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左眼受傷導致毀容的女孩,因為恐懼別人的目光而不敢走出自己的家。她每天最快樂的時光就是趴在自家的門眼前看對面禮服店中的一件紅色禮服。

她幻想自己可以穿上那件禮服,變得像其他女孩一樣的美麗。一天,她得到了一件隱形衣,她終於可以逃避大家的目光,走進自己夢寐以求的禮服店、並且穿上那件禮服,但是她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將隱形衣脫下來,她再也看不見自己……

這是個驚悚的故事,作者段婧瑛用嫻熟的動畫語言絲絲入扣地勾勒出女孩的內心世界,場景轉換的技巧也非常獨到。




 AT!:做這個故事的由來是?

段婧瑛:每當我猶豫、徬徨、沒有自信的時候,總會有種衝動:如果自己可以一直宅著該多好、別人看不到自己該多好、我要是變成別人該多好…這些很鴕鳥的想法就是這個故事的由來。

AT!:這個故事比較黑色,前期創作階段你自己的情緒會不會受到影響。想想你本科的畢設真的很清新陽光呢…

段婧瑛:前期自己的情緒並沒有什麼影響,反而覺得很放鬆。我覺得動畫創作是一種很好的自我分析、修復、完善的方式。本科的畢業設計是以小組的形式共同完成的,尋找的是我們之間的共通點,而恰好我們都有那段童年的陽光記憶。其實很多朋友在看過本科的畢業設計之後都會吐槽我說:內心越腹黑的人做出來的片子越陽光…

AT!:這部作品的美術風格很獨特,怎麼探索到這樣的風格的?

段婧瑛:我一直很喜歡手繪風格的動畫,特別喜歡卡洛琳·麗芙、喬治·史威茲貝爾等動畫大師的作品,也希望自己可以做一部手繪風格的動畫。因為故事本身沉重的基調,所以我一開始設想只用黑白兩色,但是在女主角的心中,只有這件禮服才可以為她帶來愉悅與希望,於是我把禮服設計成紅色,紅色既是禮服的自然屬性也是女主角眼中的主觀色彩。於是黑、白、紅作為影片的主色調。

 前期草圖

 

 AT!:鏡頭設計也很贊呢,轉場、主客觀視角的切換都很秒。在分鏡階段磨了很久?

段婧瑛:謝謝~我是不會告訴你們其實我一開始設想的是一鏡到底呢…嘗先試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一鏡到底還是不現實,於是就變成了現在的寫實和意識流相結合的狀態。分鏡的確是磨了很長時間,我希望鏡頭設計更多的源於繪畫,所以淡化了“鏡頭意識”,更多的利用了形狀、筆觸、色彩的變化來完成故事情節的轉變。

AT!:你自己是不是也是被虛幻的慾望支配過?

段婧瑛:哈,支配是指什麼程度的支配?因為一直的最愛就是動畫、科幻小說、魔幻題材電影…中毒頗深,虛幻的慾望還是有不少的…

AT!:其中舞蹈的部分有受到Thought of You的啟發?

段婧瑛:我個人非常喜歡《Thought of You》,初次看過之後立即下載、反復觀看,當時還沒有開始著手畢業設計,只是腦內劇場什麼時候自己也可以畫出這樣讚的動作。舞蹈部分主要是參考了其中變化無窮的速度線。

分鏡設計

AT!:音樂部分你最初的設想是怎麼樣的?跟做音樂的同學怎麼溝通的呢?

段婧瑛:最初設想的是希望像電影《夢之安魂曲》中的音樂那樣,低沉、富有節奏感。為我做音樂的苑鵬飛同學非常敬業,在溝通了主基調之後,他建議我把片子每部分的情緒點和時間點對應起來並做成表格,這樣更加便於他準確掌握片子中的情感變化。

AT!:在你的創作中,是怎麼把想要表達的主觀感受轉化為有感染力的視覺語言的呢?

段婧瑛:動畫不是真實的再現,而更多的是創作者自主的假定設計,動畫的畫面是經過創作者抽象提煉的結果。觀眾帶著這種高度假定性去觀看動畫往往可以忽略一些表演等方面的細節。所以在視覺語言的設計上可以緊抓主觀感受的核心,相對真人實拍影片要更為誇張、凝練、極致(比如在顏色、造型、鏡頭語言等方面。)

AT!:你喜歡以怎樣的途徑去觀察人呢?

段婧瑛:喜歡在地鐵、餐廳等公眾場所發現有趣的人~看他們的小動作來猜測他們的性格,如果他們還和他們的小伙伴發生對話或者打電話更好,很多時候會很出乎意料~

AT!:你平時收集靈感的方式是?

段婧瑛:最常用的方式就是看+想像+氣氛圖。看到好的攝影、插畫、廣告、電影、動畫、小說等等之後就想像這種形式或者創意是否可以運用到動畫中,然後儘量將想像製作出一張氣氛圖。

AT!:除了看片子,畫畫之外,最能激發你創作慾望的活動是?

段婧瑛:和小伙伴們聊天。

作者:段婧瑛

作者郵箱:522214567@qq.com

作者微博:@橙子大眼仔

文章出處:AnimeTast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