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來,常常有台灣的設計師或企業主問我,如何將他們的產品賣到歐洲?也有設計學院的師生,希望我將他們得到紅點設計奬的作品引薦給歐洲品牌生產銷售。以這類問題越來越頻繁的情況來看,台灣設計現在面對的不只是內需市場的不足,還有急需要國際廣泛肯定的狀態。

的確,在歐洲人心中,台灣並不是一個以「設計」聞名的國家,而台灣品牌的電子產品也不是以「設計」為訴求吸引大眾消費購買。在反思「如何將台灣設計賣到歐洲」這個問題的同時,我正好在上海看到了日本設計師原研哉的展覽「設計的設計」,精彩細膩又具有前瞻性的作品在純白的空間中展出,是一個令人難忘的設計展。而這個展覽中最令人驚豔的日本纖維設計 Senseware,早在2012年於上海展出前,2007年就已經先後於法國巴黎、義大利米蘭、以色列霍隆等地展出了。

同樣身為亞洲國家的日本與韓國設計,在現今國際上已經俱有一定的知名度,也引起全球的哈日、韓流風潮。這裡我們姑且不談日韓官方政策與企業的策略,先將問題回歸到基本面上做探討,也就是設計產品的本身。這個本質性的問題,就像原研哉在「為什麼設計」一書中,與日本旅歐設計師阿部雅世所說的:「 現代社會最現實的問題光靠企業或品牌的能力是無法解決的。設計最根本的力量是去思考環境及事物的合理性,並將合理性滲透到社會全體。

在台灣設計有心打入歐洲市場前,我們可能要先思考一個問題,就是自己所設計的產品是生活必需品,還是非必需品?生活必需品在這裡可以泛指一切我們必需賴以生活的道具,像桌椅、寢具餐盤照明等。因為非必需品在歐洲人的心目中,並不是設計,而是可有可無的小玩意兒 gadget。有鑑於此,生活設計學這個主題下要和大家一起探討的,是生活中的必需品,是從東西方文化與生活的不同來研究設計的本質。

既然是生活的必需,那我們就先從生活的最必需「飲食」開始。

這幾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回亞洲的頻率激增,因此回巴黎的行李箱裡,曾帶有柳宗理的不鏽鋼單手鍋、松德硝子的酒器、京都作家田邊一晃的餐具⋯等,幾乎是想把日本這些好的食器鍋具整個搬回巴黎。然而,歐洲的烹飪方式與飲食習慣,讓這些遠渡重洋的食器只能當家中的收藏品。

線條優美又方便使用的柳宗理設計鍋具(照片截取自日本SEMPRE網站)

以烹飪的方式來說,由於歐洲許多老房子沒有瓦斯管線,因此廚房多以電磁爐或電陶爐為烹飪設備是最安全方便的解決方式。一般家庭在購買鍋具時,材質會是首要的考量,有些可以在明火上烹煮的鍋具卻不一定能在電磁爐或電陶爐上使用。以我在亞洲購買的柳宗理單手鍋為例,在購買前銷售人員告知可以在電磁爐上使用,也可以放進洗碗機清洗,然而在使用時卻發現這個鍋子因為不鏽鋼厚度的問題,在使用電磁爐 Induction 快速加熱功能時,比一般歐洲鍋具加熱速度慢。此外,由於歐洲水質問題,煮水後鈣質殘留比歐洲鍋具嚴重。

另一個例子,是前些日子在巴黎換季大折扣時,Alessi 以五折的價位促銷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設計的「柴犬鍋 Shiba」。一般說來,歐洲商人都是趁著折扣季出清賣不出去的滯銷品,引領 MUJI 無印良品橫掃歐美的日本設計典範,設計大師深澤直人的 Shiba 鍋怎麼會被 Alessi 下達五折出清的指令?

Shiba 鍋的鍋體是三層的不鏽鋼和鋁,手柄與蓋子皆是柏木製,材質、造型或顏色都具有日本設計協調靜謐的特色。此外,它還符合電磁爐與 Induction 快速加熱的功能需求,除了鍋體有些重之外,難道是木製手柄有問題?

原來深澤直人這一系列的商品對歐洲家庭來說,尺寸都太小了!最大的鍋子直徑只有24公分,以歐洲人前菜主菜的飲食習慣來說,很難用這個尺寸的鍋子做一家人的主菜。此外,由於亞洲菜系大多會先經過各式刀法處理切塊後再進鍋,歐洲菜系則是將完整的食材直接放入鍋具中烹煮,所以最大的 Shiba 鍋只能煮兩人份的餐點。這兩個例子皆是因為烹飪環境的不同,就算是日本設計大師的設計,在歐洲也會遇到普及化的困難。而飲食習慣,也是另一個亞洲設計在歐洲會遇到的問題。

深澤直人設計的 Shiba 鍋(照片截取自 Alessi)

 

生活設計學 – 食(下)

文章出處:巴黎不打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