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台北設計大展聲勢浩大,主辦單位宣稱獲得比預期還好的展出成果,參觀人次超過了原本預定的一百萬人,可以說是台灣史上最大的設計展了。展覽結束將近一個月了,總讓人有些感想,需要宣洩。

今年的設計大會主題為「交鋒」,邀請了五個主要領域的專家來與全世界各地的各領域設計師們來一場交流會,藉此激盪火花,並且也讓全世界看到我們政府對於設計產業的用心。的確,目的達到了,許多國外設計師對於台灣政府如此扶植國內的設計業者讚不絕口,政府認真投入資源舉辦相關展覽與推動計畫是相當值得讚揚的,但我們更希望看到的是在未來能夠有更多產業願意打開心門,與設計師交鋒。

via I like

整個產業環境要提升,企業質感以及生活品質要增加,靠得就是產業中每個人對於美感與質感的敏銳度。有了對於美感的敏銳度之後,才能對於現在所做的事情或者是生產的商品有所「感覺」。能夠在除追求規格與成本的思維之外,加上對於質感的神經。而只有在增加了對於質感的敏銳度之後,才能夠瞭解到現在所做的一切還有提升的空間,也才願意為了提升質感而投入更多的開發心力。

當然,長期賴以代工為主要維生方式的產業,早已養成了根深蒂固的代工思維。整個產業受限於供應鍊層層節制(或者是層層剝削?)的情形之下,成本變成了唯一的考量,所有的人就好像只能使用單向思考的方式,思考著如何降低成本(cost down是口頭禪),鮮少人願意去思考如何增加質感以提高售價。

但是我們從蘋果(Apple)和賈伯斯(Steve Jobs)的身上看到了質感與設計能產生的影響力是如此強大,從市場上來看,消費者願意付出更多的費用以取得更好的品質與設計感。這點,更證明了設計美學能夠提升企業獲利以及影響力。

via Ev0luti0nary

或許有人會說消費者還是會希望用最低的費用來取得商品或服務,殺價或低價消費本來就是人的天性。但我會說:「那只是我們不懂得如何告訴消費者這些是值得的。

蘋果(Apple)的自信來自於對自己產品與設計的重視苛求,唯有當產品或服務在進入市場前讓消費者檢驗之前,自己關起門來就已經自己檢驗過無數次,這樣的態度才會成就對於自己產品的自信,而這個自信才能夠讓他擁有說服消費者的能力。

而目前我們整體的產業結構中,大家習慣進行「垂直整合」,使得專者越專,無形中形成專業壁壘。在面對著如此巨大的產業巨人,新興的設計領域工作者就相形渺小,無法對這個環境提出美學上的新思維,長期不禁淪為「設計工人」而非「設計師」。這是個相當根本的問題,一個社會對於設計美學素養與尊重的問題。

這並非僅靠政府、設計師、或企業任一單方面改變而能改變,需要的是為這個社會再重新注入一股設計美學的血清來改變體質。

對政府而言,應該從根本著手,先讓政府自己變成一個具有設計美學思維的組織。重新以設計思維思考整體的政策與服務流程制定,將美學經濟納入經濟發展裡面的範疇,重新打造一個全新的美學政府。讓產業與社會感受到設計美學能夠帶來的改變與影響,並且對設計美學擁有信心並嚮往。

對企業而言,須將眼光放遠。成本思維的確能夠鞏固近利,但設計美學才能將長遠的價值凸顯出來。思考如何利用設計思維來改善企業流程以及產品價值,讓設計師能夠在整體流程更早的階段參與,為已經制式化的產業思維帶來一些全新的創意。(這點,賈伯斯已經給我們一個相當有力的證明,而且撼動了全球)

對設計工作者來說,學會尊重自己的「設計」,同時培養「設計技能」與「設計思維」。設計最重要的根本,在於透過設計思維來提出改善的對策,然後才是利用設計技能來執行。學校已經教給我們足夠的設計技能了,但是更重要的是懂得去思維。另外,「價格」並不一定能夠完全呈現設計的「價值」,但「價值」會因為設計工作者對於自己設計的「重視」而展現。

via Simon Blackley

最後,其實我相當鼓勵設計系的學生們,能夠跟其他科系(尤其是管理類科系)的同學一起去參加各式各樣的創業比賽,在念書的時候就能夠去了解並適應其他領域的思維。從我的角度來看,設計是所有科系中最不能夠用「專業」來看待的。因為一旦當你把自己的設計認為是「專業」的時候,那就表示你關閉了與其他領域「交鋒」的大門。而當自己被封閉在設計的孤島上還自得意滿之後,不知不覺中,原本擁有與外界聯繫的敏感神經就會逐漸退化,形成只會「做設計」的專業人士。

因此,設計師們,如果外界還沒準備好要跟我們交鋒的話,那何不我們自己主動一點,準備好跟這個世界交鋒呢?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