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永達,雖然今年才由紐約 Pratt Institute 的 Communication Design 大學部畢業,但在工作經驗上卻早已遠超過一般的大學畢業生。合作客戶包括經濟日報、統一超商,高雄世運開幕式的設計規劃等,在各類書籍封面出版、企業與個人識別設計、劇場與電影視覺也皆有涉略,但他還是最鍾情於插畫的創作,利用各種媒材以自己步調傳達對社會和世界的反思。

楊永達的作品在第一眼的時總是感到輕快和愉悅,跳躍的色調組合和看似隨性揮灑的筆觸是他創作的一貫手法,但仔細觀察後總能察覺到明亮的背景所隱藏的深層寓意,以反差的手法來體現社會的真實面和人性價值觀是他身為插畫家追求的堅持。

這次參加 Broadway Gallery NYC 的 Global Projects: Artists at Home and Abroad 展覽,是首次獨立以插畫家的身份與大眾對話,希望將自身情感和想法藉著融合不同的創作方式來表現。

 

以下是這次面對面的訪談及關於這次展覽作品的介紹。

小時候的夢想…

夢想常常改變,不過我記得第一個夢想是當動物園管理員。 因為我喜歡玩動物或是農場的玩具。

父母有帶給我的影響…

我的父母都是報社記者出身,所以我很小的時候就常常出入報社。記得我第一個認識的插畫家就是在報社見到的,他是報社專屬的畫家 我坐在他的大腿上,他兩三筆就可以畫出一頭羚羊 我印象非常深刻。

同時因為記者的身分,他們經常有機會出國採訪 所以會帶回來很多國外的東西、設計、音樂⋯ 我想對我也多少有影響。

我從何時開始知道和欣賞好設計…

我不記得了呢,不過我從小學就是每年的學藝股長、國中時念的是美術班,我想我一直都喜歡美的東西,至於設計的品味,應該是一路漸漸培養出來的吧。

進入Pratt 之前念的是…

在台大念了六年的地理系,不過真正念地理只有前三年,後三年跑去修園藝系、城鄉所、性別學程的課,總之那時後開始想走設計的路 想說從距離地理專業比較近的地景設計開始,一路玩過建築、社區發展、空間規劃⋯ 當時認識一票全非設計專業背景的同學,玩得很開心 後來大家一個個決定自己的去向,我也開始認識到自己並不是搞建築或空間的料 我總是花太多心思在做建築素描,其實根本不用畫的那麼好。

申請進入 Pratt Institute 溝通設計的原因…

離開台大之後,先跑去當替代役,在很悠閒的花蓮林田山做事,那時候因為自己的美術專才得到很多工作的交代,林田山是一個林業觀光園區,我就統整了觀光的說明標誌,規劃活動的主視覺,甚至是為當地單位畫繪本 服完役後我也不想作別的工作,當時剛好有一些接案的機會,我就持續著做 freelance 的工作。
做了一陣子就覺得有瓶頸了,怎麼畫都是同一個樣子 客戶也沒有增加,自己也沒有自信自稱專業 加上父母希望我出來深造,於是決定出來念插畫。 申請了幾個東岸的學校,不過只有Pratt Institute 要我,所以我就來了。

我的 Thesis (畢業專題) 概念…

最後一個學期我主要的專題是完成一系列以美國槍枝問題為靈感的插畫,在學期開始前才剛剛發生過美國小學的槍擊案,加上我一直都對個人擁槍的現象很不理解,所以就決定要做這個主題,雖然很多人都覺得很敏感,不過我沒有其他太想做的題目。

我面臨過最大的挑戰…

我想在創作上最大的挑戰應該是如何讓看的人理解自己的世界觀。 我是一個比較含蓄的人,我的創作也是很含蓄的,即便是對於槍枝問題這種題目,我也希望轉幾個彎,多包裝幾層之後再給別人看,美國人的觀點通常比較直接,是直線性的思考,所以要正確傳達出我的意思,是創作上面最主要的挑戰。

(插畫:Distant Light)

我在創作上對自己最自豪的能力…

我喜歡在構圖中去除掉人的存在,可是依舊表達出情感。這是我覺得自己蠻擅長的。

我從 Pratt Institute 學到了…

對妳的設計(創作)有什麼改變嗎? Pratt Communication Design 的設計課程就是包含很多設計的面向,平面、廣告、攝影以及插畫的學生平時就有很多交流,很多老師們也是同時跨足不同領域的,這讓我在視野上開拓很多面向,自己也期許能夠成為多觸角的創作者。

