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布魯夏日

舉凡能讓人快樂、振奮、放鬆、遺忘俗事繁囂的事物,都容易令人上癮,菸草、酒精、巧克力、性愛,當然還有咖啡因。這些癮不幸地我多少都有,但是最戒不掉,一日不可缺,甚至成了慣性依賴,就要算是咖啡,尤其醒來時的第一口飲料,無論是柳橙汁、牛奶、豆漿、可可亞 …,都無法佔據我睜開惺忪雙眼,聞到喝到看到一杯好咖啡的地位。

沒有一杯香醇咖啡,晨光序曲便容易變調,旅行全世界最讓我思念布魯塞爾家的理由,竟然是那杯咖啡,而自從定居布魯塞爾以後,能找到與我味道相合的咖啡豆專賣店,還真是三生有幸!近十年來,我從來沒有換過任何超市或品牌咖啡,這家小巧又古老的咖啡豆專賣店,每個季節都有新點子,依照年份、天氣、溼度、地理環境與全球金融期貨,調整生豆的進口量,再依據豆子的性格自己烘焙豆子,永遠保持新鮮。

厭倦了品牌指導味覺市場的行銷策略,全世界的咖啡豆幾乎掌控在美式咖啡(例如星巴克)亦或是義大利咖啡(例如illy、lavazza),這兩大世界咖啡主要龍頭,他們所販賣的咖啡豆是包裝精美的濃縮Espresso、摩卡Moka、低卡Decaffeine等等,經過所謂專家調配豆子混合成的最適咖啡狀態,可是對我來說,一杯咖啡不只有像Espresso般的豐實,他必須要是平衡與合諧,如此複雜的層次感,需要量身訂製的咖啡豆才能滿足挑剔的味蕾。

這家靠近大廣場的咖啡豆叫做Corica,如果穿衣服分為訂製與成衣,對我來說他們簡直就是我的咖啡「裁縫師」。掛滿各國旗子做為生豆的身分識別證,以布袋盛著散落在店內角落,一進門便是一大台咖啡豆烘焙機,關於這台機器的轉動,我已看過不知多少回,可每回經過還是忍不住駐足,宛如夢境製造機一般把我吸住,對著烘焙的咖啡香氣深呼吸,總是讓我精神為之振奮。

小小的店家,左邊是咖啡區,右邊是咖啡豆,不了解咖啡的特性前,可以先點一杯在此試飲,我在這裡喝過大約有五十多種不同國家的咖啡,我的第一杯Kopi Luwak(麝香貓咖啡)也是在這裡喝到,我當時喝得很開心,覺得這咖啡足以繞樑三日的香氣,以及緊接的甜蜜,十分令人沉醉,老闆卻跟我開玩笑說「這咖啡是「Shit」!」,這也是老闆的雙關語,Kopi Luwak正是從印尼麝香貓排便而來,而價格也因為產量稀少,使得價格水漲船高。

咖啡豆價格不是咖啡品質的標準,像是Hawaii Kona夏威夷可娜咖啡價格高昂,可是他獨特的果香酸氣,不是所有人都喜愛,也許肯亞咖啡豆便可以滿足這些人喜好。從單一咖啡豆,才可以慢慢找尋自己味蕾的脾氣,若一下子在混合的豆子中迷失,便很難過濾出苦、澀、酸、香、甜的層次,久而久之味蕾、嗅覺麻痺了,那就只能被行銷市場人員牽著鼻子走了。

這種執著又專業的小店,我總是害怕有一天會被全球化、品牌經濟策略給打垮,尤其好萊塢電影總是以星巴克外帶杯咖啡,吸引年輕客群作為生活模仿,我想像著如果有一天茱麗亞蘿勃茲在這種小咖啡館買咖啡豆,巧遇了修葛蘭,相信很有可能像倫敦諾丁丘的The Travel Bookshop書店,頓時大翻身呢!

文章出處 歐洲美好新生活風格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 Yu-Wen.com 歐洲美好生活風格》網站,是由定居於比利時的台灣旅行生活作家盧玉文(筆名:布魯夏日)所主持。 生活圈裡日日無不觸及設計與美學,寫作內容涵蓋:東西方文化生活比較、深度歐洲旅行散文、世界飲食風潮解析、美酒品嚐心得、廚房手記、居家風格趨勢、都會流行密碼、閱讀小品、展覽藝文評論、兩性探討等等,為二十一世紀樂活( LOHAS)生活新風格之實踐者。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