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於一本好書,讀完它大概花掉三五個月的時間。當知道這本書要花掉設計師三五年時間完成,你是否會覺得瘋狂呢?

Irma Boom 出生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荷蘭,曾就讀於恩斯赫德的 AKI 藝術學院,一開始她本來是希望成為一名畫家,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她覺得班上的同學都比她更擅長繪畫,正當她對於繼續的學習不知所措時候,被老師介紹的書籍所吸引,感悟到書籍設計才是需要她發揮創意的方向。

畢業後在海牙的 Dutch Government Publishing and Printing Office 荷蘭政府出版及印刷局工作,五年的工作經驗讓她對紙張、印刷、裝訂、編輯有著自己的理解,注重對全書邏輯、內容、閱讀體驗的塑造,她的書籍設計也因此超越舊有的「內容呈現」框架(注重版式、字體、構圖……),對當代世界書籍形態設計發展有特別的貢獻。

1991 年創辦獨立工作室 Irma Boom Office,為國內外文化及商業界設計書籍。2001年 Irma 被德國萊比錫市授予書籍設計的終身成就獎——古登堡獎(Gutenberg Prize),也是此獎項最年輕的得主。

(2010年 Irma Boom 為自己在阿姆斯特丹大學的作品回顧展創作的一本高5厘米高、寬4厘米、厚2.5厘米的迷你目錄冊《Irma Boom – Biography in Books》,包含 Irma 從2010-1986年間的作品,共704頁,配有超過450頁彩圖以及大量的文字註釋和評論訪談。可在手中把玩,也是 Irma 隨身攜帶的「移動名片」)

 

靈感來自書籍內容和作者本身

對於 Irma 來說,書籍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的呈現形式,那些表面的效果都是可以復製或套用的,只有「特質」不會重複——她接下一本新書之前,一定會與書籍作者聊天,了解對方以及撰寫這本書緣由,為的就是找到最與眾不同的特質,一種裝楨只為一位作者的一本書籍而定制,這也是為什麼她設計的書都是獨一無二的。

「我的靈感來自書籍內容和作者本身」,即便是上百萬字的文章她也一定會讀完整本書的文字才開始設計,並以編輯的視角來組織搭建內容,正如她曾經說過「for me, making books is about building them.」以建築的態度去設計、構建一本書。因此書籍規格、形式、圖片文字的排版、紙張、色彩和印刷等等每一個環節她都要需要知悉以保證最後的出品。

在她眾多的書籍作品中,有一本為織品藝術家 Sheila Hicks 設計《Sheila Hicks:Weaving As Metaphor》,當時她讀到一篇關於 Sheila Hicks 的評論文章,文字有些艱澀難懂卻又非常簡練,她把文章放在書的開篇,並把第一頁字號放大到兒童書才用到的大字號印製。這樣人們會覺得很容易去閱讀,慢慢翻下去的時候字體會逐漸變小,最終當讀到正常文字字號的時候,其實已經讀完了整篇文章。

書籍的毛邊處理也正是呼應布料本身的毛邊,當讀者拿起這本書就會對它有一個本能的聯想。這本書也榮獲萊比錫書展世界最美圖書獎。

 

我是一個瘋狂的人!

當我們問她如何評價自己的時候,Irma 毫不掩飾的評論自己。

「我是一個瘋狂的人!」原因便是她沉迷於書籍設計的工作,而時間對她來說,只跟興趣有關。當一個有趣的項目出現,她願意抽出時間,即便全年無休她也仍然樂在其中。就像她願意用五年的青春去做那本厚達2,136頁的 SHV Think Book 1996-1896 的設計。

這本 Irma 的成名之作,是為荷蘭跨國公司 SHV 設計的百年紀念冊《SHV Think Book 1996-1896》,管理層希望做一些「不同尋常的」效果。

為此她花費三年半的時間走訪維也納、巴黎、倫敦等城市,收集 SHV 的企業檔案,參加股東會議,與相關人物進行訪談和攝影。而它也確實足夠特別——Irma 借鑒網絡碎片化的閱讀方式,打破傳統的頁面佈局,沒有頁碼、目錄和索引,章節之間也沒有必然的聯繫,卻也給予讀者一種新的自由選擇的閱讀方式。經歷5 年的設計,她最終完成了這本多達2136 頁,重3.5 公斤的書。

