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現在國外最火的電影是什麼嗎?THE CROODS(國內翻譯成瘋狂原始人)在美國剛一上映已經佔據引發各大話題!劇情講經過史前一場地震後,山洞人部落失去了自己的家園,他們的族長Crug(尼古拉斯·凱奇配音)帶領著族人在危險的野外跋涉,尋找新的家園。路上他們遇到了一個游牧部落落單的族人(瑞安·雷諾茲培​​英),後者憑藉其超前的思維和前衛的行為受到了山洞人的追捧,並和Crug的長女暗生情愫……

這部由夢工廠動畫公司脫離派拉蒙後與新發行商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首部合作影片將在4月20日登陸國內。下面我們來聽聽從技術層面,是如何解讀這部影片的。

前牛津大學教授、現夢工廠動畫公司的首席技術執行官林肯·沃倫(Lincoln Wallen)探討了在動畫電影製作的創意世界中如何運用算法和程序協議。

「每部電影都有點像一個創業公司,」林肯·沃倫說,「製片人想要把什麼東西搬上屏幕,我們就得建立一個渠道把它創造出來。」

這個渠道涉及數百名動畫師和技術嚮導,大量數字資產,以及數百萬美元,沃倫的工作就是把一些硬科學帶入動畫大片製作的極富創意的過程中。曾經擔任夢工廠動畫公司的動畫技術總監的沃倫,不是那種典型的好萊塢製片人。在進入娛樂行業之前,他曾是英國牛津大學教授和多學科交叉的史密斯工業數學及系統工程研究院的第一任院長。他除了擁有杜倫大學(Durham University)的數學和物理學的學位外,還擁有愛丁堡大學(Edinburgh University)人工智能博士學位。

夢工廠動畫公司的最新作品《瘋狂原始人》,已於3月22日在美國上映,我們和沃倫探討了工作室著眼於效率的尖端動畫的生產過程。

 

Co.Create(以下簡稱CC):你以前是有著數學、物理和人工智能背景的教授。這樣的背景是如何應用到夢工廠的工作中的呢?

林肯·沃倫(以下簡稱LW):直到前幾個月創作一個CG電影的過程,這個過程是關於如何創建這個龐大的人力驅動系統的,它本質上是一個能夠在正確的順序中產生正確圖像的程序。我們使用的許多編碼和處理程序都與計算機科學家回到機器人時代模擬現實世界面臨的許多挑戰相似。你要建立一個能夠表現目之所及所有事物的系統,這真正的是一個世界。

在一部電影中我們得花費不是數十億資產也得花費成千上百萬。我們必須能夠迅速的大規模的處理它。我的背景可以使我高瞻遠矚的知道,什麼可行,什麼不可行。

 

CC:夢工廠是自己內部研發動畫和特效工具的嗎?

LW:我們做大量的外部研發,但我們也大量地依賴第三方工具。

我們在核心領域做內部研發,即動畫本身。我們大力投資特效工具,可以使我們增加屏幕上的真實感,複雜性和巧妙性。

在《瘋狂原始人》中,角色主宰情感投入,特效則影響虛擬環境的真實感和沈浸感。我們建立非常具體的工具,以使我們的藝術家來表達自己。

 

CC:在《瘋狂​​原始人》製作過程中用到了什麼新的技術方法呢?

LW:這是關於在大陸開始分裂時現代世界曙光即將到來前的石器時代的一個史前家庭的故事。他們努力在這一巨大的動盪中求生存,並發現了火和工具,步入現代世界。

製片人面臨的挑戰之一是,他們希望營造一種克魯德的世界總是在火山噴發和震盪移動的感覺,不僅僅是地形,而且也包括克魯德家庭所遇到的生物。

你可以看到各種現代生物在史前的原型,但他們也是混合雜糅的,表明進化尚未發生。大像看起來像老鼠,但他們已經有了象牙和大鼻子。這是一個奇妙的混合基因類型。

要製作出這麼多的角色,我們得把使這些角色得以描述並用更多的基本組件打造出來的角色系統整合在一起,所以在電影中我們有大量我們想要描繪的東西。

為了創造出地形和爆炸的效果,以及如何打造出高分辨率的火山噴發的感覺,涉及到大量的新技術,我們已經開放了新技術的源代碼,並提供給第三方供他們在電影中使用。

 

CC:如何把「六西格瑪(Six Sigma)」法(與電影製作相比,與GE這樣的公司聯繫更加密切的質量改進方法)應用於類似電影製作的創意產業中?

