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監獄的管制門房處買票

 

這兩年到法南度假,找一天去亞維農看當代藝術展成了我們新的慣例之一。自從二年前在亞維農 Lambert 基金會看到了許多精彩的作品之後,食髓知味,今年是我們第三年來到亞維農。而 Lambert 基金會策劃的當代藝術展,也一年比一年精彩盛大。

Yvon Lambert 是巴黎一位著名的藝廊,這個藝廊經營了許多當代赫赫有名的藝術家。經營者 Yvon Lambert 就像歐美許多大收藏家一樣,決定將自己個人的藝術收藏與大眾分享。因此從最初的350件藝術品至今,已經有一千多件作品。去年除了基金會的美術館外,在亞維農最著名的古蹟教皇宮也有一大部份的當代藝術作品展示。今年因為基金會美術館整修,因此將展場搬至南法最有名的聖安娜監獄。

這次監獄中的當代藝術展主題是「消失的螢火蟲」,也可以說是像帕索里尼致敬的一個策展概念,因為「螢火蟲」是帕索里尼在過世前公開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展覽中我們看到不少與帕索里尼相關議題的作品。

聖安娜監獄曾經是法南囚犯密度最高的監獄,小小的牢房裡關著五名囚犯,每個人的生活空間不到二米平方,光是走進牢房中就會有無法喘氣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結合監獄與當代藝術的關係,讓今年的展覽大排長龍,和前二年的門可羅雀展廳空無一人相比,多了許多來參觀監獄的好奇民眾。所以展場中有許多人拍照的對象不是藝術作品,而是牢房牆壁上囚犯寫的文字或貼的美女圖,或很多人在討論為什麼女牢房的馬桶水箱在房外…等。這樣場域本身太過強大的條件下,藝術作品也要有足夠的力量與之抗衡,才擔得起整體的環境。

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許多穿戴華服高貴珠寶的女士非常不習慣地踩踏著高跟鞋在囚房中穿梭。可以想像這些布爾喬亞階層的女士們平常應該是當代藝術的愛好者或收藏家,平日流連於高檔藝廊或美術館中,沒想到場地竟然轉換到監獄!

因此就算牢房中廢棄的馬桶早就不再使用,乾燥的環境也沒有一絲臭味,我們還是可以看到這些女士們嫌惡的表情。

最後展覽中最大的一個族群是小朋友,因為正逢暑假,爸媽們帶著孩子到監獄看展覽也算是個活動之一,所以滿場的小朋友,從嬰兒、吃奶嘴的年齡、小學生、中學生或大學生都有,是各個年齡層的活動。

這讓我想到前些日子參與台灣的一個藝術節標案,主辦單位說「台灣的藝術節是給小朋友的,因為大人都在上班,國高中生都在補習,所以對象是小學生,藝術作品也要是小學生程度」嗯…我倒是第一次聽到「當代藝術節」是給小朋友的,以往我們不都是怒斥當代藝術是知識份子的玩意兒?!

下面我們可以來看看法國這些從包尿布吃奶嘴到老年人都可以雅俗共賞的藝術節作品。

藝術家 Xavier Veilhan 早期的作品,在展覽最開始的廊道上的警察雕塑

 

義大利藝術家 Massimo Bartolini 在男子監獄放風中庭的作品「無題,浪」。像牛奶的液體在池中上下搖擺,遠看像是紙片彎折一樣,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作品

 

大家沿著監獄的長廊參觀每一間囚室中的藝術作品

 

德國藝術家 Gloria Friedmann 在小牢房中的大雕塑,讓人好奇這個比房門還大的頭是怎麼運進來的。當然,這是藝術家為此展覽特別製作的作品

 

美國藝術家 Spencer Finch 用173顆燈泡的作品,把囚室照亮的非常溫暖

 

英國藝術家 Adam McEwen 的畫作死亡讓囚室真的有藝廊的感覺

 

Josephe Beuys 在監獄

 

Claude Lévêque 的作品「我想像另一個世界」,在基金會美術館頂樓曾經展過,在此就算換了一個場地到監獄展出,也是非常的美

 

Boltanski 在監獄(這件作品我們前二年也在基金會美術館看過)

 

今年巴黎大皇宮 Momumenta 展出的俄羅斯藝術家 Emilia Kabakov 的作品「屋頂上的天堂」,在監獄展出非常反諷

 

艾未未2010年的作品大理石監視器

 

看到這個,真的是大驚!我們最喜歡的 CY Twombly 在監獄,作品還是非常有力!

 

同樣是 Boltanski 的作品,無臉的猶太人相框在囚室中也是非常俱有說服力

 

Lambert 基金會有非常多 Berlinde de Bruyckere 作品的收藏,這件去年在教皇宮開放空間展出的作品現在要透過囚房的門眼才看得到

 

Candida Hofer 這張羅浮宮的照片在囚室中是一個強烈的對比!

 

Andy Warhol 在監獄!作品名稱「電椅」

 

Andres Serrano 從門眼裡看到的作品讓我想到紅眼睛的鬼故事

(故事如下:有一個計程車司機載了一位很美的女乘客,之後他尾隨這個女乘客到她家,想從鑰匙孔中窺伺這位美女,卻什麼都沒看到,只看到一團紅色。於是這個好色的司機便下樓詢問大樓管理員。管理員說住三樓的那位美女早就過世,司機大驚問:為什麼?管理員答:自殺。司機又問:她為何自殺?管理員答:因為被男友拋棄。司機又問:她這麼美為什麼她男友要拋棄她?管理員答:因為她的眼睛是紅色的。)
 

Philippe Parreno 在二樓廊道天花板上的銀色氣球

 

Kiki Smith 的小女孩與球

 
文章出處:巴黎不打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