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不覺得,歌迷會因為我的設計,來買這張專輯。」做過周杰倫、蔡依林、孫燕姿等流行音樂專輯設計,對於「主流藝人商品」經驗豐富的設計師周正道,坐在位於基隆路的「9d Visual Creation」工作室接受專訪時,說了這麼一句可能令樂迷大感震驚的話,特別是房間貼了S.H.E.的海報、或電腦桌面是林俊傑的粉絲們。

(圖1:周正道&陳嵩嵐“9d Visual Creation”工作室一角)

 

9d Visual Creation」於1996年8月由周正道&暱稱「部長」的夥伴陳嵩嵐兩人成立,成立十七年來專職於音樂專輯平面美術設計。在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以前,阿道在時報出版、財訊雜誌當過美編,幫中時晚報畫過插畫,也待過房地產代銷公司,他說自己在每個公司都沒待超過一年半,直到後來在設計師日光王子身邊當助理,才開始接觸音樂產業。

 

「那一代的唱片設計就是蕭青陽、李明道和王志弘這幾位,唱片在那個時代是往上爬的,一直到我出來開工作室大概五、六年,音樂產業就受到數位化的影響開始下滑。」阿道說,以前唱片市場榮景時,光給電台播歌的公關片,就至少壓個二三千片、花各種心思包裝,現在這個時代一張專輯正式壓片可能也只有二三千片。

 

「其實自己出來開業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好,你賺到的只有自由,沒有時間唷!你要有時間才能享受自由。」阿道說,想要創業的人首先是要將心態定位好,「我們剛開始的時候,每天吃鍋燒麵,一個月做唱片側標可以做到五、六萬,你看我們要做多少側標?」

 

流行音樂沒有創意?

 

有許多人認為流行音樂的唱片設計沒什麼創意,只要放一張大臉、修修圖就好了,阿道說,這可不是設計能決定的:「客戶會跟你說不放那張大臉,歌迷就不會買。」

 

「我覺得大家都不敢冒險。」阿道分析他十七年來觀察台灣音樂產業,當市場越不好的時候,業者越不敢冒險;可是市場好的時候,業主還是跟你說,「就是因為這操作是對的所以會賣!」所以還是不願意冒險。


(圖2:在工作室和風潮音樂唱片企劃、音樂家、攝影師共同發想新專輯封面)

 

當前音樂產業的問題就是預算有限,導致創意發揮空間也受限。阿道舉了一個非常生動的例子:「就像吃麵一樣,以前可以煮一碗麵材料豐富,每次都可以嘗試不同的食材;現在跟你說只有麵條跟青菜,他只要一碗陽春麵。就算你跟業主說,要不要多花兩塊錢加兩片肉更好吃喔!他還是說不要,因為他只有三十元。」

 

除了預算限制,除非你認識音樂產業圈子裡的朋友,否則可能很難想像這些匪夷所思的限制。「台灣有很多限制,比如說業者已經找算命老師說過了,他要紅色、不能黑色。」阿道補充說:「唱片圈還有一種迷信是,歌手不能躺在地上、不能躺在沙發上,就是不能用躺的。」到底是畫面影像可以說故事或感動人重要,還是算命老師重要?

 

 

「一張唱片賣不賣錢,跟設計沒有絕對關係。你賣的是音樂,設計只是包裝而已。」阿道篤定地說,而這段話,我大概已經從設計人口中聽過N次了。


(圖3:在電腦前腦袋轉個不停的阿道)

 

我又問,是否曾經接獲歌迷對於設計的抱怨?阿道舉了林曉培的專輯《煩》為例子,當時把歌詞做成多種方向,結果歌迷反應很不好閱讀;也曾經做孫燕姿的《我要的幸福》,用了比蘋果綠還亮的底色,歌詞是白字,結果歌迷也反應看不清楚。

 

「歌迷會有各式各樣的反應,歌迷不會因為你把他心目中的偶像做很帥、或把女神的身材修得很好,對你感謝,因為他們認為偶像本來就這樣。」他笑稱自己的工作其實是「欺世盜名」,不過這是設計和行銷人的本分、本來就該善盡之責任。「很多青少年會跟著他們的偶像,所以唱片公司要包裝也是應該的,我們設計盡本分做到最好的包裝。」他又開了個玩笑說:「只不過有些到頭來會發現是黑心商品。」

 

好設計不自我設限、放低身段不斷冒險

 

說到主流唱片市場的種種限制,阿道滔滔不絕。但也為了尋找各種可能、嘗試更有趣的案子,即使早已是大排偶像明星搶手的設計師,他仍經常放低身段,丟履歷到各出版社毛遂自薦,包括做書的裝幀,也曾丟履歷給風潮音樂。「我曾經主動寫信去,第一次風潮有沒有理我,我不記得了,通常我寫信給十家出版社大概只有一封會回我,多半都是石沉大海。」