 

書籍的不可取代在於教會人們先思考再行動

最近的幾十年各大出版商的破產倒閉,很多人都認為傳統紙媒已經徹底死掉,Irma 認為越是這個時候,書籍出版的作用和意義就越是重大,「書籍的不可取代在於教會人們先思考再行動」——由於網絡訊息的快速更迭,網絡上到處蔓延著沒有經過編輯的信息,人們不再三思後行,只是隨意刪改錯誤的信息。

但書籍是要印製出來的實體,從標題到正文再到參考書目,你必須在印刷之前謹慎檢查每一個環節。而自從德國人約翰·古滕堡發明金屬活字印刷術開始,書籍的承載內容的形式已經用超過六百年的時間向世人證明這是最好的信息傳播介質。

這次香港設計營商周的演講需要製作 pdf 文件,也是 Irma 第一次製作 pdf 文件,而這無疑是她不太喜歡的部分,採訪中她直接表達對於這種陳列作品形式的感慨「太可怕!太可怕!」這也就是為什麼她仍然帶來實體書籍,並且在營商周論壇的演講台上賣力的為大家翻看和展示她的實體書作品——其實講台距離第一排觀眾都有一段距離,沒有人能看見的。

Irma 為《N°5 Culture Chanel》2013展覽設計的特別版手冊。相較於香味本身,她更希望引導讀者的注意力在視覺和触覺上。因此她使用軋花工藝替代油墨,將 Gabrielle Bonheur Chanel(加布里埃爾·香奈兒)的故事「雕刻」在雪白的紙張上,整本書籍300頁,5厘米之厚。

 

書籍最大的挑戰,並非網絡科技,而是人們不讀書

其實換一個角度來看,出版業的興衰是一個淘洗的過程,除了出版業自身的更替,優秀的書籍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看重,畢竟信息傳播的好處在於所有人都有一個了解更多內容的基礎。

Irma 回憶起幾年前的快餐式信息爆炸,而安靜做書的自己彷彿是一個侏羅紀時代的人,完全銜接不上也無法認同。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重新開始細嚼慢嚥的閱讀方式,他們回到閱讀中並接受書籍的體驗。

網絡對於信息的體驗和包裝是平面的,而書籍不僅僅有翻頁的動作,當你拿在手上會感受到材質的觸感、每個官感也被打開,體驗這件立體的東西。

另外一方面,和網絡的快速更新優勢相比,設計師也應該分擔一部分責任來提升書籍的價值,因為「書籍最大的挑戰,並非網絡科技,而是人們不讀書」,所以書籍應該被更好的設計,吸引讀者進行閱讀

當有一段文字和插圖說明的時候,插圖不應該只是看一張簡單表現的圖畫,應該有另外一種溝通效果,促使讀者進行思考,書籍設計應該是關於理解力和思維層面的

 

採訪後記:

看到香港設計營商周嘉賓的名單中出現 Irma Boom 的名字,早早約定下來,畢竟她是一位「沒有時間限制的工作狂人」,論壇結束後在媒體接待室門口看到正在拍照的 Irma,藏藍色風衣,內搭小黑裙,手上拿著那本《Irma Boom – Biography in Books》的紅色小書,一襲深色之後,腳踝上的皮鞋帶是穩穩的翠綠色,看到我們已經在等待,Irma 像是招呼老朋友一樣,示意我們坐下。

她的幽默暢談和熱情洋溢一直把全場氣氛控制的很好,時而驚呼「horrible!horrible!」時而低聲自言自語,一秒鐘又重新回到話題中,思維之跳躍實在不像是年過半百的人。

現在的她正努力開設自己的圖書館,安置那些她收藏的寶貝書籍和設計過的書籍,當被問及是否會為自己出一本書時,她開心的像個孩子:「當然!在2016年,一本關於書籍的書」 Irma總會帶來驚喜,我們拭目以待!

 

文章出處:TOP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