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手邊的傘的平均壽命有多長呢?明明很想買支有質感又好看的傘,但一想到台灣夏天一個接著一個來的颱風,讓很多人望而卻步,可不想心愛的傘被吹成一朵花呀!尤其是北部冬天也時常陰雨綿綿,如果能有支「好傘」伴我們度過這些日子,心裡頭也會溫暖許多。現在,這不再只是期盼與遙不可及的夢了,結合功能、質感、設計、美感於一身的「BLUNT 保蘭特」能一次滿足你所有的願望!

對於傘的消費,很多人已經習慣便宜就好,因為一遇風大,就很容易開花報廢,或是容易搞丟。而 BLUNT 設計,就是想要改變這個環節。

品牌小故事

BLUNT 是紐西蘭設計工程師 Greig Brebner 在一次雨天街頭的驚險經歷後誕生的作品。1999 年的某一天,Greig 在交通的尖峰時刻步出門口,走進倫敦的人行道,這時暴風掠過天空,並且開始下起一陣大雨。 這位身高 1 米 9 的紐西蘭人, 可以一眼看到擠在前往其目的路途中的大部份人群。 當滂沱大雨傾盆而下,他突然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數百隻雨傘的傘尖:這些雨傘紛紛的在他四周撑開。片刻之後,大風將其中一把傘吹到開花,傘的主人這時奮力的避免他的雨傘傘尖刺到 Greig 的眼。

所以,Greig 從零開始,重新構想了個人化防風雨傘之傘體的整體設計。身為一個工程師的他,努力的目標就是希望能設計出某款性能優於市面上一切產品,並且使用上毫無瑕疵,在各種條件下皆能毫不費力地超越世界上任何雨傘功能的作品。也因為身為一位設計師,Greig 要求雨傘的外觀也必須優雅時尚。這位身材高大的他,設計的目的是希望能確保這些可怕的傳统傘尖不會戳到他的臉。

款式追隨功能:這是被誤導的。
功能與款式是一體的,緊密不分的
-弗蘭克·勞埃德·賴特

BLUNT 誕生歷程

當 Greig 回到家時,他迫不及待地想呈現他的新構想,並在風特别大的紐西蘭進行測試。他會在風暴肆虐的天氣中,帶著他的設計原型爬到奥克藍的「獨樹山」上(One Tree Hill),看看是否這種天氣能把他設計的新型傘弄壞。在多次的測試下,Greig 和他設計的原型雨傘都能在各種惡劣的天氣中使用時,他心裡猜想,這個革新雨傘的設計方向可能走對了。之後,BLUNT 雨傘在風洞測試的最大級數 12 級陣風(風速大於每小時 117 公里)之下還能發揮作用時,他感到相當興奮。

用設計改變消費方式

這支雨傘的設計團隊有很大的企圖心,便是改變消費者對於買傘的習慣。從多次性消費,轉而「一次性消費」。

BLUNT 的目的不只是雨傘本身,也為整個雨傘行業重新定義。每年有數百萬支壞掉的雨傘遭丢棄,很少人會加以修理或回收再利用,因此絕大多數雨傘的最後下場就是埋在垃圾埋場,因而增加污染。另一個角度來看,BLUNT 雨傘的設計和構造能夠承受惡劣的天氣狀况,而且年復一年,使用起來還非常愉快。

Blunt + Taipei city 限量版台北城市傘

最令人興奮的一點來囉!BLUNT 和台灣插畫家桑德合作,將我們身邊的台北城市畫在傘布上,台北城市傘因此誕生。台北市由於是盆地的緣故,夏天格外悶熱,所以雨傘已經成為台北人重要的生活配件之一。當壞天氣來臨,撐起自己城市的傘時,心情也是晴朗愉悅的。

台北城市傘有「旭日白」及「黯夜黑」兩種顏色,款式則有「直傘」及「折傘」兩種選擇。

到我們的選品商店 靈感品物 了解更多

 

在桑德的眼裡,台北是一個雨城,一年有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下雨,而也因為這樣的自然氣候,而形成了多重面貌的城市。城市中的人們也因此產生特殊的性格與特質在這個城市的環境中,我們經歷了百年的變化,從早期的淡水河口發展到西區的大稻埕似乎與水離不開親密的關係。

我喜歡台北,有著迷人的吸引力,於是透過一點一點的筆觸中,迫不及待的想讓你認識。
我是桑德,歡迎你來到台北。

桑德在這次創作中,希望能將這個最原始的元素透過繪畫,融合台北的演進。當你持著這把傘,你可以從西區紅樓認識當年日治時期,人聲鼎沸的八角市場,也可以搭乘公車,觀看小小台北的機車文化,或者回到西班牙殖民時期,站在淡水感受當年的航海冒險家的堅毅精神。也可以快速穿越時空,來到曾經的世界第一摩天大樓,體驗台北的摩登時代。

 

你對台北的印象是什麼,或者你對這裡有什麼樣的想像?持著傘來一場雨城慢步,在行旅的過程中,紀錄你對台北的色彩印象吧!

到我們的選品商店 靈感品物 了解更多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長期經營台灣的設計媒體,關心年輕設計人的發展和未來。希望透過持續的努力,結合各地的能量和資源,讓生活變得更美麗、更便利、更有趣味。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