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恆的大量創作吧!

文/zen(本文發表於台灣出版資訊網)

書名:晝的學校、夜的學校~森山大道論攝影
作者:森山大道
譯者:廖慧淑
出版社:商周

最近幾年,台灣社會瀰漫著一股濃厚的攝影熱,一發不可收拾的火紅,陸續有出版社推出了一些攝影大師的攝影文集。

森山大道,當屬近來被引介自台灣的攝影大師當中,最特別的一位。森山有別於其他攝影大師乃至一般的攝影迷們對攝影機的講究,大多數時間僅以最簡單的「傻瓜相機」來進行拍攝作業。「我對相機沒有甚麼堅持,簡單來說,只要能拍就可以」。早些年還會在沖洗技巧上玩些手法,到了後來,就連沖洗都交給了一般業者負責。

簡單來說,森山大道的攝影哲學,批判了迷戀工具,過分高舉工具的攝影發展趨勢。雖然說,使用好的工具原本並沒有錯,森山自己偶爾因為工作需要也會使用好的攝影器材。問題是,如果一個不小心太過執著於攝影器材,就會誤以為好的照片是靠好的機器拍出來的,不小心便將人排除在攝影的核心,很可能會忽略攝影中更為本質而重要的東西。

森山盡可能地讓自己的攝影回歸到最簡單、最本質的地方,他的拍攝哲學就是大量拍攝,持之以恆不間斷地大量拍攝,以他自己的拍攝生涯來說就是數十年間不間斷地一直出現在新宿等他覺得令其著迷的空間,大量地拍攝。森山認為,「沒有量,哪來的質」,「不管看到甚麼,全都拍下來,一直不停地拍攝」。

森山說:「拍攝的動作是很肉體的反應,但瞬間與瞬間的反應之間,與個人的記憶、認識,以及生活的形態有關。」身體的某處將會變成攝影的雷達,一個攝影者看似立即而非理性的拍攝,其實也早有攝影者自身所具備的背景條件藏身其中。

森山大道以攝影作為思考的方法,透過持之以恆的大量拍攝(作為創作),以身體直接感受「攝影」,不斷反覆思考「攝影是甚麼?」

不過,無論答案是甚麼,也許會隨著時間與個人體驗而改變,持續地大量拍攝卻是攝影不可或缺的元素。

在《晝的學校 夜的學校》一書中,森山透過幾場直接和聽眾互動的演講,詳細的闡述了自己對於攝影的思考。我認為像森山大道這樣在特定創作領域有所成的創意人,能夠分享自己的創作觀念、方法…,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這些分享可以成為後進者參考、學習、對話乃至批判的對象,提醒後進者留心一些過去自己曾經犯過的錯誤,印證自己覺得有道理的觀念…,是一種前輩提攜、培養後輩的關愛。

我們的社會太缺乏這類由大師分享個人創作歷程的作品,以至於每一代後進者不是得想辦法擠身大師門下學習,就是得自己重新來過,累積「默慧知識」的管道太少,實在太可惜。盼望可以有更多像台灣創意人版的《晝的學校夜的學校》分享創作歷程的作品問世,嘉惠創意人。

文章出處 ZEN-敦南新生活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本名:王乾任。1976年生的嘉義福佬男性。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探思基督信仰,閱讀/出版/文化/社會觀察,愛情與職場小品,還有旅遊美食與生活隨筆。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