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系列文章是石大衛在2008年九月來倫敦求學時所寫,連續365天記錄了他在英國發生的點點滴滴,好事壞事衰事爛事及各種有趣的事。吃吃喝喝他興趣不大,更不喜歡喝酒趴踢,只用自己的方式探索這個新奇的城市。

16th Nov 2008

(照片說明: Helen, Mikato, Kevin, 當然還有主辦人榮城哥,他們都是老同事了)

 

睜開眼的那一剎那,我覺得好舒適好爽快呀,步履闌珊走去電腦前晃晃滑鼠看看時間,難怪這麼暢快,已經快要十二點了,看來今天讀書計畫又要延遲一些了。但是讀書之前還是得醒醒腦才行,上上網看看NBA highlight 可以幫助活化腦神經加強腦細胞運動頻率,是真的。

換換衣服洗洗臉刷刷牙照照鏡子抓抓頭髮,一切就緒一出門一轉眼我就回家去了。倫敦下點小雨很常見,只是我不想淋個雨只為了去學校圖書館,某種層面來說只要你下定決心好好念書家裡也是可以用功的,好在我的室友們通通都還在睡覺,我可以安靜的好好跟Walter Benjamin作戰。

繼昨天把 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Its Techonological Reproduction 完整看完一遍之後,現在該是仔細查單字搞懂所有細節的時候了。是的,我花了將近一個半小時很仔細閱讀並翻閱字典,外加把有關鍵字的段落抄在我的筆記本上,沒想到我如此辛勤的結果是..只看了四頁左右,果然這樣是非常耗費時間的念書方式,誰叫我要來英語系國家念書,誰叫我老爸不是柯林頓,誰叫我當初在台灣不好好把英文唸到可以考IELTS 8.0呢。

如果你有在看我的文章可能會好奇,那我幹嘛不繼續好好念書非要一個半小時就打住呢?理由其實也沒啥打大不了,昨天榮城哥就告訴我今天是Kevin的生日,既然是自己的好室友的生日當然一定要捧場,何況我又不是說作業真的明天就要交出去了,還有一些緩衝的時間,自己室友如果都不理不采那就太沒義氣了。

今天慶生的地點是在Canary Wharf,倫敦的金融區,算是很高級的區域,出發之前我們還要跟一個榮城哥的前同事會面,聽說是個越南人,而榮城哥和Kevin都說她滿漂亮的,但是我聽到是越南人其實就已經覺得他媽的你們兩個都齁懶我,尤其是他們在講的時候邊笑邊講,實在讓人懷疑,總之我們就先去Canada Water地鐵站裡面等她去了。

結果她來以後我倒是真的有些訝異,以他的皮膚白皙程度的確不像是台灣人所想的越南人(後來發現倫敦的越南人都很白) ,臉蛋也不像是我們在台灣看到的越南新娘,算是滿漂亮的,服裝品味也不錯,高雅簡單,身材纖細穿高雅的衣服更是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但是Kevin說她好像感情這方面不是很順,但是他也沒有明講,反正大家身處異鄉想必是有說不盡的苦處,我也懶得問,問多了對自己也沒啥好處,反正趕快去Canary Wharf 吃飯比較重要,因為早上到先在我都沒吃,以我如此之大食客而言,已經快要餓翻天了。

Canary Wharf 的Royal China我早有耳聞,雖然榮城哥在倫敦已經混了很多年,但是似乎他對中國菜還是情有獨鍾無法忘懷,每次出去吃都是吃中國菜,我倒是也無所謂,因為這裡的中國菜多是港式餐飲,我愛的很,一點也不排斥。到了以後還有一位日本女生,原來她就是之前幫榮城哥在MixB上面登廣告徵室友的日本人,我也好好感謝她了一下,因為如果登在Gum Tree上面我可能就沒機會了。另外越南女生Helen的一位香港朋友也來參加我們的聚會,她在Burberry上班呢,感覺上相當高招的時尚女性,雖然她實在不是非常漂亮,但是能感受到她在職場上非常活躍,電話接個沒完。

這次吃的東西其實跟上次在超高級中國餐廳吃的非常類似,都是港式飲茶的點心類居多,雖然沒有那麼精緻但是還是很好吃,價錢會便宜一點點。日本女生Mikato目前也是榮城哥的同事,但是看得出來他們已經認識非常久了,感情也很好,而且其實他們跟 Kevin都已經有某種程度上的認識,看得出來交情很不錯,有時候我得找機會插話才行。對我來說最好的機會就是幫大家照照相,我也對此樂此不疲,開心的很,榮城哥也會順便說我就是學攝影的,讓大家認識認識我。

