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堅持做音樂產業唱片設計,因為相較於其他產業,阿道認為做唱片還是比較自由。

聊到投入唱片設計之初,阿道突然說范宗沛的第一張大提琴演奏專輯就是他做的:「當時我的工作室還慘澹經營,出版的是巨石唱片。」

原來早在唱片圈將阿道貼上「偶像派」標籤之前,他也做過許多音樂演奏專輯的設計。「當時我還做過謝瑄、陳冠宇啦很多演奏家,和胖叔(范宗沛)算是十六、十七年後再次合作。」


(圖1:范宗沛X鄧雨賢《望‧不忘春風》專輯封面攝影現場)

 

視覺設計是連結不同時空、不同社群的彩虹橋

 

近期阿道陸續和非主流音樂廠牌風潮合作了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的《太陽月亮》、《噶瑪巴的天空下》、和范宗沛《望‧不忘春風》等專輯。

「風潮的藝人比較是庶人風格,有的設計喜歡這樣的案子,有發揮空間;我覺得做風潮的音樂家很像是在做『庶人大改造』,就算是一個鋼琴家,他可能也是某些人眼中的明星。」阿道認為,如何把一個庶人明星蘊藏在日常平凡中,不易被發現的優點凸顯出來,這就是企畫和設計必須要做的事

 

以范宗沛為例,個人形象雖然鮮明,但對一般大眾來說,看到面孔時可能還是叫不出名字來,不如那些天天在電視廣告上看到的偶像明星。

「對演奏音樂家來說,他們的本質和專長是在音樂上。」因此,阿道認為需要設計扮演一座橋梁,來連結演奏家和歌迷。「閉起眼睛,你會看到范宗沛在拉大提琴。」他希望把音樂家演奏時的畫面,移植到買唱片回去的歌迷腦海中。

 

「流行音樂把人放得比音樂重要,是為了彌補音樂的不足,這也是風潮和其他主流音樂最大不同之處。風潮的音樂比較像是清粥小菜,咀嚼許久以後,味道會慢慢出來;主流音樂則是色香味俱全、重口味。」不過阿道認為,這兩個領域應該有平衡與對話的可能,風潮這類非主流音樂或獨立廠牌也要思考怎麼把族群往外擴散,在視覺設計上更應該拋開限制。

「因為主流樂迷每天吃慣了大魚大肉,你要讓人家嘗試,總要有點誘因。」阿道認為他的功用就是這樣,在其中找到平衡,不失去廠牌原來的味道,又可以吸引新的族群來聆聽你、了解你。



(圖2-1、2-2、2-3 《望‧不忘春風》專輯裝幀設計,內頁更仿民初小報樣式復古設計)

 

跨界連結 金曲獎設計的靈感由來

聊到范宗沛《望‧不忘春風》這張專輯令人驚艷的設計,很好奇阿道當初如何想到以「塗鴉藝術」,將范宗沛和鄧雨賢兩個不同時空的人巧妙連結在一起。

 

「我當時很單純只想怎麼把一個古老的主題變成現代的,怎麼解決兩人相差幾十年的問題。」正好看到塗鴉藝術,阿道認為正好可以用現代藝術的表現形式,把兩個人連結在一起,「塗鴉風格的鄧雨賢畫像」因而誕生。

阿道邀請了塗鴉藝術家Colasa合作,他也沒做過音樂出版方面的創作,這樣的合作雙方都覺得很有意思。阿道滿意地說:「雖然鄧雨賢的主題是古老的,但視覺表現方式是現代的,就像這張專輯范宗沛以現代音樂語法重新詮釋鄧雨賢的歌曲一樣。」

 


(圖3:林俊傑精選輯《JJ林俊傑100天》的裝幀設計,9d 與 Colasa再次合作)

 

後來,海蝶音樂正好要發行林俊傑的精選輯《JJ林俊傑100天》,看到范宗沛這張《望‧不忘春風》的做法,唱片公司希望沿用同一表現形式,也才有了「第21屆金曲獎流行音樂類最佳專輯包裝獎」入圍該獎項的機會。

 

由於林俊傑本身是軍事迷,所以此次可樂的塗鴉創作加入了許多戰爭元素,第一版的影像衝擊力更強,後來在考量歌迷能否接受的情況下,又做了簡化的修改。

除此之外,加入戰爭的意象在這張專輯中,阿道其實別有用心:「戰爭對人類來說,創造了進步、也創造了死亡,跟做音樂的人一樣。他可能今天寫了一首歌,明天醒來不喜歡就改掉,不斷毀滅、擊敗過去的自己。」同為創作人,阿道似乎非常能理解其他藝術創作者的心境。

 


(圖4:阿道展示原本以PVC設計的海報打樣)

 

誰的肯定?設計人的「話語權」

 