曾經遭遇的挫折和失敗經驗所造成的改變…

創作的人神經大部份都比較纖細、敏感,我也是。 不過我學會到堅持自己的道路,你必須相信自己的能力,堅持自己的做法,不要輕易受別人的影響,才有辦法讓別人也相信你。

畢業之後到目前的經歷…

很幸運地不久就有了紐約的第一個客戶,是一個新銳短片導演,他找到我為他即將在釜山電影節首映的短片 創作海報的插畫,以及負責明信片與DVD包裝設計的工作。 現時也在一個版畫工作室實習,很高興出了學校之後有機會可以學習之前沒有機會學的版畫知識 也將自己創作的觸角漸漸延伸到版畫上。

我的創作理念為…

我喜歡東西經過包裝、或像是隔了一層紗 隱約、不是太直接的感覺,我自己常用的絹印技法就是覆蓋再揭開,這種實際操作的過程同時也是隱含著詩意的。

我的靈感來源是…

大自然、環境或社會議題、美食、烹飪,或是失去的童年。

 (插畫:墨魚義大利麵教戰守則)

我最近常聽的音樂…

太雜了難以細述。 不過最常的可能是 Caetano Veloso 的音樂。

我最喜歡或是最近常瀏覽的設計師和藝術家作品是…

最喜歡日本藝術家或設計師的作品。 Hokusai的木版畫、草間彌生的點點、宮崎駿的動畫 原研哉X無印良品、深澤直人和佐藤卓的設計,我是無法諱言的哈日世代。

我最近一次新體驗的事物…

剛剛接受了魔鬼式的游泳訓練,正在思考還要不要繼續下去。

我對台灣的藝術家和創作環境的看法…

我覺得台灣的設計與設計師都蠻有想法,對於潮流的跟隨也很快速,這好還是不好我也不知道,平面設計對我來說很大成份要跟的上流行,這也許是為什麼我偏好插畫的原因。 至於插畫的環境,感覺台灣群眾喜好的風格太偏頗,對於不同目的與風格的接受度太小,這是讓我感覺到艱困的部份。

我對嚮往來紐約念設計和藝術的學生想說的是…

最好的環境,幾乎沒有什麼可以挑剔,就設計與藝術的資源來說,沒有人捨得離開這裡 所以最好盡量讓自己利用到這些資源。
還有就是多認識一些人吧,雖然我自己是比較難做到啦…

我現在包包裡放了…

電腦、泳褲、毛巾、手機、剛印好的名片、水瓶、便當、錢包、am New York (紐約當地報紙)。

我未來5-10年的計劃…

到花蓮鄉下仍然養的活自己。

我這次參展的作品…

最早完成的是右手邊的「波士頓之春」,是我畢業制作的一部分,那時候剛好很想要把絹印跟手繪的過程結合在一起,以呈現比較自由隨性的感覺,同時美國發生了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我想要對這個事件做出反應於是就有了這件作品。

春天應該是一個繽紛季節,但卻發生爆炸案這樣的事情,所以我想呈現這極端的反差。我的作品通常是希望在表面上營造快樂的輕鬆氣氛,但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包含有深層的黑色意識。左上角的山是天母的芝山岩,它是我老家旁邊的小山,小時候我很常去那邊玩,所以留下了對大自然很深層的記憶。我一直都很喜歡把我孩童的記憶的東西融到我的作品裡,這次在構圖的時候我就把這段記憶放入自然山景的部分。

左下角這張作品是在我想要嘗試一些輕快主題的概念想完成的,夏天到的時候紐約人一定要去公園,這綠地對城市居民來說有一個重要的象徵意義,尤其以紐約來說,每到夏季大家就會聚集到公園參與各種活動,於是這現象漸漸產生了一種精神性的象徵。

我的作品喜歡帶到自然和環境的議題,雖然公園是人造的但對城市來說公園是唯一的自然環境,所以我就開始構想一個公園的系列,我在 Queens 的公寓旁邊有一個公園,很多華人在使用,我就把這些活動放到作品中,然後在連結到我對公園的童年印象還有這個夏天我對公園的想法,所以這個作品叫做「夏日的殘影」,我在創作的時候夏天已經快要結束了,因此公園裡面的設施都是若隱若現的,我先絹印到紙上再用壓克力顏料以自由的筆觸的覆蓋上去。

左上這張就是我在夏天時會去各個地方做速寫,這個比較特別的是我白天去一個公園聽演奏會,他們在 South Street Seaport 那邊,有很漂亮的河景襯托,樂團叫做 “So Percussion”,他們的演奏方式我很喜歡,用了很多不太像樂器的日常生活用品單配上主要的樂器來演奏,這作品是在呈現一個聆聽現場表演的一個過程,所以我保持了這個速寫的呈現模式。

