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藝術家有很多種方式,除了國家和地方政府有計劃的扶植、基金會的贊助、企業認養、服務性藝術組織的培育和推動藝文發展的program與行動,最近幾年則是群眾小額募資、集資平台遍地開花,讓小額捐款人參與推動創意工作者的夢想起飛。

最有名地大概就是Kickstarter「敲門磚」這個線上平台:提案人提出想做的計畫,需要的資金,以及可能回餽「投資人」的方案,潛在的「投資人」若認同提案的理念,就會「投資」該項目。當夠多人加入「投資」,到達門檻金額,提案人就會從Kickstarter拿到群眾們給他的資金,開始圓夢。

這種繞過向企業體、基金會和政府等傳統贊助機關募款的趨勢、看似一股新潮流,實際部分是大環境疲軟、經濟衰退下必然的反動。在美國,這些主流的贊助來源在金融風暴以前就只佔非營利機構贊助比例的三到四成。

捐款收入主要還是來自有錢人的個人捐獻。而在經濟開始走下坡後,企業和政府的贊助只有每下愈況,非營利機構或個人藝術家就更必須拓展個人贊助者的捐款比例。

除了Kickstarter,我觀察到美國最近開始發展出一個很有趣的藝術家認養概念,這裡要講的是CSA(Community Supported Art)「社群支持性藝術」。一般人大概都聽過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 「社群支持型農業」,而「社群支持性藝術」就是這延伸出的概念。在美國有20幾年發展歷史的社群支持型農業,是「找一群人,挺一群人」的互助共榮產銷圈。

一群是特定的消費家庭們,需要得到健康的食物,另一群是特定的有機小農們,生產健康的食物。台灣這幾年也引進CSA,有機栽種、鮮採的食材,由在地的CSA組織檢驗品管、運送到消費家庭。小農和消費家庭建立了社會信任,他們彼此需要,透過這個新通路,讓它們互相支持。

CSA社群支持性藝術便是利用這樣的社會信任,只是把在地小農換成在地的藝術家。參與者購買「股份」,有效期根據每個團體的設定約半年到一年。每一股$100到$500美金不等。「股東」定期會收到由藝術團體精選合作的在地藝術家作品(就像股利),有可能是小型雕塑、版畫、攝影作品、錄相、畫作等,由藝術團隊選出在地藝術家參與計畫。

CSA基本上類似股份有限公司,每一年只有一定數量的股份可以出售,畢竟每個藝術創作都是獨特的,而且同一件藝術作品數量越少越有價值。藝術家等於在作品誕生前,就有了收藏者,有了穩定的一份收入和支持,可以安心地踏實地創作。

第一個發展CSA社群支持性藝術計畫的是明尼蘇達州的非營利藝術組織Springboard for the Arts, 芝加哥繼而加入行列,(Alula Editions, Threewalls Chicago), 加州(The Present Group 和 The Thing Quarterly) 和密西根 (Risograph CSA Project in Grand Rapid)也都有這樣的組織,反而是大城市還沒有聽到有類似的組織。

CSA另一個變流是像Invisible-export這樣的團體, 推出「The Artist of the month Club」,在CSA的基礎上,將藝術家的選擇擴大到其他城市或是國家,由十二個策展人各規劃一個月的主題,選擇藝術家,撰寫藝術家介紹評文。The Artist of the month Club的年費是美金$2400(一個月$200,一件藝術作品),CSA則是平均花費$50-$100可換到一個作品。

台灣的文化底蘊有辦法支持這樣一個藝術家認養計畫嗎?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