當年第21屆金曲獎阿道沒得獎,他說女兒哭得唏哩嘩啦,他跟女兒說:「你爸爸用六十元成本和七百多元的比賽,我覺得很光榮呀!」據說當年同時入圍的其他專輯,有的包裝成本達七百多元,所以得不得獎,他認為不用看那麼重,因為評選條件不夠客觀,再加上美感本身就是主觀標準,跟每個人生活經驗或童年記憶都有關係。

 

阿道認為得獎與否不重要,但是有「話語權」很重要。所謂「話語權」就是你表達意見的空間和影響力。


(圖5:工作室一角的金曲獎入圍獎座與人生其他也很重要的事)

 

「我以前也碰過業者說,illustrator我也會,只是我沒時間。」阿道直言,國內看待設計師常當成是「做美工的」,以為設計只是把素材排一排,不會去想像設計可以創造更好的東西。

「有些業者的心態像是去菜市場買菜,還要跟設計要多送兩根蔥。除非你是一個咖,你有另外的附加價值,你才會擁有話語權。」因此得獎對他而言,只是增加設計人的「話語權」。「因為你變成”somebody",你可以解釋自己的設計理念,客戶可以接受,如果你不是,就請接受這些磨難。」聽到信仰虔誠的阿道用「磨難」形容,我不禁莞爾一笑。

 

好設計必經的磨難與修行

 

一個商業設計究竟要歷經哪些「磨難」?阿道說:「如果說你一個月被肯定兩次,那你一定至少被打擊了二十次。」所謂的打擊並非作品的好壞,往往只是不符合客戶的需求。

 

他舉郭采潔專輯的包裝設計為例,原本客戶很滿意他的設計,後來說要改,原因竟然是專輯為了做超商通路預購,而超商配送過程限制商品必須是正方形:「因為不能讓配送箱子裡的東西少放一個,否則會增加物流配送成本。」

阿道悻悻然地說:「又像唱片的海報設計,明明是一張橫的照片,業務會跟你說,因為唱片行版面有限,橫的不能貼,一張橫的會擋住兩張直的位置,所以必須要改成直的。」縱然有種種超乎設計美學的限制,但若堅持不改,阿道認為最後為難到的其實還是自己。

「客戶覺得你很難溝通,下個案子就不找你了。你要做好的商業設計,就必須做好溝通的設計。好溝通不是沒有自己的想法,而是你必須去嘗試說服客戶接受你的想法。不行,你就要認清自己是商業設計,業務最大。」

 

從事每天都面臨被打擊、打擊、打擊的工作,阿道認為設計必須有極大的的抗壓力、靈活的應變,最重要是把自己放在謙卑的位置。

 

設計就是一種修行,包括跟客戶的溝通,如何在有限預算下發揮最大創意。」不過修行不代表可以「得道」,中間有太多妖魔鬼怪會出現。

問阿道老師「得道」的境界在哪裡?當天穿著自創品牌「Halte"服飾」T恤的阿道認為,對音樂產業的設計來說,當前好像是被葛萊美獎肯定,不過這個獎項就如同剛才說的,一樣有太多你不能控制的因素。

也許因為這樣,阿道近幾年來投入自創服飾品牌,並建立了插畫藝術、設計師與消費者的交流平台,而且從布料、車縫、繡花、印刷、整燙,到包裝出貨,堅持真正的「Made In Taiwan」,也就是品牌名稱 法文「Halte」所傳達的純粹與堅定之意。

 


(圖6:投入音樂產業設計長達十七年的阿道背影,身上穿著自己設計的服飾品牌「Halte」T恤)

 

身為虔誠的基督徒,又很清楚做設計必然歷經許多磨難。我問阿道怎麼調適自己繼續走這條路?他舉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逃出埃及的例子,在曠野上走了四十年,要前往應許之地:「四十年都走不到上帝應許的福地,做設計也是,也許一輩子都走不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做到足以代表自己的作品。」

 

我問,哪裡是上帝應許的福地?成長在中興新村的阿道悠長地說:「我最終還是希望能回去做自己理想的事,比如找塊地種田,然後有空就畫畫。」說到種田,這次採訪過程中,阿道經常提及一位在苗栗從事有機農業的朋友,眼神閃著光芒地述說先前去朋友農場的感動。

阿道認為,種田是一種外在干擾最少的工作,頂多就是怨天而已,但是怨天沒有用。「以一個基督徒來說,這是一種很好的生活方式,如果你信得夠,你有最低限度的生活滿足,你不會抱怨。」從一個走過十七年繁華音樂產業的設計人來說,我從他眼中看見了對質樸簡單、規律生活的嚮往。

 

本專訪由風潮音樂授權ㄇㄞˋ點子刊登

風潮音樂網站 windmusic.com.tw |風潮音樂臉書 windmusic

About The Author

25年,四分之一個世紀。 從平易的簡譜到紮實的五線譜;從鄉野土地之聲到熱情熱血的精心創作。 風潮彷彿一紙淨白的樂譜,在經年歲月淬練下,寫就了滿篇精彩的音符。 25歲的風潮,在音樂理想中,無止境追求卓越與創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