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林慧秋

「包裝無祖國?」--你留意過商品上的文案和產地嗎?

photo source: https://www.flickr.com/photos/waders/4349122494

前陣子為了一件品牌設計專案,我做了產品市場調查,蒐羅中國、台灣、日本的所有同質產品,然後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你會發現在中國的電商平台上,某些產品它打著台灣進口的招牌,但檢視內容從頭到尾都是本地出產。而台灣的電商平台上,某些產品則會標示著日文字,假裝它來自日本進口,但它壓根與日本無關。

至於日本電商上的產品呢--它卻沒有日文字

它可能布滿了英文標示,也沒有什麼擔心消費者看不懂的問題,它徹徹底底就打算假裝是歐美進口的舶來品。

這種情況在我接設計案的時候也經常發生。有時候客戶會對我說:「在包裝上加上日文吧,反正食品法規沒有說不可以!加上了日文可以賣得更好」 — — 我想這大概終歸是對於自己的產品以及文化缺乏自信吧

而這段過程,也讓我想起了另一個不是完全關聯的故事……

「你們對產品最自豪的部分是什麼?」--設計之前,我們問這個問題

有一年隨著研究所的課程,我們去到了台西沿海的社區田野調查。我被分配到魚市場,對攤商魚販進行訪談記錄的工作。
老師說,去問問市場的漁民「他們對在地的漁產最自豪的部分是什麼!」也許他們的漁獲特別新鮮?也許他們的蛤蜊特別肥美?去找出那些優勢和特色,幫助社區凸顯和行銷它們!

我們收到了指令,到了市場、打開筆記、複製了老師說話的語氣問:

「這些漁產是你們當地的嗎?你們對自己的漁產最自豪的地方是什麼呢!」

然而,那些阿公、阿嬤意外地很驚慌,有的人小小聲否認、有的則快速撇清,他們說:「這些是從台南那邊運來的啊,不是本地的!」 以一種強調的口氣保證著。

這個情況出乎意料,然後我們聊著、聊著,終於弄懂了原因……市場裡的阿公、阿嬤滿是無奈地告訴我們:這裡有六輕啊!

「這裡養的魚連我們自己都不敢吃!」「如果說是本地的漁產,觀光客就不敢買啦!」

--突然之間,我覺得我們問出的那句「你們對自己的漁產最自豪的地方是什麼」變成了一句很蠢的話。他們根本.一點.都不自豪。
我感受到自己像是個無知的局外人,一瞬間又羞愧,又沮喪。

「設計的目的是解決問題」--但在某些更加龐大的問題面前,設計似乎顯得無能為力

那個傍晚,我們台西的海風中,看紅紅的夕陽映照在魚塭的水面,六輕工業區閃著點點星光,在一無所有的海上冉冉飄出無止境的煙,那麼壯麗、那麼哀愁。過去我們的設計教育一直訓練我們,透過視覺和各種體驗的美化,以協助客戶、幫助他們對自己的產品更加有自信。

但是沒有人告訴我們,當客戶本身對於產品就毫無自信的時候,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是難以解決的。

後來我們逃避了這個問題,仍然完成了作業,畢竟作業有時候就是那樣 — — 田調不過是一時的事,我們跟社區的緣分也往往隨著專案結束就不再有聯繫。但這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我們把問題留在了那裡。

設計存在的目的是解決問題,但是在某些更龐大的結構性問題面前,設計其實渺小到無能為力。

後記:寫在失望以後--設計師存在的意義為何?

林慧秋
【#關於設計調查的小小故事】…

上述內容,發表於 2017 年 12 月 20 日的個人臉書。這是我在臉書上,其中一篇很喜歡的日記,它描述紀錄了關於我們,設計師們,在工作上的一些遭遇問題。所以我將這段日記重新編輯、下標,轉錄到了 Medium 上。

我知道許多人讀到了末段,一定會感覺沮喪,並且懷疑設計師存在的使命與意義——尤其是跟我同樣身為設計師的那些閱讀者們。但這是我所希望的嗎?

當然不。

所以最後,有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想說給所有從事設計工作的人聽……

好幾年前我還在讀中文系大四,當時正準備轉考設計相關研究所,然而過程並不順利,那段時間我總是感到很沮喪。我的摯友 H 為了幫我打氣,邀請我到花蓮參加探訪部落的活動。

在活動中我認識了許多熱愛土地、關注社會議題的朋友,也由於那段過程經歷,讓我重新振作了起來,意識到原來在讀書或考試之外,有更大、更重要的事情值得自己關心。

在我們離開部落的那天,sky 大哥開車送我們一程,帶我們前往花蓮市。我回憶著在部落的幾日點點滴滴,想著、想著……突然間心情沉重了起來,忍不住問 sky:

「我們只付了很少的活動報名費,可是部落的朋友們招待我們吃、我們住,我們在這裡玩得很開心,可是我在想……我們真的幫上忙了嗎?
sky 大哥很溫柔、像對待孩子一樣、正正經經地望著我說:「我們帶你們來,是認識了這個地方、還有這些朋友。你們現在還只是學生,沒有能力,可是你能寫、你就寫;未來你學了設計,你能畫、你就畫,用你做得到的方式,把部落的故事傳出去,讓更多人知道,那這一切就有意義。」

那段話印象鮮明的留在我心裡面。

很多年後我終於成為了設計師,每一次,當我在任何議題上做了一點事、貢獻出一點力氣的時候,我都會想起那天 sky 大哥對我說的話。我終於長大,然後用我做得到的方式,幫上了一些忙--我好慶幸自己成為了有能力的設計師。

設計有時是無能、有時亦是全能,能做多少,便算多少。

設計師不恃不驕,但身負重任,只要不忘初衷,我們的存在就有了意義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林慧秋

銀海設計工作室負責人,中文系出身、視傳研究所畢業的跨領域設計師。 正致力於透過寫作,幫助大家做設計以及理解設計。 目前經營個人部落格《設計私房誌》https://medium.com/@wandering76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