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或許可以稱為建築業最蕭條的日子:金融風暴橫掃全世界,許多大型開發計畫都被迫刪減預算甚至停擺。最顯著的例子包括去年底爆發倒債危機的杜拜王國,許多標榜星星級建築師的計畫案都已無限期停工,包括得過普立茲建築獎的薩哈哈蒂(Zaha Hadid)的表演藝術中心,還有庫哈斯(Koolhass) 在杜拜「水岸城」的微型城市計畫。當建築界預見未來持續的低迷,賭城拉斯維加斯卻在此時丟下一顆震撼彈,完成一個風暴中不可能的夢想。

2009年底,城市中心(CityCenter)在盛大的煙火中開幕,宣告賭城的建築與觀光進入嶄新的一頁。這個由Dubai World 和 米高梅集團(MGM Mirage) 合夥,斥資85 億美金、佔地67公頃的建築群,在拉斯維加斯大道上顯得特立獨行。早在設計案出爐時,建築業便戲稱它將顛覆賭城的遊戲規則,掀起新一波觀光熱潮。CityCenter 的構想是在賭城建造一座城中之城,集合一個都市該有的生活機能和感官娛樂,並配合世界潮流的永續概念,打造出全新的賭城生活圈。六大建築包括賭場與旅社「詠嘆調」(Aria),購物中心「水晶」(Crystals),豪華旅館戴維拉和哈門(Vdara及 Harmon),私人住宅Veer Towers 與六星級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

六棟建築所構築的園區結合公園綠地、住宅、商場、飲食、娛樂、藝術機構,並有空橋和輕軌列車將建築聯繫起來,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小宇宙。從這方面來說,CityCenter讓人聯想起東京的中城,一個集合安藤忠雄與三宅一生的21_21 美術館、大型購物商城、大面積綠地和酒店的新都心。

對賭城來說, CityCenter所帶起的革命要從其建築說起。

豪華主題旅館向來是賭城的招牌風格:紐約紐約(New York New York)、巴黎(Paris)、威尼斯人(Venitian)等飯店將這些都市的著名地標一一複製重現。世界的距離縮短了,巴黎鐵塔、凱旋門和紐約帝國大廈比鄰而居。在拉斯維加斯大道上,還可以看到金字塔、凱薩宮、巨型噴泉、金銀島海盜、星際大戰等等。撰寫經典建築理論「向拉斯維加斯學習」(Learning from Las Vegas)的Robert Venturi和Denise Scott Brown認為,賭城創造了一種根植於美國本土的風格,一種屬於美國的後現代主義。這種大膽俗豔的設計開啟了裝飾之於建築的辯證,以及現代主義建築流於形式的批評。

因而,CityCenter前衛時尚帶點科技感的妝容和賭城濃厚的「脂粉味」形成強烈的對比。這裡網羅八組世界知名的建築師團隊,諸如李柏斯金的事務所、 普立茲獎得主Norman Foster的Foster and Partners 建築師事務所、Gensler 事務所、Murphy Jahn Architects、KPF、Pelli Clarke Pelli Architects、HKS、Leo A. Daly、RV Architecture 等,讓CityCenter成為當代一流建築品牌的展示櫥窗。

擅長解構主義的李柏斯金多以設計文化機構聞名,比如柏林的「猶太博物館」、英國的「帝國戰爭博物館」等,這些建築和其所處的城市歷史脈絡緊密結合,充滿象徵和隱喻。這次的Crystals水晶商場,是他極少數的商業設計案,也因此在建築界受到很大的矚目。李柏斯金認為,「日常生活的建築與博物館一樣需樣同等的尊嚴」。

他將內華達州山巒起伏的峽谷地形作為靈感來源。多邊形的量體、簡潔有力的雕塑感、寬廣的開放空間,室內光線的高度穿透性,從許多點來看都有熟悉的「李柏斯金」元素。室內設計由李的合作夥伴大衛洛克威 (David Rockwell) 主持,企圖將自然環境的氛圍帶進室內。名為「樹屋」,宛如被鳥巢包覆的餐廳懸在商場空中,成為整個空間的視覺中心。

由季節性花卉織成的「花毯」宛如一片迷你桃花源,和高高豎起的植栽燈具,都為「水晶」增添鮮活的綠意。「水晶」集合奢華名牌如Louis Vuitton, Cartier, Gucci, Prada, Tiffany不說,Louis Vuitton還打造出號稱其北美最大的旗艦店。除了這些常見的精品店,水晶並引進三十幾家第一次在賭城設櫃的歐美品牌如TOM FORD, Carolina Herrera, Paul Smith, Kiton, Kiki De Montparnasse, H. Stern, Tourbillon, Porsche Design and de Grisogono等。

 





 

「水晶」和 CityCenter九成以上的建築都通過美國LEED,「能源暨環境先導設計」(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 金級標準。

身兼旅館和賭場的「詠嘆調」,由Pelli Clarke Pelli設計,是CityCenter唯一設有賭場的建築,也是號稱全世界最大具有LEED金級認證的旅館。這裡的賭場從處理空氣對流開始就展現其綠色意識。一般賭場因人潮擁擠空氣極糟,「詠嘆調」將冷氣口嵌在吃角子老虎機的底座,一方面調節溫度,並將汙穢空氣推到空間上層。賭場周圍走道則設置特殊的空氣窗,讓煙味對四周環境與來往行人影響降到最低。

