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看起來慘,實際上也是挺慘的。

美國諮詢公司 Hartman 受食品公司的委託對職場人士的用餐習慣做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62% 的人都已經習慣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吃午飯,他們一邊吃飯,一邊打電話、回郵件、改 PPT……甚至可能就在寫你看到的這份報告。

這種有點心酸的職場進食方式現在被社會學家命名為「Desktop Dining」,攝影師 Brian Finke 以此為主題拍攝了一組照片——他在加州、伊利諾伊州、新澤西和紐約跑了十家公司,抓拍它們的員工在辦公桌前吃飯時放空的眼神、縮在辦公桌後面的姿勢和亂七八糟的辦公桌。最後有 30 位職員的照片被發表在《紐約時報》上,他們每個人看上去都很焦躁、疲憊,以及,有點慘。

這裡是其中的一些照片:

Dominic Chu 是 CNBC 的市場記者,面對三塊屏幕兩眼放空地吃著一份隔夜炒麵,心疼他。

他的同事 Everette Rosenfeld 在搞定一堆山一樣的工作和一份羽衣甘藍沙拉之後,一臉凝重地吮著手指。

花旗集團交易員 Shivam Pappu 的辦公桌上醬料超齊,看起來是一位資深 Desktop Diner。

不止是小職員如此,花旗集團的高收益債券銷售總監 Michael Brennan 也會邊打電話邊喝湯。

這位是 Pratical Magic 的製作人 Amy Bloom,邊敲鍵盤邊吃著意大利辣披薩。

Pratical Magic 的特效師 Dominick Sherry 整個人埋在顯示屏後面,只留了左胳膊在從顯示屏旁邊的外賣盒裡抄起一塊食物。

Amy 和 Dominick 她們公司的高層 Matt Lewis 也沒好到哪裡去,他的辦公桌上擠著顯示器鍵盤鼠標和調音板,只留了一小塊空地放碟子,不得不歪著身子快速啃完一份烤串。

來自 Havas Life 的高級策劃 Samatha Brix 在盯著她的電腦屏幕吃羽衣甘藍沙拉。

Ashley Harrison,Audible 的視頻編輯,咀嚼食物的間隙還在繼續工作。

Monica Vaccari,Audible 的社交媒體經理,在和她的團隊邊開會邊喝湯。

David Mausolf ,用他的 MacBook 當托盤展示自己的健康餐——西蘭花、牛奶和蜂蜜。

Kirkland & Ellis 的律師 Louis R. Hernandez 邊看法律文件邊伸手撈薯片吃,他的桌上還散落著漢堡可樂和水果沙拉。

1987 年的電影《華爾街》裡,股市大亨 Gordon Gekko 就對辦公室用餐有過言之鑿鑿的論斷——窩囊廢才吃午餐。對於忙碌(或假裝忙碌)的當代人士來說,中午花時間出去吃個正經午飯越來越有可能被視為帶薪摸魚,以至於就算手頭的任務沒有那麼緊迫,人們也會在辦公桌前對付一頓好顯得自己並不閒。

除此之外,單位附近沒有好吃又性價比高的餐廳可能也是他們選擇 Desktop Dining 的理由之一。穩妥起見,只好叫個外賣,或者去便利店搶(晚了都買不到)個便當回來解決午飯。

Desktop dining 通常都是單獨進行的。Hartman 的調查中大部分千禧一代(1984-1995 年出生)的職場人士就說他們其實更願意自己吃飯,單獨吃晚飯的只有 32%,而單獨吃午飯的人有 55%。其中有 15% 的人表示,一個人進食是為了更好地一心多用,能利用吃飯時間干點別的事,比如趕工什麼的。

如果要說 Desktop Dining 能給你的身體健康帶來什麼好處,那可能就是,單獨進食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吃得少一點。

自上世紀 20 年代以來一系列在豬、雞、小白鼠、小奶狗等動物身上進行的研究都在都在證實一個名為「社會助長」的現象,即,其他同類在場會促使動物們吃下更多的食物。

很長時間以來研究者們都認為人類可能是不一樣的,因為動物們是被餵養的,而人類是自主進食。但後續的研究卻表明其實沒差,人們在有另一個人陪同進食的時候吃下的東西比單獨吃的要多出 44%,實際上,在場的人數越多,人們的胃口似乎就越好,和七個及以上的人一起吃飯時實驗對象能比他們一個人吃的時候多吃 96%。這也是為什麼一聚餐我們就會無法克制地把自己吃成一個球。

但告訴自己能少吃能瘦,這樣就可以從辦公桌午餐的苦澀中獲得一點慰藉嗎?並不一定,因為雖然你正餐的量少了,卻有可能會吃下更多的零食。

根據市場調查公司 NPD 的數據,下午 2 點到 4 點之間是人們對零食的意志力最薄弱的時間,這段時間裡中午沒吃飽的人們可能會突然開始「窮凶極餓」地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翻找或者向同事搜刮零食。

在另一項對 122 名公司職員所作的調查當中,受訪職員平均會在辦公桌上囤 476 卡路里的零食,包括薯片、糖和巧克力棒之類的。而且除了個人儲備,每個辦公室裡可能也會有一個公共零食區,同事們出差回來的鳳梨酥鮮花餅東京 banana 都會堆在那裡,等著餵胖你。

總之,Desktop Dining 不僅看起來很慘,實際上也確實挺慘的,是在無法很好地平衡工作和健康的情況下做出的無奈選擇。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About The Author

之所以叫「好奇心日報」,是因為我們認為好奇心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我們篩選最有價值的信息,你能在這裡看到全球最有想法、最值得關注的各界動態,以及它們背後的故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