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圖書市場,各類圖書品種繁多,尤其是那些相同題材、相同書名的書籍越來越多,使得圖書在出售展示中能夠平面擺放的機會少而又少,而絕大部分的圖書都是以豎排方式陳列在書店的書架上。根據調查統計,讀者在書店購買書時注視的平均時間只有8秒,只有在8秒鐘內吸引住讀者,他們才會拿起書來看內容,進產生購買的可能。這時,書背發揮著決定性的作用,透過自身的語言向周圍的空間輻射出張力,在第一時間抓住人們的視線,實現它的設計價值。因此,書背是肩負著書籍整體形態在空間展示的重要角色,與封面相比,雖然算不上第一角色,但也當屬最顯山露水之處了,設計者不得不,也必須要為這一「狹長之地」打扮出一張具有豐富表情的面孔。

書背又稱「封脊」、「書脊」,即處於封面和封底之間的狹長部分。書背不僅發揮著保護內文頁訂口的作用,同時還具有向讀者提供書籍資訊,便於讀者在書架上檢索和查找的作用。在這小小的方寸之地要承載的內容很多,通常情況下,要有叢書名、書名、作者名、出版社名及標識等。在完成了它的基本使命後,還要具有提供審美愉悅和吸引潛在讀者、促進書籍傳播和銷售的重要功能。因此,書背在書籍設計中的作用不言而喻了,探索書背設計的新思路,成為本文著重研究的話題。

下面筆者將從以下幾方面進行探討:

(一)視覺藝術設計方面

書背是封面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在設計書背的時候要與封面等同於一個平面來構思,藝術風格要統一,不能獨立設計。設計元素要布局合理,符合藝術造型的特性,根據書背的寬窄,思考適合的設計手法,構思「有意味」的設計形式。或許這個世界上只有書籍設計師才能擁有這樣獨特的設計空間。

單行本的圖書在發揮書背的藝術設計時難度相對來說比較大,但是要善於與封面和封底聯繫起來整體構思,巧用其設計元素,做到有呼應、有延續,自然就達到較好的效果。具體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關注:(1)文字的編排要學會字體設計組合化、文字布局集中化,減少文字層次。(2)標識或叢書符號的設計不可小覷,要精簡概括、造型特別、易於識別。(3)圖形圖案與封面要相互延續呼應,層次宜少不宜多,避免圖文重疊所造成的視覺含糊不清。(4)色彩要明快,但不宜過多,過多容易淹沒書名,如(圖1)。


系列叢書的書背因為共性很強,能夠提供一個更大的發揮空間,設計師應充分思考系列叢書的整體化設計,強化它們的整體藝術風格,這樣有利於提升叢書整體品質。所謂整體化設計,一是系列叢書排列在一起時藝術風格應統一化,設計元素的布局與分割要完全一致,只是文字和色調有變化;二是把所有書背看作一個完整的平面,除了保證每個書背的文字等功能性的必備元素之外,圖形類的元素可以組成一幅完整的畫面。這樣會產生一種更新穎的整體藝術效果,強化書籍的藝術個性。例如《中國小說通史》一套書(圖2),設計者非常強調系列圖書的連續性,將「先唐卷」,「唐宋元卷」,「明代卷」,「清代卷」依次展開並置,完整山水繪畫若隱若現,營造出空朦、飄忽的意境。四卷和為一體,書背上「中國小說通史」由右至左相連,與作者、卷名、代表各卷中經典小說片段形成層次分明的整體。

