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o Ratti 是意大利建築師、工程師,任教於 MIT 並負責「可感城市實驗室」(Senseable City Lab)。他曾被快公司(Fast Company)評選為「全美 50 位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也名列在線雜誌(Wired)「智慧名單:50 位改變世界的人物」。


垃圾追蹤(Trash Track)

回想一下我們每天製造垃圾的經歷:早上吃麵包的外包裝塑料袋,中午喝過咖啡的紙杯,晚上點外賣的打包餐盒,隨手撕開的零食包裝袋…這些被我們隨手扔進垃圾桶的垃圾,最後去了哪裡?它們真的消失了嗎?

圖片來源於網絡

大多數人可能思考過這個問題,之後便不了了之。但 Carlo Ratti 的好奇心促使他一探究竟。2009 年,他和可感城市實驗室的夥伴們乾脆做了個實驗來追蹤垃圾。

Carlo Ratti TED 連接城市的演講

「可感城市實驗室」(Senseable City Lab)在 2004 年由 Carlo Ratti 發起建立,實驗室聚集了來自全球各地的 50 多位研究員,他們貢獻著來自不同領域的經驗、能力和文化。在 Carlo 看來,都市空間越來越被網絡和數字信息包裹,這為建造環境研究開闢了新契機。

如何追蹤垃圾?首先,他們將「垃圾」的來源鎖定在紐約和西雅圖這兩個「巨型垃圾製造機器」。項目一開始,Carlo 就帶領團隊在西雅圖召集了 500 多位志願者,收集他們的生活垃圾。志願者們帶著花花綠綠的垃圾,蜂擁而至。

實驗室用一種智能電子標籤給垃圾標記,通過追蹤這些小的電子標籤,就可以獲得垃圾「旅行」的路線和蹤跡。3000 多件帶著標記的垃圾樣本被投放出去,流動過程中的位置數據被實時反饋到中央控制器,以供研究分析。公眾也可以在網絡上看到垃圾流動的軌跡,非常震撼。

在通過感應器建立起來的網絡中,不難發現,很多垃圾並沒有消失,而是散落在不同的地方,就像搬了個家。也許你下次去公園,就又可以跟你三年前扔掉的足球鞋重聚。

「垃圾是目前社會最急需解決的問題之一,直接或間接的反映我們的生活態度和行為。」Carlo Ratti 說,「這個項目通過感應器和移動科技建立了垃圾分佈狀態,幫助我們理解城市的清潔鏈(removal chain),包括城市自下而上的資源管理體系,也幫助提高城市清潔系統和循環系統。至於標記,你可以把它想象成醫學裡面的熒光標記示蹤劑,城市就是人體,把示蹤劑注入人體,你能清楚地看到流動軌跡。」

塑料瓶遷移路線

來自 New Scientist magazine 的記者 Roger Highfield 說:「我們每天丟掉垃圾然後洗洗手是非常順理成章的事,但你永遠不知道這樣做對環境產生了什麼影響。Carlo Ratti 和他的團隊讓我們開始關注一些在身邊發生又經常被我們忽視的問題。」

可感城市

如果你對未來的想象還停留在一些炫酷的高科技產品和使用場景上,Carlo Ratti 倒是給出了一個獨特的思路——在未來,人將怎樣和城市、和建築「互動」起來。

黑鏡中的科技場景

2008 年薩拉戈薩世博會上,一塊「電子水屏」(Digital Water Pavilion)十分吸睛,來往遊客紛紛前來互動。它正是出自 Carlo Ratti 的團隊。

由電腦控制的高頻電磁波形成「水牆」,可以不斷改變形狀、圖案、文字等,門窗都沒有固定的位置,這大大改變了人們對建築的固有印象。「當你走向它的時候,你面前的水牆就會打開,就像摩西通過紅海一樣,你穿過後就又會閉合。」這感覺有點像曾經轟動倫敦和紐約的大型裝置藝術「雨屋」(也在上海餘德耀美術館展出過):屋內大雨持續不斷,但不管人走到哪裡,雨都在「躲」著人。

《雨屋》的創作歷經 4 年時間,2012 年在倫敦首次展出,2013 年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亮相。2015 年 9 月登臨上海餘德耀美術館。圖片來自百度百科

Carlo 通過 Digital Water Pavilion

「電子水」組成牆面,整棟建築只有頂部是實體的框架。3000 個電磁閥,12 個液壓不鏽鋼活塞和一個電子控制系統保證著建築的正常形態。「電子水屏」(Digital Water Pavilion)也被時代雜誌(Time Magazine)評為「年度最佳發明」。

文章出處/ 特贊 Tezign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特贊 Tezign

BOMB!歡迎來到特贊的宇宙,訪問 www.tezign.com,讓來自 15 國 67 城的優秀設計師幫你做設計!收藏特贊專欄,一窺原研哉等設計大咖的成長秘笈,更有新鮮多汁的全球設計乾貨。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