褉子:

這一系列文章是石大衛在2008年九月來倫敦求學時所寫,連續365天記錄了他在英國發生的點點滴滴,好事壞事衰事爛事及各種有趣的事。吃吃喝喝他興趣不大,更不喜歡喝酒趴踢,只用自己的方式探索這個新奇的城市。

6th Nov 2008

 該死的Leon,明知道我不能喝,還是逼我喝了一瓶

今天會是有點忙碌的一天。首先要去跑個大老遠去photofusion拿底片,不過雖然很遠又不便宜(其實在倫敦是相對便宜了)但是品質卻是沒話說:使用類似無酸的底片夾,還有厚紙板保護,明顯可以感受到對底片的重視與用心,對我這個跑大老遠的消費者來說也覺得算是值得了。而另外拿好底片,就是要去Southwark地鐵站附近去找Silverprint這家店買底片,他們在學校有發傳單,最近是秋季學生特賣(冷的要死只是秋天,我以為已經是冬天了),很多底片在做特價。幸好有下載Google地圖,地方算是很好找,到裡面嫌晃了一下就問底片的事情。原本是想買ISO 100跟400,120跟35mm的彩色負片,但是無奈買的量要到達一定數字,而且不能混搭,才有特價。無奈之下就買了35mm 100跟400彩色負片各20卷,還有100的120十卷,反正我相信雖然這堆起來有50卷,我就不相信沒有同學要跟我買一些,至少我已經找到Mike要跟我拿十卷400負片了,還好還好。

買完已經是一點半左右,我又趕快去學校,想把今天拿到的底片就掃一掃。依照慣例我還是會先去暗房看看有沒有人在,今天是老大哥截米,好久沒看他來洗底片了,我們還是一樣在那邊瞎扯蛋一下,我才上去掃底片。而難得今天居然沒人使用這裡,我也可以安安靜靜掃描,不過我可不能太閒逸,因為今天還要拿照片給里昂,為此我還打電話跟他確定時間地點。

結果就在我趕在要出發時間掃描完畢之前,里昂打電話來說延後一小時好了,地點改在Liverpool St.附近,我差點昏倒,不過也好,因為我掃描的解析度有部分設定錯誤,剛好可以重新掃描,加上有足夠時間可以回家放一大堆底片,對我來說未嘗不是好事。只是到Liverpool St. 實在有點麻煩,雖然公車可以直接抵達,但是要等很久,還有可能塞車,最討厭的是常常還會有噁心的臭炸雞味,想像回鍋油炸的炸雞掉在地上三小時以後的噁心味道,媽啊用想的就想吐。搭地鐵雖然很快,但是要轉兩次車,很麻煩裡面又很熱,但是我終究還是因為時間因素坐地鐵去了。好笑的是我在途中又遇到西班牙小子Androuz了,最近還真是天天遇見他,看來我明天去學校弄照片也會看見他才對。

今天跟里昂約在Starbucks,那真是太好了,因為保證沒有酒精類,我們就點了兩杯咖啡。開頭還沒講照片,我就先開始砲轟K,這個來自日本的王八蛋,是大姐之前的室友,是個自以為是的混蛋。這傢伙呢不知道為何,可以自己來定生活公約,例如說什麼十二點以後不可以用廚房,公共區域不可以放私人東西,保持流理台清潔什麼的。結果每天這王八蛋K自己都很晚睡,怎麼可能半夜都不吃東西,怎麼可能不用廚房,而且最常不洗碗盤的也是他,公共區域堆最多東西的也是他,廁所浴缸裡面還塞了一台他的腳踏車。一天到晚K就喜歡跟人吵架,一下討厭另外一個日本女生,還逼著大姐一起到那女生面前逼他搬走,害的大姐還得私下跟人家解釋,這並非他們所願。

大姐也受不了K的古怪脾氣,也想要趁機搬走,但是卻被K強硬阻撓,甚至不給大姐看合約,不讓他跟房東聯絡。幹他媽的王八蛋,日本混帳自以為是房東耶,還說要扣大姐一個月的訂金,可是另外的日本女生都不用。在倫敦一個月訂金差不多就合台幣快三萬了,何況日本賤貨收下訂金可不是要給房東,是要自己吞掉。Leon里昂先生聽到只是笑笑,也是一臉無奈,因為其實他也認識K,但是K也討厭他,甚至之前差點要打他。話說K也討厭我,因為我之前住過他們家住了五天,就算完全不影響他的生活作息他也是會討厭你。而Leon被討厭的原因更無奈,因為他是gay。

 BAR裡面亂拍

反正我們就一起罵K罵了好久,其實都只有我在罵,罵到我覺得差不多沒啥好講之後我們才開始看照片。他看了似乎很滿意,這樣我就放心了,尤其他也很喜歡我幫他團員拍的部份,對他自己倒是沒那麼感興趣。不過聊一下才六點Starbucks就準備要關門了,唉,這裡是英國不是台灣,所以Leon就帶我去Brick Lane裡面的酒吧,就在我常常經過去拍照,一個假日樂團表演很近的地方。

 

