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DDW Flickr

秋季,好似是東西方設計圈的大時節。九月英國有倫敦設計節,十月在台灣有設計師週、日本東京設計師週,及北歐最大設計展荷蘭設計週等。全球都在互相激盪出創意設計的奇趣想像。

今年有兩位台灣設計師參與了荷蘭設計週。荷蘭設計週Dutch Design Week (DDW)在恩荷芬市盛大舉行。今年首度嘗試MATCH互動展區。因為身為北歐最大設計展,荷蘭設計週關注的題材也會成為歐洲設計界參考的風向球。近年荷蘭設計週主打跨業的協力設計,更首次推動展區,結合設計、運動、科技、食物、創業,以「媒合MATCH」為題,試探在全球蔚為風尚的「共創運動 Co-creative Movement」,以參與式展區設置,邀請與會觀眾一起思考「明日設計」的可能。

荷蘭設計週(DDW)Website 

《再生。椅re-ChAIR》

設計師:黃于音

「永續再生」在現今的設計思考中是一個不怕想太多,只怕沒有想的面向。這次,經過三個月在荷蘭駐村的觀察與體會,設計師在不同國家中,仍舊對於新的物件不斷被生產製造,同時也帶來不少環境問題有所感觸。進而從當地環境中找尋素材,進行創作。

一張已經要被丟棄回收的兒童椅,如何重新賦予其新的作用與價值?于音用設計思維與製作,創造一組翻轉產品使用年限的吧檯椅。讓舊了、不再合用的產品能夠乘載回憶,同時伴隨使用者的經驗成長,由小到大,由新至舊,再改變。來詮釋「延續產品生命」的核心價值。

接下來,就讓于音來與我們聊聊,她的作品以及在荷蘭的所思所想吧!

。這次展覽透過再生、永續等社會設計方向進行討論。而社會設計對你來說是什麼?這概念對於你在發想《再生。椅re-ChAIR》有什麼樣的啟發?

社會學家以研究為本,觀察社會現象、發現社會問題加以歸納整理。設計者透過創意與說故事的技巧,運用視覺美感做為媒介將故事傳達給大眾。我認為「社會設計」以社會關心為起點,透過設計的巧思與鋪陳,將本質較為嚴肅的社會議題以說故事的方式,讓大眾容易理解並產生同理心。

於恩荷芬的駐村過程中,《再生。椅re-ChAIR》以兒童椅轉變為高腳椅做為開端,事實上《再生。椅》是一個概念的統稱,能夠發展成為系列作品,每個具有不同年齡概念的椅子都能夠透過巧思延續產品生命,舉例來說:老人的輪椅若轉變為孩子的玩具椅也會有另一番風貌與生命傳承的意味。然而,除了造形、情感與記憶的延續外,更期望傳達珍惜物品、愛惜資源的核心價值;工業化帶來繁榮與便利,同時產生了很多環境問題,藉由《再生。椅re-ChAIR》的故事,希望加強我們對於物品與生態的反思。

。創作過程中,有遇到什麼樣特殊的過程,能與我們分享?(有趣的、奇妙的、開心的、惱人的)

有限的時間於不熟悉的地域中創作,遠比我預想的艱難,但也因全然陌生的環境,所有的過程都是嶄新的體驗!《再生。椅re-ChAIR》的素材-兒童椅購買於一間二手家具店,剛結完帳將椅子搬到室外,心中還擔心著運送的問題。

「Do you have three children?」一個可愛的爺爺看著我問,我笑了出來開始和爺爺閒話家常。而原本一直擔心著的運送問題,也因為剛好問到一個住在同區的好心店員,得到了免費的順路運送,讓專案有一個可愛又順利的開端。

製作前期,非常努力尋找工廠資源,希望以快速的機械加工製成;然而,因為運送與工廠時間的問題,最後選擇土法煉鋼,將草地想像為工作室搭配手工具以DIY的方式製作,在自然中工作享受和煦陽光與新鮮空氣,讓這次的過程成為全新的體驗!

 

。展覽期間,于音有邀請與會觀眾一同繪製明信片,與民眾互動的過程中有什麼樣有趣的故事發生嗎?

這次駐村計畫,訴說了這個城市的椅子與我的故事,在展覽現場也透過繪製書寫的方式,蒐集民眾記憶中的椅子,成為共同展出的故事牆。


這兒的民眾都很願意分享他們的故事,在互動的過程中很常看到孩子與父母親共同繪製一張明信片的溫馨畫面,畫出家庭的共同回憶!一位老先生畫完後,非常開心的跟我分享「我的椅子已經203歲了,他是1812年製造的,是我媽媽留下來的椅子…」接著跟我描述坐著的感受等等回憶,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對這張家傳椅的珍惜與喜愛。

另一個印象深刻的故事是一位媽媽和女兒,他們用豐富的色彩共同完成明信片,那是一張爺爺留下來的椅子,現在是家中每位成員愛不釋手的座位。這次展出,藉由繪畫作為媒介拉近與民眾的距離,分享每位參與者的椅子故事!

