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電影後半段,配樂才進入交響樂模式。你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決定?

Henry Jackman 說:其實,電影前半段是無法那樣配樂的,配樂進入交響樂模式,大概是從飛機場那場戲開始。電影前半段的風格是比較寫實的,畫面中有特種部隊、柏林警察,那種現代、黑暗的感覺比較像《諜對諜》或《怒火邊界》那樣,那樣的畫面是很難用交響樂的 light motifs(輕快主題曲)去詮釋。

但電影後半段,特別是從飛機場那段開始,是超級英雄對戰超級英雄,機械對戰巨人-人類、警察、特種部隊的元素沒有了,電影走到了神人大戰的等級,這時雄偉、英雄式、輕快的交響樂進來就不會很突兀,因為它跟畫面很吻合。

問:電影開頭,有一段會影響到後面劇情發展的悲劇,你在音樂上如何詮釋它?

Henry Jackman 說:其實這部片的結構滿經典的,電影開頭是個伏筆,後半段是個大揭曉。電影開頭的悲劇是酷寒戰士造成的,後半段是這個事件造成的連鎖反應。

一部驚悚片如果拍的成功,觀眾是感覺的到的,觀看在看時可能會不清楚,但不至於搞不懂,會看懂線索,但又不懂全局。這種感覺會一直持續到謎底揭曉時。

為了處理這種故事模式,我有替電影開頭,酷寒戰士那場戲寫一個用笛子吹奏的主題曲,旋律有點像 Jerry Goldsmith 那種老式的驚悚音樂。

這個主題曲在電影中各處會出現,當觀眾看到一段他不太清楚的劇情時,這個驚悚主題曲就會進來。當然,觀眾可能不會察覺,但只要劇情上有線索出現,這個音樂就會出現。

當然,電影還是有蜘蛛人主題曲、黑豹主題曲…等等,但是配樂的目的,不是在分化,而是在統整。故事敘事上最有用的還是這個驚悚的內戰主題曲。電影中的角色很多,你不可能依著角色去配樂。配樂時你必須思考的是這些角色在做什麼,為什麼做,這種故事層次上的事。

問:這部電影是黑豹初次登場,你在音樂上如何處理?

當然不是用傳統的非洲鼓,音樂上的種族歧視也是要避免的。瓦干達 (Wakanda) 這個漫畫中的幻想非洲國度,是ㄧ個又古老又科技的地方,一些關於非洲音樂的陳腔濫調-鼓阿、族語阿-全部都不會採用,最後黑豹主題曲採用的樂器是非洲的氣鳴樂器(African aerophones),因為它的地域感比較不明顯。

主題曲也加了些交響樂,讓他在音樂上也能跟其他角色一樣,有同樣的權威跟份量, 另一個用到的樂器是用塞子塞住的伸縮喇叭(muted trombones),用錯塞子,聲音會像《威探闖天關》裡的那隻兔子(Roger Rabbit),用對塞子,悶住的聲音就會有種復仇的感覺。

問:你剛入行時,跟 Hans Zimmer 共事過,那對你有什麼影響?

我是科班出身,讀牛津大學,學 14 世紀古典法國樂理。但我發現學這些東西,不見得能寫出讓人有感觸的音樂。

流行音樂之所以叫流行音樂,是因為它是流行的東西,流行的東西,就是讓大眾有感觸的東西,說這些是因為 Hans Zimmer 就是做流行音樂出身的,他會用流行音樂的方式做交響樂,這不是貶低的意思,他做的交響樂都很有記憶點 (hook) ,他也對故事很敏感,如果你對故事不敏感,就不要做電影配樂。

問:你未來有什麼計畫嗎?

我先在正在做ㄧ個很有趣的案子,如果你對電影史了解,一定對一部非常種族歧視,也非常有歷史地位的電影-The Birth of a Nation《國家的誕生》-不陌生。新銳導演 Nate Parker 故意用了同樣的片名,拍了一部很重要的電影,一部講奴隸 Nat Turner 掀起一場革命的電影。

Henry Jackman 做過的電影配樂有:

《金牌特務》 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怒海劫》Captain Phillips
《大明星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
《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
《X 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
《鞋貓劍客》Puss in Boots

 

文章出處/ AnimApp 動畫分享
圖片來源/ Henry Jackman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App 動畫分享 = Animation + Application + 動畫分享 。 兩位動畫師的學習紀錄:分享我們欣賞的動畫、奧妙的幕後製作、創作者的資訊、動畫技術的學習、動畫應用的各種可能性、還有一些觀影心得 ... 等等。同時,我們也期望有更多人一起來分享!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