基本上這三件作品是我同一季完成的,算是我對季節淺意識地反映,因為創作的主題是比較即興的,做的時候想到什麼對什麼有感覺才去做,並不是針對某一個系列去做的。這個畫廊持續在辦這個全球系列的展覽,他們希望可以儘量帶進年輕的非美國藝術家,所以我才報名參加這個展覽,我現在也還在不停摸索,希望久了之後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創作模式。

我現在累積了很多對公園的想法和構圖,希望接著可以完成一個連貫的系列,現在我也開始接觸版畫的創作方式,所以之後的作品就應該不會是現在這個模式了。

以下是選自楊永達的個人作品網站的其他作品。

 

作品介紹 01: 電影「細雪」DVD插畫與包裝

細雪 (Sasameyuki) 是由小說改編拍攝,描述了二戰時期間一個大阪上流社會的家庭為三女兒尋找女婿的故事,記錄了一個富足家庭的隕落,及二戰對日本的影響。

在插畫的表現方面,特別研究了日本木版畫的風格,將 2D 平面化的呈現方式和誇張化的五官描繪捕捉下來,顏色搭配也參考了版畫的配法,但加強了飽和度及彩度來添增現代感。

正面插畫為故事中的四姐妹,背面則為負擔家計重擔,領導家族向前的二姊畫像。

在包裝方面,半透明封套呼應了電影名稱,而內包裝則是以花苞為概念發想,來呼應電影中將女人比喻如花,在冬季中含苞待放的比喻。

包裝打開後呈現了與外包裝截然不同的強烈背景,創造驚喜的視覺反差。

作品介紹 02: 給自己的信

此作品為楊永達為反映家族阿茲海默病史的自我書寫系列中的總結小品。
系列作品包括「鏡中的」,「點滴流逝」,與「哀有多深」 等插畫。

此小冊則是把整個創作過程結合在一起,等於是一個完整的Project記錄,整個系列的色調偏向日系的簡樸風格,看起來清爽有韻味。

手工縫線和牛皮紙書皮旨在強調親近自我的概念,在小冊的卡榫印上自己名字是個不錯的細節。

小冊做了四邊翻閱的設計,是以堆積許久的老照片為概念,同時也包含著阿茲海默患者的失序回憶的隱喻。

內容包含了初始的草圖,文句發想與家族的舊照片,各種素材的排版搭配絲毫沒有衝突,而四邊翻閱的設計創造了有深度的閱讀順序,值得細細品嘗。

作品介紹 03: EDUCATION

以美國校園槍擊案件為出發點插畫系列。

去年十二月美國康乃迪克州的校園槍擊,讓美國擁槍的議題再度搬上檯面,基於台灣的律法與文化背景,允許個人擁槍對台灣人來說永遠是個難解的謎,因此作者以質疑這概念的心態開始創作,同時也融入恐怖電影般驚悚、詭異及懸疑的氛圍。

用亮眼的色調組合來包裝黑暗的主題,是作者一貫的手法。

靈感來自電影”The Shining”,打開的電梯湧出血河的經典一幕,對作者來說是象徵邪惡的精神靈魂的入侵,於是他把場景從旅館換成學校走廊,希望捕捉事發前的那一刻。

“The Cafeteria”: 取材自著名的柯倫拜校園槍擊案的現場照片,原始照片是監視器錄到兩名兇手掃射學生餐廳的影像。作者將視角拉到餐廳門外,想像事發後由門上的玻璃看入的景象,「或許學生可能在槍擊時曾設法把桌椅圍成保護牆吧!」並描繪出這假想的狼狽廢墟。

“The school is on Fire”: 同樣是由柯倫拜校園槍擊案的現場照片取材,建築的架構參考了柯侖拜高中,作者把事件當下的氣氛誇張化,太短的水管象徵了挽救的無力。

“The Marching School Buses”:系列作品的最後一張,在創作的過程中概念都會持續的進展,有時會與最初的想法不同亦或越加清晰;當系列進行到此,作者了解到美國對於自我保衛執著的扭曲,於是就有了這幅30″x40″大型畫作的誕生,想像校車如軍人般武裝起來,並於進行閱兵典禮般行走在路上,並特地使用了從下仰望的視角,將這份壓迫感放到最大。

(以上作品圖片皆來自楊永達個人網站)

 

文章出處:Dialogu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 楊尚倫 :: 現任紐約 Arch & Loop 平面設計師,英文系畢業後決定轉換到設計跑道,之後於紐約拿到 Pratt Institute Communication Design 碩士。 喜歡欣賞和分享美的事物,尤其對時尚有興趣,因想要分享好設計給更多人而創立 dialogue.,也希望能透過解析各種作品來增進自身的實力。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