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紙版書的設計美感和視覺個性在數位空間得以保留,這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問題。電子書的封面是不是應該打破紙本書的思維,充分利用數位版的動態和交互的優勢呢?

在不久前一次「數位圖書的設計與出版」的活動上,書籍設計師戈德堡表示,在Kindle上閱讀的體驗就像是「透過一層骯髒的洗碗水進行閱讀」。電子書及其流式版面的統一性,是對美學的惡劣冒犯。

此次活動由美國專業設計協會──美國平面設計師協會(AIGA)主辦,於1月末在曼哈頓的新設計學院(the New School for Design)舉行。設計師兼設計導師凱琳.戈德堡(Carin Goldberg)同科諾夫出版社(Knopf)的奇普.吉德(Chip Kidd)、Adobe公司的傑瑞米.克拉克(Jeremy Clark),以及知名作家兼出版人克雷格.默德(Craig Mod)在會上共同探討了數位圖書給書籍裝幀設計工作所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與會發言人所達成的一個共識是圖書格式的轉變為書籍設計工作賦予了新的活力。奇普.吉德翻著他為村上春樹的小說《1Q84》精心設計的圖書封面,詳細地解釋了這本書精裝版的設計是如何與書中提到的兩架飛機的內容相呼應的。但這一設計在iPad設備上以2D畫面呈現效果太過一般,吉德不由發出了充滿諷刺的言論,惹得臺下觀眾笑聲連連。其實,在iPad上圖書封面依然是多數讀者都必然會關注的部分──無論是在他們在iTunes商店流覽時,還是在他們首次翻開這部電子書之時。

戈德堡說,在為數位讀物做裝幀設計時,「所涉及的專業術語與紙質版的是迥然不同。」或許其設計思維模式也應該是截然分開的。硬生生地將紙質版的設計轉換為數位格式可能無法呈現出理想的效果,或許會造成如吉德在看到他的封面設計被呈現到iPad上之後的反應一樣。

那麼,解決方案又是什麼呢?如果說為數位內容做設計存在局限性,那麼也同樣意味著這其中潛藏著新機遇。戈德堡展示了她的學生製作的一個帶動畫效果的圖書封面。我的第一反應是:為什麼沒有更多的出版商選擇製作這類帶動畫效果的圖書封面呢?當然我們不能忘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類的動畫效果是無法在純黑白色的電子閱讀器上顯示的。

沒有人能切實地為毫無美感可言的電子閱讀器找到解決方案,我們面對圖書封面在Kindle一類的設備上糟糕的呈現效果似乎無計可施。還是那句話,這都取決於你所處理的格式類型。

傑瑞米.克拉克,Adobe公司的用戶設計總監,是廣受關注的iPad《連線》(Wired)雜誌應用程式設計團隊中的一員。Adobe公司在iPad問世之前就開始了製作數位化《連線》應用的工作。他相信這項工作一旦完成,必將為這個行業帶來重大的改變。Adobe公司的目標之一即是充分利用諸如視訊、3D建模系統和網路互連等互動功能,讓雜誌保留獨特的視覺個性。

如果《連線》雜誌的App應用能迅速成為其他雜誌類應用製作時所參照的標準,那麼就可以說Adobe公司順利實現了它的目標。

克雷格.默德對於這個問題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解決方法。他認為紙版圖書是我們數位生活的一個必要的物質映射,數位版恰恰是要回歸和借鑑紙版體驗。在你總是以數位內容為工作對象之時,「你所擁有的參照標準體系是非常有限的,」默德說。

默德同一個開發團隊共同合作了一年,創建了一個名為Flipboard的iPhone應用程式。在此次開發過程中,這個團隊設計了數千張草圖和圖樣,編寫了數千條代碼,拍攝了數百張照片。他們所有的工作成果都儲存在一個雲端伺服器上的數位檔夾中。這個包含了5GB內容的數位檔夾看起來同一個只容納了5MB內容的數位檔夾沒有什麼不同。你失去了你的參照依據。但是,一本篇幅為500頁的圖書和一本只有50頁內容的圖書看起來完全不同。

為了在Flipboard上保留他的這種體驗,並作為對一年來工作的獻禮,默德專門設計了一部紙本書,該書容涵蓋了App設計團隊創建的電子書中的每一部分內容。我們需要有些東西,它帶有「人類可以理解和觸碰到的邊界和邊緣」他總結道。

文章出處:jason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