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使命及責任

デザインの役割と責任

川上 惠莉子 Eriko Kawakami

| 藝術總監 | Draft co., ltd.

1982 年生於東京。2006 年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美術學院設計系。2008 年入職株式會社 DRAFT。主要工作:制茶批發商丸松制茶廠「san grams」的品牌宣傳、京都的小錢包專買店「Pocchiri」和 Aoyama Flower Market 的平面設計、NHK 心形展的藝術指導等,以及為自身公司的產品製造商「D-BROS」和黃銅餐具「tabar」等製作平面設計。川上是 JAGDA(Japan Graphic Designers Association)的會員,曾於 2013 年獲 JAGDA 獎、2015 年獲 ADC 獎、2016 年獲 JAGDA 新人獎。

我感覺自己在這幾年間對「設計」的意識一點點地發生了改變。因為接觸到某個工作,這個契機使我開始思考「設計」的使命、力量和責任。

三年前,我接到一通來自持續經營一百年的靜岡縣製茶批發商的電話,談話內容大體為,由於聚酯瓶的興起,需要用到小茶壺沖泡的茶葉銷售額開始出現下滑。還向我表達了想要提升茶的價值,復興茶業界的願望。

我在前往取材時得知,在聚酯瓶迅速普及的情況下,為滿足需求,茶業界需要大量生產、味道穩定的茶葉,很多生產茶葉的農家進行合併形成合作社,因此,單一農家成了化石般的存在。此外,現在在日本市面上銷售的茶基本上都是這種合作社所生產的拼配茶葉。

當然,進行茶葉拼配也並非就是壞事,也有一個優點是,使幾種茶葉的味道互補,每年都可提供穩定一致的味道。但是相反地,也造成了這樣的現狀:制式化的味道很難向消費者傳達茶葉真正的韻味。

因此,我們給出的答案是,與其重視味道的穩定性和生產量,還不如將重點放在單一農家所產茶葉的個性上,活用其採集的茶葉本身的特長,向消費者傳達茶葉真正的韻味。

不進行拼配的純度 100% 的茶葉稱為「單品茶」。只在單一蒸餾室釀造的威士忌稱為「單一麥芽威士忌」,我從中受到啟發,意欲將單品茶打造成像威士忌那樣使消費者能從中感受到每個生產商家獨有個性的新類型。

此外,開設了茶鋪,同時也提供咖啡,店名為「san grams」。深度蒸茶、莖茶、覆蓋茶、焙茶、紅茶、烏龍茶等,無論哪種茶在沖泡時所放的最佳茶葉量均為3克,由此得名「3g」( 3 的日語讀音為「san」)。

這個名稱意在向消費者傳達用正確的沖泡方式喝上美味的茶這個願望。在單品茶的包裝上,貼上標記著生產商家的商號和生產者名字、產地、味道和地域特徵的標籤。此外,在包裝當中,還封裝有寫著「希望您能喝上美味的茶」字樣和介紹了好喝的茶的沖泡方法的傳單。店鋪每月舉行一次演講,講解如何根據茶的歷史、茶種來沖泡茶葉。咖啡方面則推出了襯托茶葉味道的咖啡飲品方案。此外,為了使消費者能悠閒地細細品味茶,將一半的草地做成了能隨著季節欣賞花草的庭院。這裡功能齊全,無論是商品包裝、餐飲、點心、空間還是庭院均能享受到茶之韻。

包裝及店鋪的表現手法,為了加強理念,很自然地就這樣決定了下來。為了體現生產商家的理念,商標參考了商品名(像家族徽章一樣的東西),茶盒的主要顏色則根據靜岡縣菊川市特產深度蒸茶的顏色而確定為深綠色。此外,在茶盒的表面,印上了如何沖泡好喝的茶的方法,在點心的包裝上,選擇襯托茶水的色調,以符合其功能的表現手法為目標。

我為什麼要在這裡敘述這件事呢?因為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有意識地追求「造形」設計。例如,試圖用新茶的包裝和視覺這種設計的表面性「美感」和「新鮮感」來交出答卷。當然,創造表面上的美感也可以說是設計的使命。也無可否認,只要能呈現出美感,就能營造出純粹。相反,就算內容明確,但毫無美感,這類東西也很難打動人心。正因為這樣,設計當中無論哪個元素都非常重要,「看穿真正的價值所在」和「怎麼造形、怎樣傳達」這兩項作業是設計師非常需要承擔的重責大任。

透過這個工作,我再次感受到在進行「造形」的設計之前,考慮其狀態以及是否能和社會產生良好的聯繫這個步驟的重要性。如果能透徹地考慮到這種地步,「形狀」自然就出來了。

《日本平面設計美學:關鍵人事物、超譯過去與未來的理念與案例》

購書連結

文章出處/ 書傳媒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