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系列文章是石大衛在2008年九月來倫敦求學時所寫,連續365天記錄了他在英國發生的點點滴滴,好事壞事衰事爛事及各種有趣的事。吃吃喝喝他興趣不大,更不喜歡喝酒趴踢,只用自己的方式探索這個新奇的城市。

14th Nov 2008

照片說明: 我真的會很想念Leon

禮拜五本來是沒課的,但是也不知道阿諾是那裡不對勁,要大家今天多上一堂課。是說早在開學的時候講義上阿諾就寫了今天要多上一堂沒錯,但是想到假期被卡一半就有點討厭,算了,反正今天本來也就是要來學校拿底片去洗照片還有掃描的,既然要來就多上一堂攝影課也無所謂。

還好今天上課內容並不無聊,主要是在講各片幅相機,包括一般35mm,中片幅的6×4.5,6×6,6×7,6×9,6×12,大片幅的4×5以及10×8。順便他也講了一些景深表尺的功用,我想這些並不是一般攝影課或是愛好攝影的人會去注意的細節,滿遺憾的,雖然我以前就知道這些知識,但是現在很多攝影論壇大致上也不會討論這些,大老遠來重學攝影基礎實在是有點好玩,不過重點是班上其他人確實也是真的搞不清楚這些東西,我看對攝影機相當熟悉的Leah也聽的霧煞煞,會用器材不見得懂原理,在此可見一斑。

另外阿諾也講了鏡頭構造與針孔成像的起源。滿有意思的,前陣子搞的我焦頭爛額的羅蘭巴特「明室攝影」一書中的「明室(Lucida)」的由來,其實是文藝復興時期,畫家利用針孔成像的反射來作畫的工具,慢慢演變成為現今的相機,之前在維基百科有讀過,但是今天更加深了一點印象,尤其是阿諾很會利用簡單的機械相機解釋相機運作的原理,感覺很不錯。

 

另外今天看到了哈蘇的超廣角鏡頭,相當有趣,因為他是直接一個大鏡頭連了一部分機身,直接裝在底片匣上,有玩過中片幅的人都知道,基本上相機就是分成觀景器,鏡頭,機身,底片匣,但是一旦要裝超廣角鏡頭就無法使用機身取景,就只能裝在底片匣上,並且使用類似雙眼相機的觀景氣裝在閃光燈熱靴上,用以觀景,整台中片幅相機因為少了機身看起來很袖珍,滿有意思的。

另外我也趁Chris提出中間休息的時間把玩了一下大型相機,不愧是大型啊,沈重,大體積,操作複雜,取景麻煩,一次只能拍一張底片,但是我看過一些風景攝影名家的拍攝,使用大型相機確實是有畫質與透視感上的強大優勢。

 

不過最為震驚的還是聽到35mm相機起源。原來是因為早年不論是相機還是攝影機,都沒有測光表,都必須依靠眼力猜測曝光時間,所以對一般拍照來說可能還好,但是錄影就很麻煩了,因為一旦曝光不對會很浪費底片。所以有人就想出了使用電影底片先來拍攝單格影像,沖洗出來看曝光是否準確,在繼續使用相同曝光值繼續拍攝的方法。

沒想到這樣居然因此讓35mm底片相機因而誕生,並且迅速在當時成為市場主流,直到今日還是大家手中一般使用的相機規格。聽到這個故事我都嚇了一跳,原來35相機的誕生是這麼有意思,希望阿諾不是齁懶我的,不然在部落格講錯是很丟臉的,還好我的觀眾也不多就是了。

就很難得的我今天上了連續三小時的攝影課都沒有度孤,應該是第一次這樣吧,不然以往攝影課我都很快就想睡覺了。攝影課一結束我就去找馬丁,說我要洗照片去,請他幫忙打開機器,我就來印昨天洗好幫里昂拍的照片了。老話一句,ISO 100底片顆粒真是細緻,尤其又是120底片,拍起來更是美輪美奐啊,至少我心裡是這麼覺得,我也不會忘記與大家分享。


只是我太忘情於印照片上,時間不知不覺就過了三個多鐘頭,加上早上的三個鐘頭,無形中我感到超累的,原本還打算去圖書館念Walter Benjamin的,後來想想就回家吧。結果回家還遇到大塞車,原本只要15分鐘就到家的結果耗了快一小時,疲累的我還在車上睡了好久。對了,這禮拜好像都沒吃到壽司,突然好想念壽司喔。

 

作者簡介:

石大衛 David Shih,目前為倫敦自由時尚攝影師,2008年初來倫敦求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至今。作品網站可參考:www.david-shih.com 或上facebook個人網頁:http://www.facebook.com/davidshihphoto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石大衛 David Shih,目前為倫敦自由時尚攝影師,2008年初來倫敦求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至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