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動畫/影評

正修科大數媒畢製「顧人院」用恐怖片宣導電影院禮儀

正修科大 106 級數媒系「Creepy Cinema 顧人院」的組員都愛看電影,但是一起去電影院時常會遇到一些踢椅子、手機響、或是一直爆雷講劇情等等的事件,就讓享受劇情的心情完全被破壞。在討論專題製作主題的時候,指導老師一個無心的提議而讓他們往「恐怖片」的方向發展。 (繼續閱讀…)...

拒絕踩雷!這裡有一套正確打開彩虹合唱團的方法

像彩虹合唱團這種自帶內容和流量的 KOL,按理說是各大品牌金主的廣告寵兒。而與這樣經常不按常理出牌、時不時帶給品牌主和用戶驚喜的 KOL 合作,卻是有「套路」可循的。本文將逐一盤點與彩虹合唱團的合作注意事項,請仔細閱覽,否則一不留神就容易踩到「雷」。 (繼續閱讀…)...

體驗原比例悲劇!360 度全景探訪鐵達尼號

All photos by Tom Schulze © Asisi 電影《鐵達尼號》大家都看過,那首經典主題曲《My Heart Will Go On》,前奏一下大家也都能跟著哼上幾句,不過如果撇去浪漫的愛情故事,鐵達尼號是不是只剩下殘骸?在德國 Leipzig 的全景博物館,藝術家 Yadegar Asisi 透過 360 度無死角的全景螢幕,帶領遊客到海平面 3800 公尺下的大西洋,探訪鐵達尼號。 ...

林強配樂在台北電影節,邀影迷一同感受「電影正發生」

第 19 屆台北電影節今(20 日)公布首波片單,今年影展從電影元素「音樂」出發,規劃「聽見電影的心跳:林強」單元,推出六部林強配樂電影打頭陣,包括侯孝賢、賈樟柯兩位導演的作品,從 1996 年的《南國再見,南國》到 2015 年的《刺客聶隱娘》,勾勒電影配樂工作者林強 20 年來的創作脈絡。 (繼續閱讀…)...

創作的臍帶與孤獨相連,他用鏡頭寫下生活詩歌,專訪《孤味》導演許承傑

黑髮、黑鏡、黑外套,低沈的嗓音再加上高大的身形,他給人的第一印象猶如黑夜中孤獨存在的參天大樹;一雙圓大晶亮的眼睛敏銳地掃射張望,像是台靈活的攝影機要把周遭的一切拍進這部名為人生的長片;略顯嚴肅的表情與生澀的互動,讓氣氛除了幾抹黑以外還有幾絲寒氣。 (繼續閱讀…)...

180 年前的 GIF 動畫─費納奇鏡

它是人類歷史上第一種被公開發售、廣泛傳播的動畫裝置,巧妙的利用了人眼的視覺暫留,用連續的靜止圖像創造了運動畫面的錯覺,被認為是早期電影的雛型。 費納奇鏡(Phenakistoscope,也譯作詭盤)的結構大致是在一個手柄上垂直安裝有圓形畫片,畫片上繪製有一系列稍有不同的圖案,人們面對鏡子轉動畫片,通過畫片中留出的狹縫觀看鏡中的圖像。 (繼續閱讀…)...

日系品牌十周年紀念短片,上演小清新向左走向右走

相比擁有百年曆史的老牌時裝屋,日系品牌 niko and 是個十分年輕的品牌,沒有百年品牌的歷史沉澱和文化底蘊,niko and 更多的是以品牌所堅持的態度取勝,初衷是為了吸引那些對自己的風格有自信有創見的人群。 為慶祝品牌創辦十週年,niko and 邀請坂口健太郎和忽那汐裡拍攝了一支有趣、有愛的短片《遇見》,劇情基本就是小清新版的「向左走向右走」。 (繼續閱讀…)...

Netflix 紀錄片部門又放大招:八位世界上最傑出的設計師分享他們的秘密(下)

很多人對設計行業有誤解,比如認為 logo 設計就是一個簡單的圖形或是幾個字母拼一拼,設計草圖總帶著些隨性而為的意味;很多人也對設計師有偏見,覺得這是一個起床很晚,喝著咖啡,只要等待著天賦的靈感爆發或是在 deadline 之前熬個夜,就可以獲得豐厚收入的輕鬆職業。 (繼續閱讀…)...

Netflix 紀錄片部門又放大招:八位世界上最傑出的設計師分享他們的秘密(上)

很多人對設計行業有誤解,比如認為 logo 設計就是一個簡單的圖形或是幾個字母拼一拼,設計草圖總帶著些隨性而為的意味;很多人也對設計師有偏見,覺得這是一個起床很晚,喝著咖啡,只要等待著天賦的靈感爆發或是在 deadline 之前熬個夜,就可以獲得豐厚收入的輕鬆職業。 (繼續閱讀…)...
article placeholder

Nikon 用 200 卷膠片拍了一部定格電影

雖然在今天來說,Timelapse 視頻已經不再新鮮,甚至很多手機 app 都支持拍攝這種影片。但是在二十年前的 1997 年,攝影師 Alastair Thain 用膠片相機拍了一個 Timelapse 視頻,他用的就是當時號稱全世界最快的 Nikon F5,為了證明它是最快的,他用這個相機的連拍功能拍攝了大量的照片,並將它們剪輯組合成一部影片。 (繼續閱讀…)...

2017 奧斯卡最佳特效 10 強名單

先來看看 Art of the Film 所剪接的一分鐘看十部最佳視覺特效入選影片吧!底下筆者將翻譯摘錄 Cartoon Brew 的部分內容,並試著從製作層面來聊聊這 10 部影片為何能入選本屆奧斯卡最佳視覺特效十強,而為何又是前五部作品進入最終入圍名單。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