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駿是一位全職自由插畫師,獨立動畫創作者。他出生於廣州,本科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後赴美攻讀馬里蘭藝術學院的碩士學位。他合作過的客戶包括 The New York Times, The Washington Post,The Boston Globe,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Bloomsbury, Nobrow, Air France,PLANSPONSOR,Oprah Magazine 等。

岑駿

岑駿的插畫風格非常具有版畫的風味,有時候看起來像銅版畫,像木刻,又像絲網。不論在配色和表現形式上,他的作品都非常迷人,帶給人的感官體驗非常純粹。

終於,我們有機會在紐約見到了這位才華橫溢,也極具個性的插畫師,並聊起了他的創作故事。

Q=特贊 Tezign
A=岑駿

Q:您先後在廣州美術學院和馬里蘭藝術學院取得學士和碩士學位,您覺得對您插畫風格影響最大的是什麼?

A:我在廣美其實是版畫專業,但那時做了很多插畫,算是個人興趣。畢業後,我去了北京做了一年插畫。但做到一段時間,覺得沒有繼續走下去的機會,也看不到什麼太多的可能性,所以決定來馬里蘭藝術學院讀書。

因為我之前積累的插畫作品比較多,所以來紐約選擇了插畫專業。但我在這兒讀書的時候其實沒有做太多插畫,而是嘗試了動畫等其他一些藝術形式。

動畫《Mutual Tunnels》是岑駿的碩士畢業作品,也是他的第一部動畫作品

《Mutual Tunnels》原畫

我總是在學校學著一個東西,但課餘做的是另一個東西。所以,研究生的那段經歷非常有幫助,畢竟我做了很多的不同的嘗試。我現在做插畫,也可以把不同的東西帶進創作當中,嘗試更多不同的方向。

《新知》雜誌插畫,地圖之戰

Q:不同文化背景會帶來不同的靈感嗎?

A:會啊。比如你看我現在的插畫,其實有很多版畫的元素在裡面。我在探索自己的風格或視覺語言的時候,是和之前做過的一些嘗試很有關係的。

從生活經歷來講,我覺得每個城市在生活方面都有不同的感受。我可以把這種感受轉化成視覺的語言,加進我的作品裡。

《紐約時報》插畫,無言

Q: 您有過很多和《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知名媒體合作的經歷,您如何看待插畫和文章之間的關係?

A:插畫的故事和文章的故事是屬於平行世界,他們有一個連接的點,但是他們不需要在同一個世界觀裡。比如說一個財經雜誌找你畫插畫,但你不需要畫和錢相關的東西。

我總結了一下自己是如何畫插畫的:我會先嘗試用一兩句話去嘗試概括文章。這句話可能只有主語謂語,但能簡單說明文章的內容。然後我再根據這個句子,去填充其他的一些輔助信息。比如加狀語,或者設定這個事件發生的場景、其他角色,或者其他能讓插畫變得有趣的小元素。

《紐約時報》插畫,Making House

Q:您不僅是位插畫師,還涉及了動畫,甚至多媒體領域,您覺得這些不同領域中有什麼共同點嗎?

A:不同領域的視覺藝術都是有共同點的,他們都需要解決眼睛的問題。我覺得每個領域更重要的是本專業的特性,再加入你從其他領域獲得的靈感或吸收的養分。

每個領域的功能性都非常不一樣,很多人會用所在領域的標準去判斷別的領域,但是我覺得這是相對狹隘的一種做法。當你沒有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你很難去評價別的領域。但創作者永遠都可以在自己的領域裡加入一些別的東西,這樣才是一個比較開放的狀態。

為布魯克林樂隊 Odd Rumblings 的單曲《ICE FLOE》創作的動畫 MV

Q: 之前看到您曾經說過,創作者總是很難描述自己的風格是什麼。您覺得作為一名插畫師,應該去嘗試發掘一種自己的風格定位,還是偏向於多方位嘗試?

A:我覺得風格是藝術家用於市場、營銷的工具。我不是說這方面不需要,但你可以通過很多不同的方式去完成這件事。

我的作品是一直有變化的,但那個變化並不是沒有章法的,而是我自己規劃過的目標。有些插畫師可能喜歡去專攻一個方向,這也和性格有關。但我個人來說,可能比較喜歡去探索不同的東西。

Q:您還有什麼其他想嘗試的領域嗎,或者您有什麼其他好玩的項目在進行中嗎?

A:挺多的。我最近在做一些產品有關的設計。這些項目更像是藝術家合作的作品,因為它不是你在商店裡可以隨便買到的印花。
比如我現在做的絲巾,是意大利未來主義畫家 Depero 畫展的主辦方邀請我以 Depero 的畫作為靈感,創作一張插畫所印成的。除我以外,他們還邀請了 Roman Murado、Gio Pastori、 Olimpia Zagnoli、 Ale Giogini 四位藝術家。

岑駿的設計作品

這些絲巾已經不是單純的一個系列的產品,因為每個人拿到它的時候,都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你會用自己的方式把一個作品解構、重構,這非常有意思。

做每一件作品時,你都可以不斷地往外延伸,消費者也更願意去消費一件有故事的產品。我覺得這種合作才是比較深度的合作。

Q:您在課堂上最想要教給學生的是什麼?

A:如果你要以很現實的眼光去完成一幅插畫,其實是比較容易的事。但我覺得因為是在學校,就不要太往現實的方面走。你需要給自己一個高難度的要求,比如在插畫中加入自己的聲音。

插畫是一個變化非常大的行業,前幾年可能比較流行信息化、平面化的一些插畫,但這幾年大家更期待有自我表達的插畫。我給學生的要求就是:要準備好面對這些變化和挑戰,給自己更高的要求。

Q:你能給年輕插畫師的一些建議嗎?

A:做自己吧,因為沒有人能告訴你如何去做一個好的藝術家。無論是純藝術也好插畫也好,重要的還是你可以給別人帶來什麼不一樣的視角。

《華盛頓郵報》插畫,書世界

Q:您是 ScentPage 香氣博覽第一位邀請合作的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您是如何把自己的風格和香氣博覽的定位結合的?

A:我覺得所有成功的合作一定要氣味相投。可能因為我的視覺表現和他們的品牌形象、理念都比較符合,所以有很大的發揮空間。這次和香氣博覽的合作沒有什麼阻力的,非常順利。

岑駿為香氣博覽設計的黑皮書封面,主題為《春困》。

這次的主題是睡眠。我當時提供了幾個不同的方案,既有相對具像一點的提案,也有相對超現實一點的作品。他們最後敲定了比較抽象的表達方式,我也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氣味本身也是一個非常抽象的概念。如果要強加一個故事進去,想像力會有點局限;但抽象的元素是可以代表很多東西的,可以帶給人更多的想像力。

香氣博覽產品包裝

 

文章出處/ 特贊 Tezign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特贊 Tezign

BOMB!歡迎來到特贊的宇宙,訪問 www.tezign.com,讓來自 15 國 67 城的優秀設計師幫你做設計!收藏特贊專欄,一窺原研哉等設計大咖的成長秘笈,更有新鮮多汁的全球設計乾貨。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