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硬塞腦

你一定還記得三年前震撼廣告界的「史上最強的遮瑕膏Dermablend:殭屍男孩」。三年後,手法看似雷同但核心概念卻來了個90度大轉彎,賦予了遮瑕膏更有意義的一面。

如果你忘記(或是其實沒看過)三年前超震撼的DERMABLEND遮瑕膏廣告,那你可以先看這篇文章回顧:「史上最強的遮瑕膏」。那位受邀與女神卡卡合拍MV的的殭屍男孩,在經過遮瑕膏的超完美遮瑕後,竟然是個超清秀的美男子。

更重要的是,關於化妝品廣告,從來都只有女明星美美的告訴你「上了妝後後我的毛孔都不見了呢(假掰笑)」,DERMABLEND卻是找來最難遮瑕的殭屍男孩,遮給你看,重重的給了一次震撼教育,馬上被說服這絕對是史上最強的遮瑕膏。



略略可惜的是,DERMABLEND並沒有積極的延續「殭屍男孩遮瑕膏」的霸氣和議題熱度,繼續有脈絡的延續行銷。BUT,最近他們再度以同樣的姿態,強勢回歸到消費者的眼前,不同的是,這次他們呈現的廣告效果並非霸氣,而是被隱藏的溫柔面。

Cassandra Bankson 是位兼職模特兒,他在大學時期突然深受青春痘困搞,而且狀況越來越糟糕。由於她臉部情況,她開始遭受訕笑嘲諷,時逢她最愛的爺爺逝世,有人嘲笑Cassandra:「你爺爺不用看到你現在這副模樣,實在是好事一樁」,這對她來說是多麼的痛苦,甚至讓她無法愛自己。

但今天,她要在攝影機前卸下她的妝容,她不願再躲藏,她要大家清楚看見她的樣子。遮瑕不是隱藏原始的自己,而是一種讓他能夠更有自信面對未來的方式。

另外,Cheri Lindsay 為白斑病患者,大學開始病發。她不能過度曝曬於陽光之下,她對自己感到慌張,她在意別人異樣的眼光。但慢慢的,她開始接受自己,並肯定即使有白斑病的她也能夠擁有成功的人生。

而他跟 Cassandra 一樣,決定在鏡頭前卸下妝容,對自己,也對所有人坦白這一切。即使是這樣的我,我一樣熱愛我的人生。

在兩位美麗的女性告解下, DERMABLEND從前霸氣的氛圍,突然溫柔了起來。她們都有一樣的結論:「過去我化妝是為了隱藏我自己,但現在,我像世界展現我自己,並且證明我自己的模樣」。而她們更邀請更多的女性,一起以影片的方式來「告解」,釋放自己。

這次,跟殭屍男孩以同樣的手法呈現遮瑕膏,卻帶給消費者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殭屍男孩打響了品牌的知名度,Cassandra 和 Cheri 則提升了品牌形象,以更溫柔的形象進駐女孩們的心。

上面這張圖片,多美麗的一副景象,美麗的不只是他們的樣貌,更是他們有自信的模樣。就我看來,雖然三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但DERMABLEND在行銷上卻做了非常好的延續,它不是重操老梗,而是從過去的創意,翻轉出更動人的行銷方式。實在非常喜歡這個案例(台灣買的到的話我也要去買這款遮瑕膏)。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好的創意,就是該塞進腦裡的東西。 InsideBrain 硬塞腦尋找那些需要塞進腦裡的好物。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