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 Wes Anderson 上一部定格動畫《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上映已有九年,而這次《犬之島》的問世再次勾起大家對這位強迫症導演的討論。

近日,SP(Semi Permanent)採訪了電影首席平面設計師 Erica Dorn,從她口中,我們聽到了更多關於《犬之島》主線故事之外的故事。

埋在細節里關於 Megasaki 的故事

在影片中埋彩蛋是皮克斯動畫的一大特色,每處彩蛋背後都隱含著另一個故事。

而在《犬之島》中,Erica 和助理設計師 Chinami 也埋下了許多細節,講述這個虛擬世界中你不曾看見的另一些故事,讓這個烏托邦城市更立體、豐富、真實。

在 Megasaki 設計中,概念繪圖師先根據 Wes 的理念勾勒出場景草圖,再由 Erica 與平面設計師們填補當中的各種細節。當細節越來越豐富, Megasaki 也越來越像一座真實存在的大都會。

他們參考真實的大學報紙來設計片中出現的報紙上的各種「新聞」,包括高中體育隊間的激烈競爭、虐待動物事件、關於血清的科學研究等等。

此外,由於 Erica 和 Chinami 都在日本長大,他們經常將生活記憶置換進電影中,使之更具真實性。比如他們設計的一個商場就用了 Chinami 家經營的米店的名字;而當 King 的狗牌上需要一個家族姓氏時,Erica 便將自己母親的姓氏用了上去。

Erica 自稱包裝設計狂,「packaging nerd」(大概跟她的商業設計經歷有關),她精心設計電影中每個物件的包裝,從牛奶盒到洗滌劑,從威士忌到 Atari 醫藥櫃裡的瓶瓶罐罐,儘管它們很多時候並不會引起觀眾的注意,但 Erica 樂在其中。

牛奶包裝

洗滌劑包裝

她認為,這些無處不在的小物件共同組成了整個電影的大背景,潛移默化將觀眾帶入《犬之島》的虛擬世界,感受它的真實性,並接受它。

Erica 設計的清酒包裝,她為每款清酒都想了一個和狗相關的名字。

影片末尾的圖書館場景中,每本圖書都經過精心設計。Erica 說,她本人最喜歡的是 Rex 的圖畫書。

Rex 的圖畫書內頁

影片的絕大多數設計靈感來自日本 20 世紀 60 年代的日本電影,與此同時,他們建立了一個資料圖書館,收錄了日本六七十年代的商店指示標牌、壁紙圖案、書架等等。

但這並非一個嚴格界定的時間段,因為有時 Wes 想參考一些更早期的素材,有時又會想要些更具現代感的東西。

「在設計 Tracy 的 ID 卡時,我們給 Wes 看了 50、60 年代的參考資料,不過他最後確定了一個風格更接近 70 年代的設計。」

此外,Wes 和製片設計師還從江戶時代的浮世繪作品及日本新陳代謝派建築設計風格中找尋城市景觀設計的靈感。

如果加入品牌植入,那會是個相當了不起的案例

在電影中,Wes 和編劇們發明了各種品牌產品,包括 Puppy Snaps、Doggy Chop、Hokusai beer 等等。

Erica 看來,片中有個場景非常具品牌價值:Atari 將買給 Spots 的狗餅乾 Puppy Snaps 掰了一半給 Chief,這在他和 Chief 間建立了全新的情感連接,「這是個極具儀式感和情感的瞬間,如果 Puppy Snaps 被替換成一個現實中的一款狗餅乾產品,這將是個了不得的廣告植入。」

Erica 說,這種深具感染力的故事對一個品牌來說很重要,其價值遠高於宣傳他們的狗餅乾多健康或多受歡迎。

而 Doggy Chop 作為一個經歷繁盛到破產再到捲土重來的品牌,幾乎是這個社會如何看待他們寵物的晴雨表。

而讓 Megasaki 擁有自己的啤酒品牌 Hokusai 在 Erica 看來是件很有趣的事,「(它的存在)有點像 Orion 之於沖繩。如果你認真看,影片到處都有它的身影:戶外廣告牌、巷子裡的廣告燈箱,自動售賣機裡……」

拒絕完美和整齊的排版

字體設計也是《犬之島》的一大特色。

Wes 想要使用多樣的日文字體。為此,Erica 做了很多嘗試,最後 Wes 讓她參考一張 1962 年的電影海報,以海報上的字體為基礎,做各種變形。

Erica 看來,與英文相比,日文更像一種圖案而非文本,因此在字體設計上可以更自由。

在片尾字幕中,日文出使用了很多不同的字體,而英文字體則保持一致。

此外,Wes 會參考很多平面設計還未數字化之前的資料,因此他本能地拒絕那些看上去過於完美和整齊的設計排版。

可以看到,在 Duke 的狗牌上,最後的字母「E」明顯偏高,而且離前面的「K」很遠。通過這一設計,Erica 試圖再現一個機械雕刻的印製錯誤,也給觀眾帶來一種更真實的觀感。

全手工製作是《犬之島》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一大特點,這在設計上表現為使用了大量手繪線條及繪畫紋理。Erica 表示,自己在下一部電影設計中會盡量多使用這種表現手法,因為它們可以讓作品更加個性鮮明。

作為一名曾經為 Hermes、LV 等大牌奢侈品做插畫設計的設計師,Erica 在談論電影設計之餘不忘「老本行」,她提出,如果品牌希望打造一個親切、友好的形象,營造更具人性化的交流方式,在廣告中採用手繪形式將很有幫助。

不過,也許是被 Wes「虐」上癮了,Eri​​ca 決定繼續留在電影業,挑戰更多不一樣的設計,「我想未來會有很多需要學習或重新學習的事在等著我」。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