這裡的酒吧也比其他地方更有特色,牆壁上的彩繪或是圖畫都更具風格,我點了可樂他喝啤酒,就繼續剛剛的話題。他還說這次他們的表演,服裝全部都是自己製作,我嚇了一跳,以為是跟服裝設計系合作的,沒想到是自己創作出來的,而且他的衣服是用廢棄窗簾做的!還真是響應環保的好孩子。另外的道具也都是外面撿來的廢棄物重新製作,真是太厲害了。當然我們也聊到了一些他未來的方向,Leon要回泰國去大學任教,其實看來是相當不錯的工作,穩定,錢也不少,但是缺乏理想性,他說他也不年輕了,需要好好考慮未來。我回他說,你們上次表演的團長導演更老啊,還不是一樣在演出。結果Leon說完我差點可樂沒噴出來,原來那個大鬍子團長其實才35歲!我一直以為他已經50多歲了,搞不好都兒孫滿堂了,居然才35歲。所以他才35歲已經名滿歐洲戲劇界,並且在義大利古堡裡面擁有一棟公寓,還在兩間英國知名的學校任教,好一個青年才俊。不只如此,他甚至在紐約等其他大都是都常常巡迴演出,而且人脈相當廣,可以找到很多金主幫他出資。我聽完一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所以當Leon央求我也跟他一起喝一點的時候我也答應了,就點了最淡的Carlsberg。只是這一切太戲劇化了,雖然本來就是搞戲劇的,但是有必要把生活也搞的這麼戲劇嗎?

 這傢伙居然才35歲

而在我們聊天過程也發現,其實留學生心中都會有一份無法彌補的寂寞。他說他走在Oxford St. 上,看見行人都是三五成群,或是情侶,他有一次激動的差點想落淚。因為隻身前往英國的他,跟在家鄉的情人也在去年聖誕節分手,因為距離實在是太遙遠。而在這邊路上的人多多少少都會用比較特異點光看著他,讓他覺得很孤單寂寞。其實我也多多少少會有這樣的感覺,並不是沒有朋友,而是依然會有一份孤單。Leon也問我,為何來倫敦,我說因為想要完成自己的一個夢想。他說他也是如此,他也是想要完成夢想,但是很有可能,當我們哪天發現夢想已經完成的時候,卻早已失去了一切。到最後你只是希望你每天可以跟自己所愛的人牽著手一起去吃午餐,晚上一起睡覺,每天重複一樣的事情。人就是有這樣的矛盾,安逸的時候卻不安於室,闖蕩之後卻想要好好安頓,或許是我們這類人的小小悲哀。

今晚我也終於把戲劇內容問清楚了。原來整個劇情呢,是在某個山腳下的村莊裡面,導演演出的魔術師是這裡的主宰,其他人物都是一些怪咖,就是puppets,似乎都會聽令於魔術師。而Leon一行人則是扮演一個常常巡迴演出的劇團,要去山上表演給一群完全不懂得藝術的巨人看。魔術師知道之後用盡一切辦法想要阻止,因為巨人不但不懂表演,還有可能會把他們殺了。到最後Leon一行人不顧反對還是去了,結果也被幹掉了,魔術師還去把他屍體扛了回來,非常傷心的樣子。真是極其簡單的故事啊,而且我聽完就笑了,因為這根本就是他們表演藝術家的真實寫照。這就是他們的生活,明知自己的表演可能會被數落不盡,但是卻還是執意要完成自己的理想,所以Leon自己也說,他是扮演自己,劇中的人也想要扮演另外一個人,這就是如此的一個故事。

我看Leon也喝的有點開心了,又叫我陪他繼續往下一家酒吧。雖然感覺已經出來玩很久了,但是其實也才七八點而已。路上我們經過Brick Lane的貝果店,讓我想起上次看見看起來超級美味的牛肉貝果,我就進去買了一個。你完全無法想像小小一個貝果,塞了一大堆鮮嫩欲滴的牛肉,而且就只有牛肉,沒有蔬菜什麼其他的,真像是古代說的大口吃肉的感覺,有夠過癮!帶進去酒吧我也比較有事做,因為我喝一罐啤酒也就不行了,可樂也懶得繼續喝。

在裡面我們聊一聊,我就問起了他何時發覺自己是gay的事實,他說他大概七歲就有自覺,就已經很瞭解自己,八歲就跟男生接過吻,但是其實他也曾經交過女朋友,是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但是終究是性向不合。他說但是他沒跟女生發生過性關係,他說他哪天可能會想嘗試看看,我說對啊,說不定你會變回一般男生,他倒是說不可能,他太了解自己,我也不知道,或許吧。可是接下來實在太有意思了,他說他的臉蛋因為太過漂亮所以造成很多困擾。我說啊你臉蛋漂亮很好啊,很容易讓人家知道你是gay,要找對象很方便,他說才不是,因為很多gay跟他搭訕都是想要上他,但是其實呢他才是想上人的那一個,所以其實很多想上他的人到最後都被他上了。我聽到實在是有點傻眼,因為我以為他是女生的角色,沒想到他居然是批著羊皮的狼,都是把人家吃掉的那一個啊,虧他臉蛋長的如此俊美,居然他是上人家的那一個,我聽完這個故事大概笑了持續有十分鐘無法自制,因為實在是太好笑了。

走回去公車站牌的路上我就給他建議,把他自己的故事好好寫成一個劇本,然後在SOHO區找個地方上演,保證大賣,他就不需要回泰國教書了,哈哈。他自己聽了也一邊笑一邊對我比中指,因為實在是太好笑了。今晚我們居然從六點聊到十一點,還越聊越開心,多虧他把這件故事講出來,讓我今晚實在是太開心了。當然我的朋友們你們請放心,我跟他沒有任何肢體或是體液上的接觸,我們還是非常君子之交的,我的性向也很正常,我絕對不是想被上那一個(當然也不是想上男人的那一個)。

作者簡介:

石大衛 David Shih,目前為倫敦自由時尚攝影師,2008年初來倫敦求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至今。作品網站可參考:www.david-shih.com 或上facebook個人網頁:http://www.facebook.com/davidshihphoto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石大衛 David Shih,目前為倫敦自由時尚攝影師,2008年初來倫敦求學,畢業後在倫敦工作至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