deco 的服裝在 1974 年版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中展現地更為顯著,Hubbard 夫人是忠實的追隨者,比如在列車上她那幾何形狀的項鍊,與對稱線條的亮片裝飾外套,出場時浮誇到與四周格格不入的巨型皮草披肩,以及別緻的長方體箱包。而誇張程度可以與之媲美的則是伯爵夫人 Elena 的羽毛帽、面紗和極具現代感的銀色配飾。

文章出處/ Voicer

延伸閱讀:乘坐東方快車的 dress code 是什麼?解密列車上的時裝時刻(下)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