LW:這是一個來自自動化形式和處理效率形式的名詞,充滿了製造業的的味道,缺乏人情味的多變性,而電影製作似乎是另一個極端,可以讓藝術家充分的表現自己,可以說是和機械性絲毫不沾邊的。

我想改變這一點,雖說電影製作是一個具有高度創造性的過程,它需要過程控制和可伸縮性的最極端形式。一個富有創造性的願望要與實現深度表現的能力結合起來。

在《瘋狂原始人》中,有一個例子就是,當你看到詩情畫意美不勝收的水氣氤氳雲霧繚繞時,幾秒鐘後就可以看到這個家庭正在一個可愛的清澈湛藍的湖水中潑水嬉戲的畫面。水的質感似乎伸手可觸,水的濕潤清晰可感。

要營造這樣的感覺,要在數以千計的電腦上大規模的進行數據和數學處理。駕馭算法,流體動力學和數學的能力,並把這種能力交給可以表達自己的人,是一個挑戰。

所有的能力和所有的這種複雜性都要用某種方式打包收起來,從而使具有藝術涵養的人可以真正塑造體驗。這是供來服務於極富創意的人的深度技術化的和非常成熟的製作過程。

 

CC:你如何在一個像電影一類的創意項目中使用數據和來自不同領域的學科的?

LW: 我們使用雲計算帶來創造這些圖像所需的處理能力。我們幫助開發管理雲計算的系統。我們還依賴於紅帽(Red Hat)和惠普等合作夥伴提供的解決方案。一些在數字電影製作中做出的系統也適用於金融世​​界或通信世界所使用的通訊系統中,以及任何涉及高事務量(high-transaction)的環境。

你是如何創造性的平衡效率需求和成本效益需求的?

念想志向是需要花費時間和金錢的。我們的重點是總體上提高我們改變某些東西的能力以及怎樣以較低的成本改變它,因此藝術家正確改變擺在他們面前的事情越快,對他們來說設計就越容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效率是一個更大創造力的推動者。

 

CC:在所有這一切中導演發揮著什麼樣的作用?

LW:在項目一開始,我們一般會運行一個高度視覺化創意構思的程序,導演可以使用任何他們喜歡的技術。根據這些有關電影外觀和感覺的圖像和討論,我們再回過頭去工作,努力建立可以大規模運行並可被藝術家操作的技術和軟件的解決方案。

挑戰真的都在於在實現創意藝術家的構想過程中的技術層面。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成功了,你就在屏幕上見識到了導演的胸中丘壑。

 

CC:你覺著未來的動畫會是什麼樣的?

LW:創作的表現手法將變得越來越重要。首先看下弧幕動畫。人們以前要手動繪製每一幀,後來我們用電腦繪製圖像,這樣我們就可以開始移動相機。《小馬精靈》和《美女與野獸》這類電影的出現,才徹底的運用了攝影機的移動,就像你在真人動畫電影看到的那樣。

然後看下計算機繪圖動畫(CG動畫),所有的一切都是數字打造出來的,但即使在今天,做動畫仍然很慢。在我們的全套新工具面前,我們的動畫師一個星期只能做幾秒鐘的動畫。這是一個非常艱苦的過程。隨著我們繼續向前邁進,我們將能夠使這個過程更加實時化。

我們的藝術家將會擁有真正的機會來表達自己,重新回到線條勾勒的直觀性。未來的動畫表現手法將會更加光輝燦爛,世界將會如夢如幻,將遠遠超出你今天看到的像《指環王》之類的真人電影。真人動畫與CG動畫——雙方聯繫將更加緊密。這將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時代。

 

本文來源:Cnbeta  原文:fastcocreate

 

 

文章出處:瘋狂簡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創建於2010年7月,是一家獨立的跨界互動行銷資訊網站,以「智造創意快感」為理念,專注品牌的數位化傳播與社會化營銷。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