當然我們出發的時候才差不多三點,這裡吃完也才不到五點,雖然天已經全黑,但是,拜託,實在是還太早了吧,毫無意外的我們又去下一家酒吧。但是行程很特別,我們是要搭船回Canada Water附近。其實Canary Wharf 跟 Canada Water 就只是一河之隔,所以當我們上船準備付錢,還在算錢剛付完,大概五分鐘我們就到了,幸好我反應不算太慢有及時幫大家拍到幾張渡河的照片。

(照片說明:榮城哥難得恍神)

 

(照片說明:眼睛瞪大的Kevin還有Mikato)

 

下船的地方其實就是我常常來拍照的Greenland Docks附近,原先他們要進去一家在船上的酒吧,也是我之前拍照的點之一,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很遺憾船身外的座位都已經滿了,坐在船裡面很無趣,所以榮城哥馬上提議換另外一家酒吧,這些酒鬼永遠有去不完的地方。他說離這裡大概兩個公車站就到了,那其實大概聽起來是約十分鐘的腳程,結果我們至少走了五個公車站牌的距離,至少走了二十分鐘才到。不過說真的,沿路都是順著泰晤士河走,所以景色非常優美漂亮,尤其是晚上,這裡又是住宅區,些許的寧靜又襯托了河岸的喧囂,如此的對比讓人心醉神迷。但是我想Kevin心裡面對景色是毫無興趣,只想馬上大口喝酒。

(照片說明:生日很開心喔Kevin)

 

(照片說明:Helen的好朋友,在Burberry上班的Jacquelin)

 

 

這個酒吧戶外景色真是美極了,一出門就是河岸,但是是屬於比較安靜的河岸區,非常浪漫低調,適合情侶來調情,當然也適合我們這種三五好友出來聚會亂講話。顯然Helen對我的小相機非常感興趣,她說她的Sony T100都沒辦法拍這麼漂亮,但是其實只是她不會設定,我也懶得多跟她解釋,就相機給她把玩把玩過過癮,她還說在倫敦她之前要去拍類似藝術照的studio,拍的爛死了,還想收一張A4 75鎊,那我現在就去開攝影公司那我豈不是要賺翻了。我跟她說下次妳來我們學校攝影棚我拍一張收妳7.5鎊就好(後記:後來我在類似的公司上班大概一年多的時間,確實算是好賺的)。

(照片說明:繼續續攤,這些人喝瘋了)

 

倒是香港人Jaqualin,對於榮城哥的年紀非常感興趣。因為榮城哥又在講老掉牙的故事,去Tesco買酒店員硬要看他ID,因為不相信他已經超過20歲之類的。的確榮城哥是娃娃臉,因為實際年齡應該是將近30上下了,但是看起來頂多像個大學畢業生而已,真是讓人好生羨慕。榮城哥就一直耍耍Jaqualin,一下說他40歲一下說他18歲,亂講一通。反而是Jaqualin說自己是25歲而已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因為她以一個東方人來說看起來像是至少30多歲了,真他奶奶的,香港人應該也很懂保養才對吧?而且其實Helen也才跟我一樣大(實際上比我小),卻好像已經在倫敦混了相當久的時間,可想而知必定是個非常有錢的越南女孩。

另外因為我不小心說錯我是榮城哥和Kevin的roomate ,其實正確講法我應該是他們的flatmate,因為如果是roomate就表示我跟他們睡一間房,另有曖昧之意。反正我將錯就錯,大拿這個故事開玩笑,亂講說什麼我有時候想來都會發現榮城哥就睡在我旁邊,或是講些跟這兩個名詞有關的冷笑話。反正在國外大家好像都很吃這一套,跟有點gay相關的笑話他們都會笑的很爽。

話說這裡結束之後,又要續攤到另外一間酒吧。這次走的比較沒那麼遠了,大概真的就是10分鐘,原來這裡是以前Kevin上班的韓國酒吧。坐下來之後榮城哥跟Kevin繼續拼酒,我們其他人喝綠茶,加上Kevin點的一大堆燒肉,大家喝酒(茶)吃肉,頗有以往古時飲酒尋歡之樂的味道。這裡的燒肉實在是鮮嫩美味,加上Mikato的巧手一烤,真是好吃。海鮮餅也跟在台灣吃的不一樣,料多又豐富,還有韓式蒸蛋跟日本蒸蛋略有不同,但是一樣美味。而且席間聽他們談話我才知道,Mikato跟Kevin感情相當好,甚至說好如果34歲之前都還是單身他們就結婚,我想應該只是胡說八道,因為真正要好的朋友結婚的話其實感覺會很詭異,但是管他的呢,我想十年後或許我已經不屬於他們人生的一部分了(不用十年,事實上兩年不到我就完全跟他們分道揚鑣了)。而且今天其實跟大家最不熟的就是我,雖然我講的笑話他們都還滿捧場的,但是這畢竟只是搏君一笑罷了,長久的感情培養才是最困難的。

(照片說明:Helen的臉怎麼突然扭曲了)

 

(照片說明:Mikato喝酒也是一流,Guiness一杯接一杯)

