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那張謊言的牌

克雷格‧沃德(Craig Ward),一位設計遍步紐約、倫敦的各大雜誌的設計人,從《Wired》雜誌封面、 Calvin Klein、CHANEL、《Computer Arts》雜誌 ,甚至Lady Gaga的MV中,都出現過他的作品 。

他設計的字體,常常被放大做為整個設計的中心,在英文字體矩形線條、圓弧形狀背後,他的設計散發某種俐落與力量;在現代式冷漠和剛好的距離背後,隱藏著必須觀察才存在的訊息。

如今他的第一本書《設計這樣想,對嗎?》中文版在台灣出版,想要告訴你的卻是設計界裡的謊言們 。

姜冬仁/文字

本篇授權轉載自La Vie雜誌十月號

 


採訪當天,前往克雷格‧ 沃德在布魯克林的工作室,紐約現最「IN」的地方,克雷格看天氣涼爽便率性地直接往東河岸走去。可以說他很紐約,生活隨性、開放,可這性格看似溫吞享樂的人,卻又有著清晰嚴謹的設計腦袋。


克雷格‧沃德位於布魯克林工作室一角

 

坐在河岸邊,他談著十年來得獎無數的設計路途,描述的淡然,就好像他與其他人一般,做著工過日子。他說,設計是年輕的工作,能大量創作的歲月很短,不論做什麼設計,他要的是自己自豪的作品與能有快樂回憶的創作過程,所以他在設計跑道上的切換是清楚且順心而走的決定。

這個擁有某種英式傳統與嬉皮混合性格加上紐約自由調性的人,直覺是,他的設計,絕對有與眾不同的深度。

 

克雷格‧ 沃德,英國人,2003 年在設計學校畢業後,他進入了倫敦近郊小型的廣告公司,正式成為一個設計師,因為不甘於僅當個煩忙的設計者,他在閒暇之餘創作許多純粹自己想實驗的作品。

2008 年,克雷格的轉換年,他的作品獲得設計界頒發給年輕前衛設計師的獎項「ADC Young Guns」,於是他出發到紐約參加領獎典禮,就在典禮當天被紐約經理人們迅速挖角,從英國搬家、紐約租屋、工作簽證等都由大公司一手包辦,迅速地搬到一個他曾夢想過的地方──紐約,並在大廣告公司裡開始了忙碌的設計生涯。

2011 年,克雷格決定離開大公司開始屬於自己的工作室,原因只是因為想更有效率地控制創作與溝通。省去廣告公司繁雜的提案、修改程序後,設計的工作留給了他更多彈性的時間,也好讓他將時間留下來寫作。

2012 年,他的第一本書揭露設計工作十年來的事實,《Popular Lies About Graphic Design》(中文書名:設計這樣想,對嗎?)出版,他想像他的讀者是新鮮的設計人們,他要讓這些對設計充滿憧憬的畢業生,看清做為一位設計者在現實世界裡的真實價值

 

          

—事實是,設計在扯謊?

克雷格的這一本書寫的是他在設計界十年的工作經驗,他直接地告訴你,人們墨守成規的東西根本上都是謊言,他用35條簡單的條列文字與單純黑白的設計,讓一本輕薄的口袋書成為了亞馬遜書店設計書架上的暢銷書。

這本書挑明了要顛覆存在設計界以美感經營美好生活的假象,所以,他第一個就告訴你「平面設計是個好工作」是大謊言,又說「紅色代表熱、藍色是冷」、「得獎的作品是最好的作品」、「圖庫是省錢方案」⋯⋯等等這些別人想說服你去屈服於設計工作的老套,都是假的。

英文版一本小黑夾克的口袋書赤裸裸地攤出設計界的真實面,克雷格比對自己的經驗與人們對設計的迷思,用設計磨利他文字的刃,一刀劃破人們絞盡思緒完美包裝的表面,直接攤開包裝內的真實價值,甚至讓那刃留下的刀痕,又另外翻出新的美感。

 

以下是訪談的內容:

身為一本書的作者與設計師,全書僅使用黑與白兩色,是實驗還是特殊考量?

原本出書前腦子裡想像著這是本色彩豐富的書,但是與出版社談過後,他們問說:「你在內容裡有看到顏色嗎?」我發現,其實沒有。於是我想法一轉,決定用白紙黑字或黑紙白字這種很傳統的方式,來簡單地呈現內容,就用設計、字型來實驗排版的可能性。

 

書中除了黑白外,有十幾頁使用螢光鮮橘色夾頁的內容,是特別的亮點嗎?

我在寫完這本書後,拿給我在廣告公司當文案的朋友校稿,他笑我這本書像個發牢騷的老設計師,他建議我如果設計真充斥這麼多的謊言,那是不是請設計人們共襄盛舉,一同說說他們在設計生涯裡發現最大的謊言會更好?

於是我寫明了我的目的,寄發郵件給許多設計朋友和設計大師們,請他們寫一個在他們設計生涯裡要突破的老套;我其實也沒料到幾乎所有的人,包括大設計師米爾頓‧ 格拉澤(Milton Glaser,設計著名的I ♥ NY 與LOVE 作品)、設計界的革命家大衛‧ 卡森(David Carson)等人都回信分享他們在設計界學到的功課,這讓我很興奮。於是,在出版前的最後一秒,我決定用這個鮮豔的顏色來分享這些人的佐證。

 

你的網站名為words are pictures(字是圖案),是否間接表示了你對字體設計的看法?