 



(圖4-1、4-2:阿洛《太陽月亮》專輯裝幀設計)

 

直到阿美族女歌手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的《太陽月亮》專輯找他做設計,後來合作的唱片公司換成風潮音樂,才終於展開與非主流音樂公司的合作。「就像我永遠做不到Indie的音樂、做不到文青的東西,因為他們覺得我就是只會做流行。我自己不把自己分類,到處寄email,但目前看來結果還是一樣。」他認為台灣出版業者習慣將自己設限,然後在將合作對象也貼上標籤設限,也因此認為設計做不了其他風格的作品。阿道苦笑:「所以我被客戶歸類為偶像派啊!」

 

我問阿道,如果一個自資獨立發片的樂團以非常有限的預算找他合作,如何?他說:「一個案子要嘛可以賺錢、要嘛可以玩創意,預算有限但是好玩當然OK啊!」聊完,他像個興奮的孩子點開網頁和我分享他自己的服飾品牌”Halte”,以及最近發現日本黑死重金屬美少女團體”BABYMETAL"。

 



(圖5:阿道穿著自己設計的T恤,展示林俊傑專輯中的一張紙完成的可折疊歌詞本設計)

 

從周杰倫到噶瑪巴 ?音樂產業和偶像信仰

 

問及阿道從周杰倫的流行音樂專輯,做到大寶法王噶瑪巴的宗教音樂,有什麼不一樣?「如果你是一個蛋糕師傅,你怎麼可能只會做海綿蛋糕,不會做黑森林蛋糕?」阿道老師認為法王和周杰倫沒什麼不一樣,除了宗教信仰不同,透過音樂帶給人心力量是一樣的。

 

有著虔誠天主教信仰的阿道老師說,他也幫教會修女的出版社做過出版品,「我其實很少做很樸素的東西,」他解釋,因為在主流音樂做得太樸素客戶會認為設計偷懶:「做噶瑪巴我可以做得比較內斂、比較低調,不需有很多花俏或設計元素在裡面。」另一方面,他也想嘗試把宗教音樂做得不是那麼理所當然。


(圖6-1、 6-2 宗教專輯《噶瑪巴的天空下》裝幀設計)

 

關於做宗教音樂專輯的設計,阿道另一個有意思的觀察是:「不管在什麼族群裡面,偶像還是偶像,不管你是噶瑪巴還是周杰倫,是宗教還是流行音樂,對於心目中的偶像都有限制,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他說,就像流行音樂的封面你不能把偶像的臉弄髒,不能躺在地上,「那時候做阿洛的專輯,她也說過,可以不要把臉弄那麼髒嗎?回部落的話阿嬤會問她是怎麼回事?」

 

好設計是幫客戶解決問題、而非創造問題

 

專職唱片產業設計十七年,問阿道老師有什麼設計方法和訣竅?他認為,其實業者的要求不多,而設計就是幫客戶解決問題。「我腦袋裡已經有標準的SOP,就像中央工廠一樣,因為很多案子給你的時間很有限,可能十萬火急,有時候只剩三天。你不能說,客戶十萬火急了,剩三天你還跟他說,我要想個多了不起的創意,客戶不會幫你歡呼。有時候你必須把自己擺旁邊一點,我們是幫客戶解決問題的人。」

 

置身在預算最小化和利潤最大值的商業市場中,設計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取得平衡呢?阿道說:「如果我要做自己的作品,我會跟自己說那就去當藝術家;如果你要做設計師,你所做的就是商品的一部分,必須符合業主的需求。即使客戶要你做紅配綠,你也只能用一些技巧讓這個紅配綠看起來不會那麼突兀。」他認為,真正成功的設計,是一邊幫客戶解決問題,一邊在客戶的需求中求得自己創意的發揮;而更重要的「成功」指標是,業主在一次合作後,願意再繼續找你合作。

 

阿道又舉一個種有機蔬菜的朋友為例:「菜種得再好,沒有人買也沒用。當沒有人找你做案子的時候,你就不是設計師。」(待續)

 

本專訪由風潮音樂授權ㄇㄞˋ點子刊登

粉絲專頁 9d Visual Creation

風潮音樂網站 http://www.windmusic.com.tw/

風潮音樂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windmusic

About The Author

25年,四分之一個世紀。 從平易的簡譜到紮實的五線譜;從鄉野土地之聲到熱情熱血的精心創作。 風潮彷彿一紙淨白的樂譜,在經年歲月淬練下,寫就了滿篇精彩的音符。 25歲的風潮,在音樂理想中,無止境追求卓越與創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