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有過拿老照片開刀的念頭?哦我說的當然不是為黑白片上色,或是把低畫質調清晰這麼簡單。

換頭毫無違和感的接吻對象、一言不合蘿蔔蹲的超 chic 夥伴、扭著脖子啃麵包的小女孩、和爸比說要抱抱要舉高高不如你先來猜一下結果發生了啥。

▲ 嘿,早上好呀

藝術家 Cari Vander Yacht 一開始並不覺得畫插畫是一份真正的工作。因此她選擇大學主修平面設計、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工作,而後順風順水成為了藝術總監。

當她結束了為項目招聘插畫家的工作並開始與他們共事之後才認識到,原來畫插畫真的是一項工作,從事這項工作的人都有意識地讓自己過得豐盛,而不只是為混口飯吃這麼簡單。

於是,她開始轉移工作重心——利用業餘時間產出更多有意思的作品,在互聯網的幫助下逐漸被更多人認識。如今她已搬到紐約開始新生活,將全部心力注入她的新事業。

▲ 超有梗的 Wrap Magazine 系列問候卡片

▲< 當我決定思考時,我的腦袋瓜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 我養了隻貓,可它總喜歡和自己玩兒

▲ 抱歉讓你見笑了,我只是剛好花粉過敏

▲ 社交網絡環境下,我們赤裸展露於人前

Cari 將自己的風格定位為「overenthusiastic(過分熱烈)」,不難令人聯想到熱氣騰騰端上桌的紅油火鍋。幽默的畫風佐以高飽和度的色彩,每張圖裡還或深或淺埋著逗人發笑的梗。

靈感的來源也如畫面一般看著輕鬆,「就散步啊或者衝咖啡的時候」,認真生活的人總能得到生活的饋贈。有了想法是好事,實踐就是另一大難題。我們和藝術家相比,差距之一可能就是太過放任想法遙遙領先於行動。

「絕大多數時間,我都需要彎腰駝背捧著我的速寫本,把腦袋裡的想法通通傾倒出來,直到出現像樣的東西為止。這個過程很有趣,同時也很折騰人。」於是,她把了無生氣的物品諸如甜甜圈、手機、輪胎擬人化,甚至賦予其特定的性格,以此作為想法的訴說口進行內化與表達。

▲ 為什麼電視裡的老師們總是不完整地被呈現?還需要被塑造得很熱血?

(此為文章配圖,原文:「New York Times : Teachers on TV」)

▲ 哦老闆發話讓我們換種方式進行團隊建設,更好地增進彼此感情

▲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之水下的故事


▲ 快看,你吃辣時候的慫樣

「一些想法只有動起來才有意義。當然,一些看上去很糟的作品也許加上動態後會收到出人意料的效果。」幾次這樣的嘗試之後,她開始挖掘作品動態層面所暗藏的能量。同時她表示,對日前的動態作品不算滿意,將繼續不斷地學習與取經。

「當我有機會分享給大家我眼中的事物,或是一些好玩的想法而你們剛好有共鳴,我就會非常地開心。」讓事物變得更有意思,是 Cari 的創作初衷。

不如哪天得閒,找來某位藝術家的作品細細玩味,你一定能夠撿到你所缺少的部分。因為這個過程就像,把他們的腦袋瓜子剖開瞅瞅,裡面到底容納著怎樣浩瀚的宇宙。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Cari Vander Yach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