是的,我認為字體就是圖型、形狀,它沒有意義。

 

你在書中談到「只需要一個風格」,現實裡,黑與白似乎是你作品裡常出現的色彩,那是你的風格嗎?

我從來不覺得我有一個特定的風格。很有趣地,喜歡黑與白大概是因為我對顏色有某種害怕的感覺。

小的時候,我的老師教我們畫畫時,曾經說過一句話:「不要直接用顏料管裡的顏色,要混合顏料,那才是真的色彩。」但這句話讓我對混合色彩有了某程度的害怕,我回去觀察自己十年多的創作,才發現自己真的使用了許多黑與白,再不然就是鮮豔的原色,那不是故意維持的某種創作風格,而是自然而然累積而成,等回頭觀望才發現,也許那就是所謂我的風格。

 

— 經典、雜亂、有機,設計得玩「真的」

克雷格的作品簡潔、現代,他喜歡使用經典的字型,以看似雜亂的有機動態混合真實來呈現他的畫面。無關混不混亂,他喜歡舊時的唯美,他喜歡動手,去嘗試有機的、新鮮的方式,來挑戰如電腦呈現工匠般的細緻度。

作品《You Blow Me Away》

比如他的作品《You Blow Me Away》,創意的來源來自於他在紐約中國城街頭看到房間角落破裂的玻璃,他用腳去輕踢它,看見了玻璃裂痕張開,所以他直接想要實驗碎裂玻璃能發展出什麼作品。

於是,他將字體印在許多片玻璃上,請好攝影師、助理,三個人全副武裝帶好面具,一個人拿著不同大小的彈子射往玻璃。攝影師將碎裂聲響收音,用聲音控制快門,在那子彈飛中玻璃彈破的瞬間,捕捉住玻璃上字型碎裂的畫面。

乍看這個作品還以為是3D 特效模擬出的效果,但他說若是3D 就看不出玻璃碎片在那幾毫秒中噴爆的真實,他說:「用3D 大概兩、三個小時就能模擬完,但那還有什麼趣味!?」(what’s fun with that ?)

〈You Blow Me Away〉創作過程。先將文字印刷於玻璃,再以不同口徑的子彈擊碎玻璃,創造出字體爆裂瞬間真實的動感。

 

作品《MACY’S Forth of July Fireworks》

《MACY’S Forth of July Fireworks》是美國百貨大老梅西百貨的廣告,客戶們希望用光源寫字呼應煙火的廣告作品,克雷格想了想決定從這老把戲裡變點新花樣,所以他去買了各式各樣的LED 燈,在自己家的客廳裡架好攝影機,拿著大把的LED 燈,用背膀的力量在空中揮舞著。

這些字母的形成,是克雷格將有機的身體動態,隨後再使用電腦合成。這像極了家庭手工方式創造出的海報,竟然讓客戶在看稿第二次便能滿意地定稿印刷,是他意想不到的開心創作。

為酒商Hennessy創作的字體,被放大成為廣告中心,出現在紐約各大街頭。

 

克雷格說他走向字體設計,是因為大學時候老師教到的印刷排版讓他覺得很酷;而捨棄3D 動畫用傳統的玻璃、彈弓來拍攝碎裂字型,存粹是覺得這樣的設計才好玩;在設計公司工作十年後開個人工作室,就是因為他覺得十年時間足以獨立門戶;寫一本書揭露設計界的謊言,因為他簡單地覺得那是事實。

克雷格的書,像是用最低預算呈現最高價值的設計作品集,克雷格的文字,存粹地像廣告口號,要告訴你別再守著習慣的規則,也別被傳誦已久的設計理論給騙了;《設計這樣想,對嗎?》裡說得很明白,有的時候,你得翻了那張牌,才看得見牌的另一面到底是什麼。

但更重要的是,克雷格會在你讀完這本書後丟下一個問題,讓你/未來的設計師好好想想,到底你為何要成為一個設計人,然後在掀開光環、假象與老套,看清這真實的面容後,你想像的設計工作裡還剩下些什麼?

也許那個剩下的答案,會是支持你在這條路上的絕佳理由。

 

克雷格‧沃德檔案

2008年,獲得年輕前衛設計師獎項「ADC Young Guns」
2008年,為Grey New York廣告公司聘請為藝術總監,前往紐約。
2011年,於布魯克林成立個人設計工作室The Words are Pictures Studio。
2012年,擔任全球創意講堂TED講師 。
2012年,第一本書《Popular Lies About Graphic Design》初版,2013年隨即獲得再版,同時間,中文翻譯本《設計這樣想,對嗎?──破解設計界35個約定俗成的潛規則》在台灣問市。

網站: wordsarepictures.co.uk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ㄇㄞˋ點子特搜編輯

藉由靈感的蒐集,並結合你與身俱來的創意,可以變得更美好也充滿趣味!! 麥點子將資訊整合,並透過編輯夥伴的創意,為大家挖掘、淘選、遞送來自世界的創意與設計訊息,在你的心田上種下一顆顆充滿靈感的「麥子」。 設計雖說是門專業技能,但設計感與美感是可以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藉由麥點子每天的文章傳遞,相信大家都都能夠從中獲得靈感,提升生活品味並讓處處充滿樂趣與希望! 因為麥點子夥伴們就是這樣子的一群人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