 

 

就這樣胡說八道婆婆媽媽扯東扯西,Helen, Jaqualin和Mikato就得先離開了。時間約是十點多,他們明天都還要上班,所以不得不提早走,Kevin看起來非常失落,畢竟他們都是Kevin的好朋友,而且Kevin才又剛剛加點了海鮮湯,一大盤燒肉,還有炒內臟等好吃的美食,沒想到菜才剛上來他們就要先離開了,也難怪Kevin看起來頗為失落。失落之餘其實Kevin也已經有點醉了,身體開始搖搖晃晃,榮城哥負責繼續跟他喝酒吃肉,我則是只需要負責吃肉的部份就好了,因為這些肉不吃實在是可惜,雖然最後我們還是沒能把它吃完,但是其實也都已經飽了。

 

(照片說明:其實Helen和Mikato先走讓Kevin覺得有些落寞)

 

(照片說明:每週都會上演的戲碼,兩人又要開始拼酒了)

 

 

他們喝的差不多也該離開了,結果原本要叫計程車的,結果車行居然說要我們等個45分鐘,Kevin對著電話亂譙一頓之後我們決定還是坐公車回家,畢竟這裡離Bermondsey很近,搭公車很快就到家了。結果路上Kevin又想尿尿,他今天起碼已經尿了七八次了,還有一次是在路邊,現在他又要重演路邊尿尿的戲碼。因為天冷他還說他小龜龜都縮在一起了,我跟榮城哥聽了一直大笑,我就趕緊把相機拿出來狂拍,原本想拍正面的,但是他一直閃躲,索性我就直接用錄影的,亂拍一通,等到他知道後就一直追著我要弄我,就這樣我們像幾個亞洲瘋子在路上狂奔猛竄了好一會兒,因為我實在不想給她剛剛尿尿扶老二的手碰到,當然還是躲不過的,算了,只能祈禱他不要尿在手上就好。一路上他覺得有人在看他還想去跟人家挑釁,當然我跟榮城哥都會盡力去制止,甚至上了公車他都還在亂瞪別人,但是我想他只是想跟我們鬧著玩,雖然我想其他有些乘客應該是真的嚇到了。

 

(照片說明:超寫實主義的一張照片)

 

(照片說明:真相大白還真有點不堪)

 

(另外有影片為證:http://youtu.be/b6K0nRaywPY)

 

我們要進門回家了。才怪。是到我們家樓下的酒吧繼續喝。前往的路上Kevin一直狂喊尖叫說今天是我生日啊!好爽啊!I’m king of the world!!什麼之類的,像是他是金屬搖滾樂團的主唱,類似Guns’ N Roses那種感覺。當然快要到酒吧之前被我們強力制止了,不然等一下被踢出來就很難看了。

 

(照片說明:下了巴士走在路上隨性的三位室友自拍)

 

一進去榮城哥又是點了三杯Guinness,是愛爾蘭的啤酒,每次榮城哥都喜歡說喝這種酒對身體健康有益,如果真的有益我想也不會有這麼多人得肝癌了。當然他點三杯的意思就是要我也多少喝一點,我只喝了兩口就倒去他們兩個的杯子裡了。但是已經KO掉一杯的Kevin早就已經掛點了,早在前一家酒吧他就已經搖搖晃晃,更不用說是現在了,所以其實我倒給他的那半杯,我還是跟榮城哥繼續喝下去,雖然沒有喝完,但是我猜今天已經是我來倫敦喝啤酒最多的一次了,尤其這個酒精濃度大概四點多,比我之前喝的Carlsberg的二點多多上不少,奇怪的是我今天也沒感到頭暈或是想睡覺什麼的,我想我可能真的開始對酒精產生某種抗體了,這是好是壞實在是難以捉摸。

 

(照片說明:已經快要掛點了兩位)

 

(照片說明: 海量啊榮城哥 )

 

(照片說明: Kevin也乾了 )

 

(照片說明:乾完就掛了 )

 

(照片說明: 壽星已經不省人事 )

 

 

無論我開始能多喝一點酒是好還是壞,眼前最重要的事還是要把Kevin給扛回家,而且他老兄每次喝醉都會忘東忘西,手機帽子又掉在酒吧,依照慣例當然還是由我把他們通通給撿回來塞回他的房間。雖然回到家都已經十二點了,而我明天還要上一整天的課(也不排除蹺課的可能性),但是能這樣跟朋友去外面打屁聊天認識新朋友,真的比起自己蹲在房間裡上網要好的多開心的多。

 

 

 

作者簡介:

石大衛 David Shih,目前為倫敦自由時尚攝影師,2008年初來倫敦求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至今。作品網站可參考:www.david-shih.com 或上facebook個人網頁:http://www.facebook.com/davidshihphoto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石大衛 David Shih,目前為倫敦自由時尚攝影師,2008年初來倫敦求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至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