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小長假,不一定非得隨大流出去擠人山人海的景區,刷千篇一律的朋友圈旅行攝影大賽;也不一定要在一段迷失自我的感情旋渦裡糾結掙扎,三觀不合不如享受孤獨。世界那麼大,孤獨的又不止你一個。

不妨一起來看看這些世界上最孤獨的地方。或許它們和你一樣,很孤獨,也很神秘。

 

最孤獨的圖書館

地址|秦皇島市昌黎黃金海岸工業園區金海南路7號

秦皇島三聯公益圖書館,孤零零地矗立在北戴河海邊,每日與潮聲相伴,背倚碧海藍天。圖書館內部呈兩層階梯,可供人靜坐閱讀。整座建築採光很好,採用玻璃天窗,下午兩三點可看見室內投入點點光斑。

整座圖書館免費對路人開放,在海邊吹著海風讀書是很多人的文藝理想。最孤獨的圖書館在媒體的報導後一炮而紅,很多慕名遊客蜂擁而至。最初的好奇心會隨著風潮過去,這座最孤獨的海邊圖書館終會迎來真正熱愛閱讀的客人。

 

最孤獨的床

地址|瑞士阿爾卑斯山中部海拔 1.97 公里處

枕著群星入眠,在空曠山野中醒來。坐落在阿爾卑斯山的一家全新「無星級酒店」由兩位概念藝術家 Frank 和 Patrik Riklin 聯手打造。入住這家酒店即可享受一張床,兩個床頭櫃,一對檯燈,聽起來的確有點孤獨寒酸,但別忘了,它還附贈了您一整條山脈。

別看這地兒遠離城市極其荒涼,即便是這鳥不拉屎的荒郊野嶺,您也照樣可以享受管家服務和免費早餐。唯一遺憾的是,沒有浴室。(不過浴室也就距這兒 10 分鐘的路程,沒事出去走兩步?)

如此特別的「無星級酒店」房費並非天價,一晚僅售 250 美金。掐指一算夜晚可能有蚊蟲叮咬,野獸出沒,但衝著這物美價廉童叟無欺的房費,誰都別攔著我去在山谷中心呼喚愛。

 

最孤獨的 Prada

地址|美國德克薩斯州 Marfa 小鎮境內的 90 號公路旁

這座世界上最孤獨的 Prada 店坐落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戈壁上。這家 Prada 店,素面朝天,靜立於荒漠的盡頭。石灰牆鑄成的店面外觀使它看起來非常普通。儘管打上了大大的 Prada 的 logo,奇怪的是這家店卻不賣任何一件奢侈品

它實際上是藝術家 Elmgreen 和 Dragset 的作品,也就是說原本它就是山寨的。店裡卻整齊地展出印有正版商標的包包和鞋子(鞋子只有清一色的右腳)。兩位藝術家花費8萬美金來展現這座藝術裝製品,初衷是為了批判奢飾品行業。誰料此舉卻引起了 Prada 和 Miumiu 大老闆的注意,他們竟然把正版 logo 慷慨贈予了這家山寨店。

也就是說你能看見的店裡的商品很多都是大老闆們親手挑選的當年限量款單品,當然,這些只具備藝術觀賞價值,不對外售賣。

不過此處沒有公路,不通公車,如需前往還得自駕穿越生死大沙漠,想必你也不會想刻意驅車萬里吃一臉土到這鳥不拉屎地兒只為買個包吧。

 

最孤獨的別墅

地址|美國內華達州的死亡谷

這棟世界上最孤獨的別墅在地圖上只是一個未標明的小黑點,並不能被準確找到。它坐落在美國內華達州死亡之谷內,相信不少朋友看了實景圖都會感慨:我想和你一頭扎進這無邊荒漠,就為了這豪宅和豪車。

它佔地 1200 平方英尺,包含三間臥室、兩間浴室、一間辦公室、一間儲藏室、一座全透明採光開放式廚房、餐廳以及臥室。入住這樣的豪宅每晚只需支付 610 美金,不過也附帶了一些龜毛的要求限制。比如你必須在下午三點前辦理入住,寵物和 12 歲以下的熊孩子不能同行。

最孤獨的別墅實際上是奧迪和 airbnb 聯手搞的一個線下營銷噱頭,對於有錢人來說,別墅誰還沒住過,但方圓十里內僅有一戶私享整片沙漠的別墅,您住過嗎?

 

最孤獨的自動販賣機

地址|日本北海道

日本攝影師 Eiji Ohashi 的鏡頭記錄下了世界上最孤獨的自動販賣機。冬季白雪覆蓋下的北海道街頭,它佇立在路邊一直亮著燈,招呼著可能並不存在的客人。

販賣機已經成為日本街頭最為熟悉的影像,可當它突然出現在公路盡頭的時候,難免還是會被懷疑是一出惡作劇。天哪,所以到底會有誰在天寒地凍的時候跑去這些鬼地方買東西?

 

最孤獨的 ATM 機

地址|南極麥克默多站

你以為身處冷得要命,數月都籠罩在出門都以為自己瞎了的黑暗中,還要與那些看起來脾氣暴躁的海像海豹為伍的南極就不用跟錢打交道了嗎?

不,人類怎麼能有一刻離得開錢呢。就算是在上述那種氣候環境極端惡劣聽起來一點都不像人住的地方,也存在著這樣一台 ATM 機。

這台世界上最孤獨的 ATM 機位於麥克默多站,你可以理解成這是富國銀行(WellsFargo)在南極布的一個局。儘管麥克默多的人口掰著手指數也就相當於學校裡一個年級的所有學生人數,但這一個年級的人每日吃喝拉撒也脫離不開金錢的世俗圈。所以這台 ATM 機被建在這兒還真不只是為了好玩兒。(那是為了什麼?)

 

最孤獨的巴士站

白俄羅斯的街頭靜靜佇立著這些孤獨的巴士站台。它們或出現在田埂的野草盡頭,或靜立於白雪皚皚的公路旁邊。

不知名的民間藝術家們用自己的畫筆為它們塗抹上了絢麗的色彩,讓單調空洞的車站成為街頭一道絢麗的風景。白俄羅斯攝影師 Alexandra Soldatova 喜歡在家鄉四處遊走,並用鏡頭捕捉了這些由當地無名藝術家塗繪的特色公交站。Alexandra Soldatova 從 2012 年開始啟動攝影項目:It Must Be Beautiful,以下的特色巴士車站都被收錄其中。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各攝影師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