詠嘆調的團隊並鼓勵入住的旅客要求減少換毛巾的次數,設定房間照明或溫度來減少總體能源消耗,希望能透過這些小措施讓飯店的年能源使用降低30%。此外,「詠嘆調」還有以壓縮天然氣為燃料的禮車隊貫徹其節能省碳的目標。

詠嘆調設有佔地兩層樓的Spa沙龍,其中的日式熱石蒸汽浴提供冥想空間,讓旅客暫離城市煩囂,沉浸在寧靜之中的方寸天地。此外,在賭城已有六齣製作同時上演的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最新表演作品「貓王萬歲」(Viva Elvis)隨著CityCenter開幕也在「詠嘆調」盛大開演。這齣戲以貓王艾維斯普萊斯里(Elvis Presley)音樂縱貫全場,除保留太陽馬戲團一貫的馬戲特技,戲劇性、舞蹈元素和音樂張力遠勝於其他製作。

CityCenter Aria and Crystals at night

 

同樣定位為奢華旅館的文華東方酒店,是極少數賭城沒有設有賭場的飯店。這裡秉持東方酒店細膩的服務特色,還有遵行中醫指導的特色水療和中國足浴。其23層樓的Twist餐廳,由名廚Pierre Gagnaire主持,被眾多媒體包括華盛頓郵報評為欣賞賭城大街的頂級觀望台。

RV Architecture設計的旅館戴維拉(Vdara),由線條俐落的弧形建築組成,同樣獲得LEED金級認證,以面積更廣更奢華的水療設施為號召。由諾曼佛斯特 (Norman Foster)設計的精品酒店Harmon預計在2010年十二月底開幕,屆時聯合CityCenter其他旅館,將為賭城新增6000多間客房。Veer Towers由兩棟互成5度傾斜的玻璃塔樓構成。 Veer Tower販售的不僅是短期的旅行體驗,而是讓喜愛賭城的人能在此擁有自己的私人會館。這個私人住宅計畫案提供670間套房,與CityCenter中其他娛樂設施與餐廳只有幾步之遙。住戶並能優先享受CityCenter各種VIP級的服務。


除了奢華品牌、名廚餐廳、新穎的飯店/私宅概念,讓米高梅團隊也為之驕傲的是其價值四千萬美金的藝術收藏。在這個表演以娛樂為導向,藝術作品常淪為飯店裝飾的城市,CityCenter 重金購買和委託製作的藝術品的確突出,號稱是現今美國最龐大的私人企業藝術收藏,包括南西魯賓(Nancy Rubins)、彼得威納(Peter Wegner)和林纓(Maya Lin)的作品都在收藏之列。

有趣地是,許多藝術品都是特別要求反映內華達州自然風貌、或CityCenter 建築永續發展的主題。比如華裔女藝術家林纓為「詠嘆調」的接待櫃檯設計了84呎長的「銀河」(Silver River, 2009),使用回收的銀作為材料,便是呼應暱稱為「銀色之州」內華達州科羅拉多河的自然曲線。此件作品是林纓在拉斯維加斯的第一件藝術品。南西魯賓的「巨刃」(Big Edge),則運用廢棄的舢板集結成一棵彩色大「樹」聳立在維戴拉酒店門前。彼得威納用彩色紙片紮成壁畫「日與夜」(Day for Night, Night for day),其顏色變化與Las Vegas的日出日落相互輝映。


以普普風格公共藝術聞名的克萊斯‧歐登柏格(Claes Oldenburg)的大型裝置「打字機橡皮擦」(Typewriter Eraser) 斜插在東方酒店前,將早期打字機時代的紅白橡皮擦經過尺寸的轉化,賦予人們重新檢視它們的機會。

曾為古根漢、MoMA和羅浮宮製作光裝置的觀念藝術家珍妮豪瑟(Jenny Holzer)在CityCenter架起250呎的LED裝置,入夜後發出的光線讓CityCenter營造出幾分科技感。面對著車馬喧嘩的拉斯維加斯大道,這個裝置向行人播放發人省思的簡語,比如「救贖不能買賣」(Salvation can’t be bought and sold)或「無私是最高的成就」(Selflessness is the highest achievement)等,與紙醉金迷的賭城文化形成諷刺的對比。

其他藝術家如雕刻家亨利摩爾(Henry Moore), 英國觀念藝術家李察朗(Richard Long),法蘭克史特拉(Frank Stella)等人的作品都散佈在CityCenter 的園區中。想要體驗另類賭城的人,不妨取一下午的時光,按圖索驥走訪不同建築裡的藝術品。

CityCenter的開幕,為當地創造了12,000個工作機會。在金融風暴橫掃美國其他都市時,CityCenter像是一個強而有力的的經濟振興方案,米高梅團隊和賭城的其他業者都期待CityCenter 能再創賭城的榮景。也許有人批評CityCenter本質上和賭城其他飯店沒有太大的不同,都是資本主義與消費文化的再擴張,但以藝術和永續為號召的CityCenter的確為賭城帶來清新的的氣息,將這座城市與世界的綠色潮流接軌。這股節能省碳的風潮或許會吹向拉斯維加斯大道上的其他飯店,由內真正改寫賭城的面貌。

(本文刊載於藝術設計與收藏雜誌2010 四月號)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