(二)印刷裝訂工藝方面

書背形態的產生來源於印後裝訂工藝的完成,從這一切入點探索書背設計新方法也是不容忽視的一方面。

(1)直接裸露,強化邊緣

將傳統書背裝訂部分直接裸露出來,打破傳統書背有書名、出版社名和作者名的三名主義思想的常規,完全露出書背的膠訂和線訂部分,大有現代主義建築設計師柯布西耶將房屋結構裸露表達的氣勢。《守望三峽》一書(圖3),書背部分就是完全裸露裝訂線和各頁膠合的方式,把書的結構完全展現在讀者面前。又如《雜碎》一書(圖4),該書也是採用了這樣的書背設計方法。這種方式並不是孤立來設計的,而是從書籍整體設計的要求出發,服從於書背主題的表達需要。這本書介紹的是北京時尚和流行文化,書中的內容如同書名一樣,將很多現代生活的大小細節和故事組合串聯起來,而書背部分將各種花花綠綠的書芯組合起來,在整齊與規律中透露雜碎淩亂的感覺,完全符合主題的需要。


這種裸露書背的手法,展現了書背的另外一種情態,有點「內衣外穿」的效果,這種樸素、直白的陳述方式顯得更有力量、更直接,這種手法比較適合時尚類、文藝類的書籍,體現當下流行的「混搭」時尚與現代人自我表露的心理。

(2)變換裝訂,美化邊緣

隨著新的印刷工藝和裝訂工藝的發展提升,為書背設計的創意擴展了新的空間,根據書籍內容的不同選擇不同的材料和形式去表達主題,可以使書背散發出多樣的視覺魅力。主要體現在裝訂方式、封面用紙、線的選擇和連接方式等方面。

首先體現在線裝與平裝的裝訂方式結合上。現在的一些線裝書是建立在普通膠訂的基礎上打孔穿線裝訂,這樣就把線裝的美感和平裝的實用性結合起來。一方面發揮了現代裝訂牢固度的優勢,另一方面保留了線裝書的傳統氣息。《中國水書》(圖5)此書在選用平裝膠訂的基礎上,再用白色棉線進行裝飾連接成線裝書造型,和書的整體氣質相當吻合,具有十足的書卷氣,體現了中國傳統的意蘊。



其次體現在封面用紙的變化上。現在的書籍已經從單一的銅版紙中得到解放,各種各樣的特種紙甚至木板、塑膠、布料、皮革都可以成為封面素材。這一變化是伴隨著設計師對書籍設計認識的改變而變化的,各種材料的廣泛應用大大豐富了書籍現有的形態,賦予書籍這一形式以新的生命力。例如《平面設計在中國》一書(圖6),梯形精裝外盒與書形成有機的色彩分割,方便取閱的同時,也創造了兩種紙張材質的對比。書背部分用電腦繡花的工藝表現增強了質感變化和時尚感,同時也以「百花齊放」來概括中國平面設計多元化的蓬勃發展。

最後體現線上的選擇和連接方式上。裝訂線不再局限於傳統的「清水白絹線」上,而是根據書籍設計的需要選用各色絲線、皮繩、緞帶、麻繩甚至鐵絲等材料。另外新概念的線裝書背線上的連接方式上也進行了一系列創新和嘗試。例如《連理集──高馬得,陳汝勤繪事唱隨》一書(圖7),本書在書背部位用幾條紅毛線來同時連接,每一條都編結了蝴蝶圖案,三隻蝴蝶暗合「連理」「唱隨」,寓情寓意,餘韻綿綿。或者打破原來的方法,增加其他材質的東西,共同組成新的形態。再或者改變線在傳統線裝書中的原有功能,在書背部位用繩子連接成書名,既現代又古典。例如《隨園食單》(圖8),採用古式線裝,展開書本,將封面和封底拼接起來看,兩邊的線裝剛好組成漢字「單」,點題《隨園食單》中的「單」字。



以上探討的只是書背設計的一些新思路,實際上設計無界限、無固定的模式,它永遠需要創新和求變,根據書籍的內容選擇適合的書背設計形式,給讀者呈現出豐富的面孔,並以這些方法作為借鑑,作為起點,開啟智慧和靈感,不斷創造新的書籍形態才是這篇文章的目的所在。

2012.7.11  賀偉

文章出處:扎誌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關心全球出版新聞動向訊息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