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塗鴉藝術家Banksy過去除了以街頭當做畫板以外,他也曾將活生生的動物作為諷喻社會現象的媒介,如大象和豬塗滿粉色系的顏料,噴上充滿諷刺的標語。

這一次在紀錄片「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Banksy進一步以「人」來誅伐藝術市場的荒誕與盲目。

有了這樣的提示,觀眾應該可以多少明瞭副題為「A Banksy film」的「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並不是以Banksy的作品或Banksy本人為主角,除了偶爾串場點評之外,主人翁其實是個法國移民Thierry Guetta。

Guetta 在LA經營一家二手衣店,他非常著迷於拍攝生活中的任何東西,店裡的顧客、煮飯的老婆、甚至是記錄他上床睡覺的路線。一直到他見到了姪兒,也是塗鴉創作者的「space invader 」,他開始動了想拍攝一般人沒有機會接近認識的塗鴉藝術家。包括大名鼎鼎的 Shepard Fairey、Banksy以及其他LA的在地創作者,都認同塗鴉可以也應該被記錄的想法,於是Guetta順利進入塗鴉的秘密社群,拍攝上千小時的膠卷。

然而,如Banksy在片中現身所述(依然巧妙地掩住真實面孔),Guetta從來不看這些影片,對這位「idiot savant」來說,膠卷拍完,任務也就完成了。

即使和Guetta建立了一定程度的革命情感,Banksy 仍不諱言這位老兄是「someone with mental problems who happened to have a camera」。他接受Banksy建議剪輯出來的短片,也是乏善可陳,完全沒有發揮珍貴拍攝出來的影片該有的力量。於是Banksy接過了攝影機,決定由他來把原本的故事說完。

不過,故事也不再一樣了。原本性質單純的紀錄片在後半部變得辛辣起來。

Guetta看到Banksy在藝術市場上的成功,加上Banksy的「鼓勵」(實際上是Banksy看不下去Guetta糟蹋底片,索性說服他做點別的)決定投入這股熱潮。一開始Guetta只是把自己拿攝影機的大頭像做成黑白剪影到處貼,後來他乾脆雇用一群專業設計者,以Warhol和 Jeff Koons的藝術工廠運作方式,「大量生產」一批批仿製Banksy +Fairey +Warhol的庸俗作品,並將自己封為Mr. Brainwash

諷刺地是,口味一向挑剔的 LA藝術圈非常買帳,一方面是有Banksy和Fairey被誤用的背書,一方面也許是Pop Arts 永遠有市場存在,Guetta在 LA辦的展覽造成大轟動,賺進了上百萬美金。當觀眾在鏡頭前大力稱讚Guetta的「作品」時,他的助手以及Banksy都直指Guetta的庸才以及暴發戶心態。

Bansky 更揶揄 Guetta 抄襲Warhol,「Warhol’s pop arts are meant to make the icons meaningless, but Guetta’s imitation really makes everything meaningless」不過誰比較愚蠢呢?是自稱藝術家的Guetta,吹捧逢迎的媒體,還是盲目追隨的觀眾?

Banksy 本人

我曾在之前的文章提及所謂的「Banksy效應」:藝術買家個個希望擁有Banksy,當他們買不起Banksy時,就去找一個看起來類似的,同時亦有一堆後起之秀爭相模彷Banksy的風格,以換取進入主流藝術界的門票。品質對收藏家不再是優先考量。一位法國的藝術商表示,「Banksy效應」最大的影響是鼓勵愈來愈多的劣質作品在市場上流動,但買家已經失去對品質敏銳的嗅覺。

Banksy本人早就對藝術市場一股腦的塗鴉熱潮與投機心抨擊不斷。「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就算是他甜蜜的復仇吧!

youtube 連結 (完整影片)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