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靠衣裝馬靠鞍,圖書封面就是圖書的外衣。它是否美麗、是否多功能化,都是促進銷量的因素之一。數位時代,圖書封面設計應該何去何從?是追逐更加美麗,還是力求更加實用?

在出版工業愈來愈適應圖書技術變革的今天,對圖書包裝藝術的關注仍顯不足。今天,有兩篇文章分別指出:圖書作者和出版商應該在外觀設計上做更認真的思考,因為它將最終影響顧客的購買欲望。

第一篇文章由蒂姆‧克雷德爾撰寫,刊登在《紐約客》上。他回顧了圖書封面的進化史,從古董般的插畫時代到如今程序化的抽象設計。克雷德爾的文章關注在各種流派縱橫的今天,圖書封面的需求到底是什麼。

在描述傳統封面設計理念的挫敗教訓時,克雷德爾稱:「在所有的設計領域,無論圖書、家電、汽車抑或服裝,主要原則是一致的:1.你的產品必須大膽標新、吸引眼球,要與其他人的設計區分開來;2.不要太多。」

除了克雷德爾,阿萊克斯‧英格拉姆也在《書商》上闡述了自己的觀點,提供了一種更技術化的視角。他的看法是,圖書包裝的目的應該徹底轉變,以跟隨數位出版的腳步。由於消費者不必再走到實體書店,繼而選擇書櫃上包裝更亮眼的圖書。因此,以指間觸感為指向的藝術設計應該進化了。

「雖然電子書的封面常常和打包的電子檔『糾纏』在一起,但它們也和平裝書或精裝書的電子版一樣,封面對於他們來說,也是有存在意義的。」英格拉姆寫道。「好的封面設計涵蓋在書的正反兩面,並且將一套強大的資訊嵌入其中,它不只激起購買欲望,還會促使人們開卷閱讀。但現在,出版商交付給零售商的產品很少在這方面做出變化。」

有趣的是,當愈來愈多的作者為了更好地控制自己的作品,開始嘗試獨立出版時,封面設計仍然是傳統作家忽略的領域。作家波利考特尼說封面設計是她考慮轉向獨立出版的原因之一,因為出版商團隊的傳統封面設計實在是「太遜了」。

「我曾經與出版社方面的編輯、設計以及市場團隊做過多次所謂的建設性對話,以期在滿足我個人想法和促進銷量之間做出平衡。但是幾個月過去了,我們仍然逡巡不前。我給他們發了我的設計,但他們總選出我最不喜歡的。他們也給我發了他們的設計,我挑選出最不喜歡的,那就一定是他們的最愛。封面設計是如此重要的行銷手段,行銷部門卻總是理所應當認為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我的頭上還籠罩著巨大的陰影,因為有更強大力量的介入。我被告知,當下文學界最有權勢的人──國內主要連鎖書店的買家們──表示,如果能夠更改圖書封面他們將加大訂購量。」

文章出處:扎誌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關心全球出版新聞動向訊息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