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際,都市熱得彷彿要著火似的,但一走進英國藝術家Bruce Munro在賓州長木公園的「光之原野」(field of light),彷彿置身電影《阿凡達》中的天堂祕境,就覺一股清涼。

二十多年前,Munro在一趟澳洲的旅行中,途經過一片沙漠,他親眼目睹大雨過後瞬間片地花開的奇觀。一貫使用燈光媒材做地景裝置的他,這個奇異經驗馬上變成新作品的靈感。光之原野模擬沙漠中雨後百花齊放的景象,而在長木公園的森林小徑中,光野變成了光之森林。走在其中,本身就是一個很奇幻的經驗,光以外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人聲好像都被吸進黑暗中,你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跳,還有森林的低鳴。

非自然的微光裝置於自然中,整體竟是異常地和諧。這個森林中有20,000個這樣的小燈泡,裡面裝著特殊光纖,燈光會緩慢地轉成綠色、紅色、黃色、藍色。他們好像有生命般,均勻地呼吸著。

這個奇幻的光的流域,曾在英國不同城市展出不同版本。他的誕生是在2004年倫敦的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V&A Museum),然後擴展成Cornwall縣廣達十公頃的的〈伊甸計畫〉(Eden Project) ,2011年冬天在Holbourne美術館再現。長木公園則是Munro在美國第一次的展出。

除了光之原野,走在Munro的另外一個裝置Water Towers也是一場靈性的體驗。以17,388水瓶做成的69個「水塔」,放置在長木公園西北方一大片微微起伏的草原中心。Munro 小時讀過Lyall Watson的書The Gift of Unknown things裡,書裡提到地球也是有「心跳」的,在大氣層的上方平均一天69次頻率的震動,不是人類的聽覺可以捕捉到,但它就是存在。音樂水塔是Munro向Watson的小小致敬。每個水瓶各自穿進光纖,隨著音樂變換顏色。人聲、德西馬琴、大提琴在吟唱,這些音樂引發深沉的遼闊感,就如同向四面延伸開來的大地,終於在盡頭處,與天接壤。走在其中,就像做夢一般。

不同角度的光之原野


Holburne Museum版本的光之原野。超美的!

長木公園是美國傳奇大亨、通用汽車董事長的私人花園。杜邦夫婦對花卉植物有莫名的熱愛。在杜邦進駐前,在地主Peirce兄弟的刻意搜集下栽種了許多珍貴的樹木。1906年,杜邦聞之Peirce要砍掉200多歲的大樹,將接近廢棄的植物園轉為他用,愛樹的他便斥資買下這塊土地來作為園林保育,並且身兼花園的景觀設計師,所以花園每一塊地方都有杜邦夫婦的心血結晶。後來長木逐漸轉型成為杜邦家族的休閒別墅。在杜邦死後,1964年開放給大眾參觀。因為這個花園一直有鉅額的財富在後面撐腰,所以一年四季, 54個室內室外的花園的草坪和花卉都被照顧地極好,北邊那面大草坪和光之野所在的森林,則是刻意任憑大自然自然生息,不著痕跡地呈現大自然該有的面貌。

神奇地是,在這樣一個有野性的人工花園中,我好像更能感受人與自然的關係。


音樂水塔(圖片來源:mark pickthall )


用上萬個CD做成的浮萍”Waterlilies”


溫室裡的光雕裝置(圖片來源:Inhabitat)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