 

。請與我們分享這次荷蘭設計週的參展作品中,印象深刻的作品有哪些?為什麼他們會吸引你呢?

「Shylight」是Studio Drift的作品,展品靜悄悄的置於Strijp-S一棟建築的頂樓。Shylight是燈的互動裝置,結合自然有機的型態搭配機械科技的運用,儼然是一場詩意的演出。透過機械精準地控制燈的升降節奏與律動,燈在最高點時像花苞般收起,落下的過程瞬間綻放,使用軟性材質-絲綢,每一個瞬間都是獨特的風景。

Studio Drift 網站

 


Pieke Bergmans的作品「Phenomeneon」也深深吸引著我,以工藝化的手法重新詮釋燈管與燈的關係,不規則的玻璃管壁與內部流動的霓虹氣體,創造了對於燈具的想像力。

Pieke Bergmans網站

 


原本就在我腦海中的「Gravity Stool」終於在展期間看到實體,Jólan van der Wiel以實驗性的手法將磁力視覺化並詮釋為作品,因為磁力產生的不規則結構與細節令人讚嘆,展示作品旁放置了製作的機械設備,增添了對於過程的想像空間。

Gravity Stool網站

 

。請與我們分享這段荷蘭「生活」中,印象深刻的人/事/物 分別為何

一位喜歡旅行並和臺灣設計圈有密切交流的設計師Lilian,透過社群平臺主動與我們聯繫,邀請我們共進晚餐,這對初來乍到的我們是特別溫馨的體驗。

Lilian準備了道地的荷蘭美食,一邊享用一邊跟我們介紹著每一道菜,談天的話題從荷蘭聊到臺灣,不斷分享著不同文化的小故事。到當地人家裡作客,可以從空間、美食與聊天的過程,快速融入這兒的生活步調。


 

。在「設計」面上,印象最深刻的人/事/物 又分別是什麼?

曾以飛利浦企業為核心活絡的恩荷芬市,工廠外移留下了硬體設施與老舊廠房,如今重新注入了設計與藝術的活力,整個城市能被稱之為「再生」都市。

Piet Hein Eek是荷蘭非常知名並且具有代表性的設計師,工作室坐落於恩荷芬市其中一棟飛利浦的老舊廠區Strijp-R,他將舊空間轉變為他的設計基地,整合了工作室、工廠、展覽空間、販售空間與餐廳,廢棄倉庫如今混合著設計與藝術的氛圍。


Piet Hein Eek更擅長將低劣材料轉變為令人驚嘆的作品,利用繁複的加工不僅保留材料的樸實、反轉材料的命運,同時重新詮釋回收材料給人的觀感。對比於工業化快速加工的現代製成方式,Piet Hein Eek以實際作法傳達出他對於材料的概念。


 

。這三個月的駐村計畫,對你個人有什麼內在及外在的改變?

這次駐村讓我感受到不同的文化面相,除了荷蘭人的有話直說,做事的方式也讓我有深刻的體悟。這次的展場共識經歷給我很多啟發,在臺灣我們習慣完善的規劃再加以執行,跟著計劃走不喜歡有太多變動,當然在時間上拿捏得較為精準。

然而,這次經驗讓我感受到現場調配的靈活度與機動性,即使在開展前一刻也不會因為時間緊迫而放棄對於美好感受的追求,開展後的每一天也都有些許的微調,像是放置盆栽、地板上的引導標示甚至是邀約新的工作團隊進駐等等。

這個過程讓我體會到開展不是佈展的結束,而是精益求精的開始,隨著與民眾的互動不斷思考更完善的可能性。期許自己將這個概念內化,應用於未來創作與做事的態度上。

 

。經過了這段期間對於「設計」有不同的詮釋與思考嗎?

由於本身是產品設計背景,過去參與的專案多以「產品」為設計導向。在這裡與當地的設計者交流,看到了對於社會現象、社會議題的關注,他們透過設計思維與手法,用引人入勝的方式敘述這個社會的故事,呈現的手法也更加多元,產品、平面、影片、裝置、表演甚至是體驗設計都是他們表達概念的方式,設計不被侷限於形式與媒介而更加著重於概念的傳達。

 

。此次計劃結束後,未來有什麼計劃?

在恩荷芬市的這段時間,感受到過去飛利浦時代與現在設計藝術能量的連結,舊的空間被重新詮釋,以全新的樣貌進入民眾的生活中。讓我也反思我自己生長的土地-臺灣,我們有許多令人驕傲的傳統文化、美食、器物,然而在西方崇拜的現況下,似乎好久沒正視臺灣原本的美好,期許未來能夠投注更多的心力尋找自己的根源,透過設計的力量轉化為現代的語言,以嶄新的形式讓民眾看見屬於臺灣的故事。

 

“不同人的經歷,都能夠是自己轉換吸收的養分。

不一定人人都有機會出國,但網路無氟屆,只要心打開、培養自己有開闊的心,並學著深入觀察與分析不同環境的人事物。那麼從別人經歷過的事件裡,自己也有收獲的機會!”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