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受邀去參觀 DC Dupont Circle 杜邦圓環底下廢棄的舊輕軌電車站。與其說參觀,不如說是在地底探險,因為計畫了五年的Dupont Underground至今還沒有和市政府協調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來重新啟動這個巨大的地底閒置空間。整個舊車站還只是空蕩蕩的隧道,等待下一個會做夢的人。

這讓我想到紐約有一個前半段身世幾乎一樣的廢棄電車站,如今因為社區的支持和創新的構想,在未來幾年有可能成為世界上第一座地底公園。

這個公園,被暱稱為 Lowline 低線公園,一開始是呼應紐約西邊名聲響亮的 Highline 空中花園,後來 Lowline 這個稱呼就延用至今。Lowline 的改造計畫是由兩個年輕工程師 Dan Barasch 與 James Ramsey 發起。他們希望把位於下東城Delancey Street 和Essex Street 交叉口下方、已經廢棄超過60年的威廉斯堡橋電車站(Williamsburg Trolley Terminal)改造成綠色花園。想像一座地底花園,你可以喝咖啡、散步,或者只是靜靜的晒日光浴,聽起來很不可以思議吧!

Barasch 和 Ramsey 提出一個具體的藍圖,去年並在下東城一個倉庫內模擬地下隧道的空間。在展場中央,他們建了一個傘壯結構,稱為「天光」(Skylight),是這個地底花園計畫的核心所在。

Skylight要解決的是地底公園最大的挑戰:採光。

具有工程專業背景的兩人,開發出這個命名為「天光」的太陽能採光系統,透過特製的太陽能碟片,能採集地面上的自然陽光、傳導至地底下再散發出來。這個機制不僅能以自然的光度照亮地底空間,還能過濾有害的紫外線,保留植物光合作用需要的光波。

當然,Lowline 在實現之前,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技術上似乎克服了,但他們還需要說服紐約市和紐約交通運輸管理局來讓他們進行這項大工程。更不用說一個龐大的募款計畫。但是至少他們給紐約市民建構了一個美麗的夢。

在寸金吋土的市區,要爭取公共空間困難重重,所以人們往上爬,找到了Highline,在高處看到了美麗的風景後,他們繼續往地底探尋。不管是Lowline還是Highline,或是DC的Dupont Underground,居民的參與和支持是關鍵,讓在地精神進入計畫的核心。而這也是Underground還在努力的階段。現在負責推動Underground 改造的Adrienne 分享了他的願景,原來在他的計畫中,Underground的地表上,還希望可以搭建「草坡」,就像紐約林肯中心最近幾年很流行、看似漂浮在空中的草坡,既可以遮蔭,又能當做空中花園供人們休憩,也兼具寓教於樂的都市生態教育功能。

如果可以任意做夢的話,我希望Dupont Underground變成:

1. 地底圖書館

2. 將隧道空間轉化成巨大的樂器。歌手 David Byrne 在美國各地進行Playing the Building計畫,即是透過聲音在空間中震動、迴盪製造出另類的音樂。空間就是你的樂器。超酷!

3. 時裝秀走台。這裡不挺適合 Alexander McQueen 的時裝秀嗎?

4. 藝術家的實驗場所。想像這是一個加長版的英國泰德美術館渦輪廳,藝術家可以在這做各種實驗性的大型裝置,通過作品表達自己的烏托邦之夢!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